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42)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42)

    易朗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薛薛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有些事,是在不得不的情况下做出的选择。
    易朗没有否认,只是解释。
    这样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和被世界意志钦定的男主角作对,向来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尽管被贴上反派标签的易朗在薛薛看起来更像是个无辜的pa0灰。
    “怎么了?”
    薛薛的神情若有所思,盯着易朗的眼神似可怜似悲悯又有点啼笑皆非,让易朗皱了下眉。
    薛薛摇头。
    “没,没事儿。”把多余的心思赶出脑海,薛薛重新静下心来,专注眼前的问题。“所以上次安装摄像头还有找人到你房间的人就是冯小乐吗?”
    闻言,易朗的身体僵硬了一瞬。
    这个反应已经间接的告诉薛薛答案。
    “那这次应该也是她的手笔了?”眉梢微挑,薛薛还是觉得匪夷所思。“她竟然那么恨你吗?”
    易朗沉默片刻,道:“她很爱何有秀。”
    爱?
    或许吧,可爱并不是将所有行为都合理化的借口,恨也是。
    而且……
    “她现在应该和何有斐在一起了吧?”薛薛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一面说着因为爱何有秀所以不停伤害你,一面又和何有秀的哥哥何有斐在一起……我不是想批判什么,可是你不觉得,这样的行为有些自相矛盾吗?”
    薛薛的用词还算好听的。
    陈文华也说过类似的话。
    其实这些年下来,他们这边也搜集了不少冯小乐和何有斐针对易朗的证据,不是没想过以此当作谈判筹码让对方收敛点,效果却是不彰。
    因为冯小乐吃定了易朗。
    那是一个何其聪明的女人。
    陈文华恨得牙痒痒,可严格来说易朗算他的头顶上司,上司都让人压着消息了不发作了,他也没辙。
    而现在,薛薛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
    冯小乐或许曾经很爱何有秀,所以她处处设计易朗,想的就是要替何有秀讨回公道,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躺在病床上的少年依旧没有睁开双眼,而他的小青梅却在时间的催促下,成熟、成长。
    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她和何有斐纠缠了十多年,终究还是走到了一块儿。
    或许就因为这样,冯小乐觉得对不起何有秀,于是变本加厉地针对易朗,好减缓内心愧疚。
    直到何有秀死亡,成为压垮冯小乐的最后一根稻草。
    说到底,本质上,冯小乐就是个自私的女人。
    她没有勇气面对真相和事实,懦弱的选择逃避,然后把错误全推到易朗头上。
    再把自己当成替天行道的正义使者,不是为了谁,只是为了让她自己好过点。
    “那你后来还有和她提到……”薛薛斟酌了下用词。“何有秀骚扰你的事儿吗?”
    “嗯,我解释过不只一次,可她始终不相信。”易朗忽然露出一个苦笑。“她让我不要再w蔑何有秀,也不要把这事情告诉任何人,否则她宁愿拚上自己的性命,也要让我身败名裂。”
    “……”薛薛发现自己当真无法理解冯小乐的脑回路。“那现在呢?你打算怎么办。”
    易朗没有说话。
    时间仍然滴滴答答的在流逝,薛薛侧头望了眼落地窗,哪怕有窗帘遮挡着,也能看见浅薄的光晕自远方地平线缓缓扩散开来。
    看来不会再下雨了。
    薛薛出神地想。
    大雨把该洗刷的尘w都洗刷掉了,如果出太阳,肯定会是这几日来难得的好天气。
    “我不打算再纵容她了。”
    薛薛抬眸。
    男人轮廓立t的脸孔半隐在黑暗中,眼中情绪似雾霭一般朦胧。
    才下飞机,就见陈文华急匆匆地赶过来。
    “你的行程泄漏了,现在外面都是粉丝。”陈文华说着,看了薛薛一眼。
    薛薛理解他的意思,正要说话,突然被易朗扣住了手。
    尽管男人很快就松开,他掌心的温度依然停留在薛薛的皮肤上,伴着一股酥麻的痒意。
    同样看见这一幕的陈文华眼睛瞪大,看看她后又看看易朗,半晌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现在网上的风向对你很不利,我觉得来的这群人可能不只有粉丝,你……分开走会是比较好的选择。”
    就在正僵持着的时候,薛薛忽然灵机一动。
    “我装作易朗的助理就好了吧?”薛薛和小麦对视一眼,后者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刚好小麦带着渔夫帽和口罩,也不是公众人物,就算粉丝熟悉她也不可能一下认出来。”
    闻言,陈文华抿唇。
    见易朗始终没有发表意见,他又叹了口气。
    虽然不是个万无一失的办法,不过……
    “就这样吧。”rouenwu.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