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43)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43)

    场面非常混乱。
    易朗并不反对粉丝接机,不过在好几次险些发生踩踏事件后,工作室和他个人都发了声明,表示希望大家能守秩序,不要做出危险行为,以免造成他人困扰。
    因此有一段时间,易朗都是直接走贵宾通道。
    粉丝大概也发现这样不论对易朗本人还是他的形象都有负面影响,开始自发x的研拟规则,每次接机也都会进行组织,规矩一次赛一次好,还因为这样上过热搜。
    后来易朗就让陈文华把安排的保镳给撤了。
    在他看来,这些特地来接他的人里小姑娘居多,辛辛苦苦跑来给他接机也是好意。而保镳为了贴身保护他的安全,很多时候动作难免粗鲁急躁,一个不注意就很容易伤到人,反而本末倒置了。
    陈文华观察了一阵子后,也觉得易朗说得有道理,就按照他的心意做了。
    事实证明易朗的判断是对的。
    可正因为有之前的经验做对b,陈文华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对劲。
    “不要挤!大家不要挤!”
    “小心点儿!给易朗留个空间走,拜托大家不要再挤了!”
    人声鼎沸,陈文华的声音传不开。
    哪怕他带了人过来,与黑压压蜂拥而上的人群相b就像蚍蜉撼树,起不了什么作用。
    薛薛还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面,她觉得自己好像夹心饼g的内陷一样,耳边乱哄哄的,尽是高高低低,错落不齐的人声。
    “易朗!易朗这个给你!”
    “易朗,我好喜欢你!”
    “你从泷北回来的,是去拍电影了吗?易朗──”
    被推搡着,一分钟也走不了几步的薛薛忽然被人从身侧狠狠撞了一下。
    她下意识往前一拉,想要寻求支撑平衡的东西,手指就这样堪堪擦过易朗修长结实的小臂。
    下一秒,手被握住了。
    薛薛还没反应过来,脑海中突然闪过自己之前在网上看过几次的,易朗粉丝接机的视频。
    不说井然有序,也绝对不会是这样的杂乱无章。
    这个念头划过的瞬间,忽然有一道沙哑的声音刮过耳膜。
    “易朗,你这个杀人凶手怎么还没受到报应!”
    意识到危险就在身边,薛薛的本能已经先理智一步动作。
    她完全侧过身子,抬起手臂,等感觉有什么东西泼到自己身上时,裸露在外的皮肤忽然传来一阵灼烧感,让她抓着易朗的手倏忽失去了力气。
    人群中爆发一声刺耳的尖叫。
    被挤着往前踉跄了步的易朗彷佛感知到什么,猛地转过头。
    那一幕落在薛薛眼中,像是放慢的镜头。
    格外细致。
    包括男人墨蓝色瞳孔中的情绪,像一条条细密的线,丝丝缕缕缠到了自己身上。
    接着漫上惊惶,还有不知所措。
    薛薛想和他说:“不要担心,我没事。”
    然而嘴唇嗫嚅着,却好像连说话的力气都流失了。
    她真的有点疼。
    不,是太疼了。
    薛薛想着,觉得机场的顶灯忽然暗了下来,四肢一软,再也没有力气支撑身体。
    易朗抱住了她。
    陈文华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易朗脸上出现这样慌乱的神色了。
    曾几何时,那个与自己差不多高的少年已经成长为一个可以独自面对风雨,也替人遮风挡雨的男人。
    两人是商业上的合作关系,可易朗也算陈文华看着立起来的,心情自然格外复杂,有种老父亲看孩子的感慨。
    不过眼下也没有让陈文华伤春悲秋的时间了。
    方才机场动静闹得太大,薛薛被泼了硫酸后,人群骚动,一度陷入恐慌,幸好易朗当机立断的报了警,机场本来就有建置警力,及时赶到后很快控制住现场,才没有再酿出什么憾事。
    犯人也很快被逮到,不过被逮到后,对方嘴里仍一直在高喊着:“杀人犯易朗,应该要得到报应!”
    可想而知,这件事很快就上了热搜,而且陈文华怀疑有几个对家都下场了,否则不会连要降热度都做不到。
    “华哥。”助理小跑着过来。“有您的电话。”
    “电话?谁?我现在……”
    “是况总打来的。”
    “就算……”陈文华猛地转头。“况总?”
    薛薛觉得自己挺幸运的。
    对方的目的应该只是想把事情闹大,溶液是经过稀释的。
    在第一时间经过大量清水冲洗,中和硫酸浓度,减少与皮肤接触的时间后,避免了脱水碳化的反应。
    因为和小麦换过服装,她身上的外套很厚,里面还铺了一层有防水功能的机能布,而且她反应快,虽然手背和脖颈都被溅到,面积却不大,治疗也相对容易。
    “你的处理很及时,皮肤受损程度不高,应该不用太担心。”医生给她做完处理后,一边写病历一边道:“我给你开了烧伤膏,按处方涂抹就好,还有抗生素要吃完。”
    “如果发现什么异状,一定要立刻回诊。”
    “好的。”顿了顿,薛薛问出自己最在意的问题:“请问我这样的情况会留疤吗?”
    医生的笔尖停了下。
    “我不能告诉你百分之百不会,但以烧伤程度来看留疤的机率不高,不排除会有一段时间色素沉淀。”
    得到这个答案,薛薛松了口气。
    “谢谢医生。”
    等她走出诊疗间,没有看到易朗。
    方才易朗一直在里面待着陪她,直到陈文华离开前把人叫出去。
    难道已经走了吗?
    薛薛想着,掏出手机来准备叫车。rouenwu.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