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46)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46)

    陈文华在易朗家里见到薛薛,除了一开始脸色微微变了下,态度非常镇定。
    已经可以说是见怪不怪了。
    其实,从易朗最开始同意薛薛的“交易”后,他就隐约有种感觉,这个女人或许将取代冯小乐在易朗心中的位置,给易朗的人生带来翻天覆地,不知是好是坏的变化。
    在圈里浸y多年,陈文华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也磨练出他独到的眼光。
    直觉有时毫无来由却准得惊人。
    作为易朗的经纪人,陈文华自觉有责任保护对方,自然,薛薛就是被他归类到必须过滤掉,对易朗别有用心的那一群人。
    眼神骗不了人。
    薛薛有野心,针对易朗一个人来的野心,哪怕她大多时候都掩饰得很好,也逃不过陈文华的火眼金星。
    在无法判断对方真正目的之前,已经有一个冯小乐在先,陈文华不得不小心再小心。
    不过显然,有些事就算再竭力避免也还是会发生。
    想到这里,陈文华叹了口气。
    只觉得自己就像c碎了心还落得满口抱怨,吃力不讨好的老父亲。
    “机场的相关视频都撤了。”
    “至于之前的话题已经确定,是何有斐那边找人发的。”
    “对方坚持不肯删,现在的风向已经带到你在成团期间傍着况蓝婕给何有斐下绊子了。”陈文华客观的陈述:“对方有照片和音频,虽然是剪辑出来的却没有造假,已经发到网上,现在整个社群都炸了。”
    “我已经让人去联系几个群的管理,让他们先不要轻举妄动。”
    说到这里,陈文华停顿片刻,抬眸盯着易朗。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公关部已经尽力了,对方背后有人,如果你还是坚持不澄清……”
    “那就澄清吧。”
    “这次……”陈文华愣了下。“什么?”
    他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易朗没有闪避他的视线,淡定道:“我说,那你就把澄清发出去吧,照昨天说的那样。”
    一直安静在旁边听他们谈话的薛薛闻言瞥了易朗一眼。
    她想到昨天在医院的时候,陈文华把易朗单独叫出去的事儿。
    想来那时候他们就已经准备好对策,只是看易朗用不用而已。
    听易朗答应的那么爽快,陈文华还有点儿不敢置信。
    “你……同意了?”
    见他肯定的点头,陈文华欣喜若狂,深怕易朗下一秒就反悔似的,猛地站起身子,给他们b了个手势后就先一步到房间外打电话去了。
    可想而知,以前在说服易朗这件事上,陈文华遭遇了多大的挫折。
    “他的反应好夸张呀。”在陈文华离开后,薛薛给易朗咬耳朵。“你以前到底有多难高?”
    易朗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薛薛笑咪咪的也不在意,只是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他要怎么澄清啊?以现在的状况,普通的澄清应该起不了作用吧?”薛薛有些担心。“会不会适得其反?”
    毕竟网上见人就咬的疯狗不在少数,尤其以易朗现在这样的情况,社群上估计已经在开黑粉狂欢的盛宴了。
    见薛薛眉头蹙起,夹出好几道小折子,易朗忽然伸手,抚上她的眉心。
    这个动作让薛薛眼睛一亮,满是期待地望着他。
    易朗却像不好意思似的,躲开了女人过于炽热,犹如实质烫在他脸上的目光。
    不过在薛薛试探x的握住易朗的手时,他默许了。
    “你不用担心,他们肯定能处理好的。”
    “嗯?”正在把玩易朗手指的薛薛漫不经心的应了声,下一秒,就听易朗用一种再平常不过的语气,说着对大多数人来说,应该都是爆炸x的消息。“我和况蓝婕……她就是我的生母。”
    闻言,薛薛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眨眨眼,看向易朗,又接着再眨眨眼。
    睫毛像两把小刷子,一颤一颤。
    “你说什么?”
    况蓝婕是易朗的生母。
    只是易朗不想认。
    母亲在儿时只是一个模糊的印象,到再长大一点,懂事以后,对易朗来说,母亲就是形成父亲怒火的元凶。
    相认那一天,况蓝婕和易朗说了许多。
    她曾经是顶尖的模特儿,而易胜雄是从小县城上来打拼的年轻人,透过同乡会的介绍,得到在广告拍摄现场打工的机会。
    刚好,那天的主角就是况蓝婕和另外两位新人模特。
    因为鞋子不合脚,拍摄进程又赶,况蓝婕的助理几次提出暂停的要求都被从国外请来的大导给驳回了,于是她只能一次又一次穿上那双折磨人的漂亮红靴子,照着要求,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雕琢一帧镜头反复拍摄。
    十分钟不到的成品,花了近十二个小时的时间,等到结束后,况蓝婕甚至连品牌负责人上来都不搭理,径自沉着一张脸走回休息室。
    然后,开始发泄。rouenwu.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