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гоυщèщυ.Dè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4

гоυщèщυ.Dè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4

    可易朗何其无辜呢?
    易胜雄和况蓝婕,两个成年人间的爱恨纠葛,是非对错,到最后竟然全由一个孩子来承担。
    “真是……太过分了。”
    薛薛一向不爱就自己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事发表评论,然而这回真的忍不住了。
    她几乎能想到那个小小的,对世界还没有清楚认知,却已经要承受来自亲生父母的恶意和恨意的易朗是如何惶恐不安,惊惧害怕。
    没有人可以救他。
    原本应该爱他,指引他,陪伴他的人,却反过来成为伤害他的罪魁祸首。
    “都过去了。”
    在易朗察觉薛薛身体传来细微却明显的颤抖后,与她的目光对上。
    然后,一愣。
    杏目微瞠,眼尾泛红,水气像突如其来的乌云盖住那对漂亮的眼睛,罩上一层薄薄的雾霭。
    “薛薛……”
    下一秒,薛薛猛地扑进易朗怀里。
    她的双臂像藤蔓一样牢牢地锁住他,分明是瘦弱的身躯,却又如同一个母亲扞卫自己的孩子那样,迸发出惊人的力量。
    哪怕隔着布料,易朗也能感受到自她身上传来的温度,如寒冬中升起的朝yan,温暖了他冰冷的四肢。
    还没等易朗反应过来,薛薛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开始嚎啕大哭了。
    这个变化让男人措手不及。
    他想到曾经有粉丝在签售会上因为终于亲眼见到自己,在握手的时候情绪失控的哭泣,又想到在演唱会结束前的安可舞台下,那些摇着应援棒,跟着旋律哼唱,默默流泪的年轻女孩子们。
    最后,他脑海中划过了冯小乐的脸。
    连带着还有那段,曾经被他珍藏在心里的回忆。
    女孩的笑容明媚耀眼,堪b人间四月天里最烂漫的春光。
    “这个给你,易朗。”
    “是我和有斐有秀他们去寺庙求的,想着也替你求一个。”
    “不说消灾解厄了,能保佑我们大家都平安就好啦。”女孩靠近他一步。“喏,要收好哦。”
    对冯小乐而言,那不过是一次顺带的好意。
    可对易朗来说,却像嘴馋的孩子从一罐坏掉的糖果中好不容易找着的,唯一一颗还能吃的糖。
    于是他把那颗糖牢牢握在手心,哪怕后来糖融了黏手了不再有着缤纷的颜色,易朗也没有将它丢到垃圾桶,反而妥贴、仔细的收好。
    从那时候开始,他的视线总会不自觉的追随冯小乐。
    冯小乐的母亲和h玉娴是有着数十年交情的好姊妹,冯小乐可以说从小就跟着何家兄弟一起长大,少女早熟且早慧,在同龄人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自己对何有秀的心意。
    那是渴望亲近的喜欢。
    还有爱。
    虽然何有秀总是对她若即若离,心思莫测,可对方的从未拒绝给了冯小乐错误的期待,让她认为只要自己占据了女朋友的位置,就迟早有彻底敲开何有秀心房的一天。
    于是她越挫越勇,也越来越执拗。
    恨不得昭告天下,自己就是何有秀的女朋友。
    那时候单纯的冯小乐恐怕没有想到,对何有秀来说,自己不过就是一块好用的,称手的挡箭牌,让他可以堂而皇之的站在阳光下,背地里却将y暗、扭曲的爱意如触手般,一点点伸入易朗的身体,渗透进易朗的生活中而不被察觉。
    他是骄傲的,也是自大的。
    他自认做得天衣无缝,而他看中的猎物迟早有一天会乖乖落入自己掌中,成为最漂亮的玩具,最听话的宠物。
    可他错估了易朗的心x,也低估了易朗的能耐。
    忍气吞声不过是暂时的蛰伏而已,一朝抓到机会,易朗翻身而出,徒留何有秀一人留在原地,为自己的痴念赎罪。
    可疯子又怎么会意识到自己的错?
    “除非死亡,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哥哥。”
    变声期的少年压低了嗓音在耳边喃喃低语,他用美工刀划破自己的肌肤,将上面沾的血滴到挂在易朗穴口的护身符上,将之染上不自然的颜色。
    所以最后易朗留下护身符,却从此不再贴身携带。
    那是何有秀的目的。
    他不能容忍易朗身上留下其他人的气息。
    所以他一步步用伪善的面孔,将易朗推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那次,也是易朗第一次用实际行动反抗何有秀,他掐住对方的脖子,在一瞬间产生了宁可做牢,也要把这人杀掉的念头。
    “疯子。”看着在自己掌中逐渐泛青的脸孔,易朗咬牙切齿。“何有秀,你就是个疯子!”
    听易朗终于开口对自己说话,何有秀笑了。
    “我就是……咳……疯子……又怎么样呢……咳咳……”他的声音像漏风的琴箱,嘶哑难听。“哥哥你就杀死我吧……杀死疯子……然后你也变成疯子……咳咳!然后……我们永远在一起……咳……哈!哈哈!”
    清秀的面孔灰败扭曲,从对方阴郁黝黑的瞳孔里,易朗看到自己同样狰狞的表情。
    下一秒,他猛地松手,踉跄出逃。
    彷佛背后有洪水猛兽在追赶一样。
    这回,刚死里逃生的何有秀没有力气抓住他,只是用肉合了黏腻情感与疯狂占有欲的目光,紧紧追随着易朗的背影。
    “哥哥,你逃不掉的。”
    “我不会放手的。”
    “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将我们分开。”
    “所以哥哥,你就等着吧。”
    “等着在见到光明的世界后,重回y影里。”
    “谁让这世界上,只有我是真的爱你呢。”
    “你会明白的,只有我才是你唯一的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