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45)(上)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45)(上)

    易朗甚至没能忍到将人带入房间放到床上。
    他家里安装了套智慧感应的家电,在主人进门后,玄关处的顶灯便亮了起来。
    一排十个灯泡倾泻下来柔和的灯光,却莫名让薛薛有种自己被赤裸裸看光的错觉,或许是因为逆着光面向自己站着的男人高大的身躯与晦暗的眼神形成的压迫感圈出了一座牢笼,让薛薛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状况。
    没有退路可言。
    被放上一旁立着的鞋柜,偌大的台面上还摆着几只厂商送的小熊玩偶,却在这时给男人提供了方便。
    修长的手指灵活地解开裤子上的钮扣,拉链拉下,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灯……”
    “没事,这样才看得清楚……”易朗忽然俯身,凑近薛薛耳边。“你被我干得样子。”
    下流的言词伴随灼热的呼吸烫在敏感的耳垂上,刺激的薛薛浑身一个哆嗦,只觉得下身的小嘴蠕动的更厉害了。
    “别……好痒……”
    小手放在对方坚y的胸膛上推了下。
    对易郎来说跟挠没两样,自然也没有起到任何反抗的效果。
    男人甚至变本加厉的将整张脸埋进她的颈窝,用鼻尖和嘴唇磨蹭那块白皙的肌肤。
    薛薛下意识的想往后缩,却被扣在自己腰际的大掌给箝制住,动弹不得。
    太亲密了。
    这样靠近的姿势,这样暧昧的举动,哪怕什么都还没做,也已经有了缠绵缱绻的味道。
    烟味混杂着消毒水和皂香,笼罩住薛薛的感官。
    身体不自觉软了下去。
    在易朗将她的裤子褪下,露出光洁的大腿后,敏感的肌肤一接触到微凉的空气立刻冒出颗颗细小的疙瘩。
    合拢的念头才刚浮现,就被男人无情掐断。
    他挤进薛薛的双腿间,居高临下的打量那正泛着湿意的地方。
    目光犹如实质,鞭笞着羞怯的花瓣。
    粉色的底部很快变得透明。
    将她的反应全看在眼底的男人长眸微敛,声音不自觉带上了点笑意。
    “这么有感觉吗?”薛薛被说得双颊一红,整个人如只煮熟的虾子似蜷缩起来。“好sh。”
    当男人用指节精准的捻上隙缝,薛薛低吟了声。
    性感又妩媚,是在平常绝对不会发出的声音。
    她想摀住嘴,却被易朗给压着手。
    “别遮。”男人说:“我喜欢听。”
    这时候的易朗表现出和过去截然不同的样子,就连前面几次欢爱,薛薛也没见过的样子。
    他的目光认真、专注,墨色的瞳孔里带着沉甸甸的蓝,像在干净的湖泊中央形成的巨大漩涡,这般盯着盯着,不小心就被吸了进去。
    情愫暗生,乍看下没有任何道理,实则有迹可循。
    在薛薛惊诧的目光中,易朗半蹲下去,抓住膝盖向两侧张开,露出被内裤包裹住,缀着几根黑色毛发,颜色粉嫩如初生花苞般漂亮的阴户。
    随着男人越来越贴近私密部位的英俊脸孔,薛薛已经意识到他想做什么。
    背脊绷直,圆润的脚趾头舒展开来,终于在男人舔上来的那一刻,再也克制不住本能的宣泄。
    “嗯呀!”
    舌头隔着布料,将整个花瓣的轮廓描绘过一圈后,男人意犹未尽的啧了声。
    接着,用指尖挑开。
    “唔!”
    缠绕成束的底布因为这个动作挤开阴唇陷进翕张的小嘴里,让薛薛一时亢奋的,泉眼又汨汨不绝的冒出了春水。
    “这么喜欢吗?”男人说话间带出的气息打在蚌肉上。“爽得一直在流水呢。”
    薛薛甚至还来不及因为这番话感到羞赧,就被易朗接下来放浪的动作给带入一波小高潮中。
    “啊!”身子不住往后仰,靠在了墙壁上。“不要舔……呜……这样……嗯……好舒服……呜嗯……”
    她的十指插进男人的发丝间,好像靠这样就能拉开两人的距离一般。
    “不……呜……小穴……小穴要融化了……啊……易朗……”薛薛娇喘不止。“别嗯……呀……刺进去了……啊啊……”
    灵活的舌尖肆意扫荡脆弱的腔壁,舔过黏腻的软肉,尝到微微腥甜的甘露。
    没过多久就将薛薛送入欲仙欲死的高潮。
    “闪开……易朗……”薛薛用仅存的理智告诉男人。“会喷到,会sh掉的……唔……”
    易朗却像没听到似的,依然故我。
    最后,自然是被溅了一脸水。
    当他抬起头来时,薛薛美目半阖,红唇微张,露出少有的痴态,落在男人眼中却是可怜可爱。
    摆明了是被情欲给折磨出来的,又何尝不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
    想着,易朗只觉得下腹胀痛,性器犹如囚牢里的困兽,叫嚣着要破除束缚,一展雄风。rouenwu.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