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38)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38)

    “我从小就没见过我妈。”
    “我爸说那是因为我妈受不了跟他过苦日子,跑了。”
    “因为这个原因,我爸对我的态度完全不像父子,冷冰冰的,偶尔心情不好了,还会对我拳打脚踢。”
    “最严重的时候,我被好心的邻居送到医院,心里只想着,如果我不是爸爸妈妈的儿子,或者我干脆不要被生出来,那就好了。”
    易朗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平铺直叙,并没有加油添醋,也没有投入过多情绪,可就因为如此,听得薛薛更是难受。
    “后来,我爸遇到了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改变了他。”
    “而且从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后,他的事业越做越顺利,从一间小杂货店的老板,到成为连锁超市的老总。”
    “大概就因为这样吧,他对那女人带来的两个儿子特别好,好到像亲生的一样,而我……说是路边捡的可能也有人信。”
    说到这里,易朗轻笑一声,充满自嘲意味。
    薛薛却在这时将线索串起来了。
    何有斐的弟弟,不是易朗父亲亲生的。
    可因为他们的到来,给了易朗父亲翻身的机会,与背弃自己的前妻留下的儿子相b,前者能得到更多关爱似乎也不奇怪。
    这世界上有无条件爱自己孩子的父母,也有无条件恨自己孩子的父母,可不管怎么说,小孩都是无辜的。
    易朗父亲将对前妻的怨怒牵怪到孩子身上本来就不应该。
    更何况,易朗其实也是受害者。
    他无法选择自己要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
    “其实吧,我爸后来的脾气好了不少,可能人成功后,气量也不一样了,至少不会再动辄打骂我,当然,也可能是不想在那三个人面前落下形象。”
    “可是那女人,原来也不是省油的灯。”
    “她最开始还会顾忌旁人的目光,不想被人说闲话,对我就算不亲近,也没有表现出恶意,只是随着我爸事业越做越大,对她越来越言听计从,那面具就懒得挂了。”
    薛薛觉得可以理解。
    易朗的父亲发迹后,挣来偌大的家产,而这份家产,还是最可能传到易朗手里。
    毕竟,易朗是他的亲生儿子。
    “那些把戏说真的,跟电视剧里演得没两样,偏偏那女人演技还不错,挺有用的。”易朗耸耸肩。“我一开始还会想着解释,可后来发现解释也没什么用,没人听,没人信,干脆不说了,还省了口水。”
    他又笑了。
    这笑没有几分真心,刺得薛薛心尖一酸。
    可她知道,重点还在后边。
    “小乐……”
    熟悉的字词一出现,薛薛便张大耳朵仔细听。
    “冯小乐,她就是那时候出现在我身边的。”
    易朗的声音依旧平静,可薛薛知道那是刻意压抑的结果。
    与谈到父亲和继母时全然的冷漠不同。
    冯小乐这个女生,对易朗肯定有特别的意义。
    “她是何有玉的青梅。”易朗直接说出了答案。“何有玉,就是我继母带来的小儿子,他的哥哥……”
    “何有斐?”
    易朗瞥了她一眼。
    “我猜对了吗?”薛薛微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毕竟名字很像。”
    为了让气氛轻松点,她故意装作自己之前没从陈文华那里得知这件事的样子,不然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沉甸甸的压在心上,闷得发慌。
    不过易朗的眼神流露出太浓烈的情绪,薛薛一时无法判断那是好是坏,只能强撑着不移开目光。
    好半晌后,易朗终于缓缓点头。
    “是,他是何有斐的弟弟。”
    就在易朗说出这句话后,记忆像开了闸般,将沉在最底层,被当作噪声处理的短暂印象重新翻出来,浮现在薛薛的脑海里。
    她曾替人写过一篇报导。
    报导内容是何有斐被多位民众目击到频繁进出医院,一时间,关于何有斐健康状况的谣传甚嚣尘上。
    后来经纪公司出来说明,一切皆是子虚乌有的消息。
    何有斐是去探望亲弟弟。
    他的亲弟弟因为多年前的一场意外成为植物人,至今仍在医院躺着。
    公关稿一发,何有斐再次成为媒t关注的焦点,那是他第一次入围国内三大电影节最佳男主的提名,因为这则新闻,塑造了好哥哥的形象,又赚足一波好感度。
    等到事情发酵的差不多了,何有斐的团队接着又发出一则声明,指何有斐不愿自己的家人在公众的视野下曝光,占据社会资源的同时也影响到作为普通人的生活,后来再有相关消息,都被及时压掉了。rouenwu.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