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33)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33)

    “薛知幼当你是偶像,可是易朗,我当你是爱人。”
    未来的爱人。
    易朗下意识就是想大笑。
    这世界上想当他爱人的女人可多了去,多一个薛薛,少一个薛薛,对他来说根本无关痛痒,然而爱又是什么呢?那些说爱他的人,真的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吗?就像过去那些欺他、辱他、憎恶他的人,有多少不过是人云亦云下愚蠢的行为,却把这些事当成了一件足以炫耀、骄傲的资本?
    人x的可笑,人情的冷暖,在其他孩子还在恣意挥洒青春时,易朗却是早早就尝过了遍。
    所以后来的他,吝于付出哪怕一点的情感。
    可这样的易朗,却成为一个合格的,在业务能力上挑不出错来的偶像。
    没有人知道易朗在想什么,就连易朗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唯一一次真情流露,就是在易朗还不够成熟时,接受的那次采访。
    “别人怎么看我我管不着,可要怎么活,我能自己决定。”
    在承受了几乎要将人彻底压垮的恶意后,易朗收获到足以淹没过往岁月的善意与爱意,可迟来的温暖并未驱散曾经经历过的寒冷,易朗也没有得到救赎。
    他只是从扭曲的两个极端中勉强找到一个能通往未来的方向,然后,坚定地走下去而已。
    没有崇高的理想,也没有什么非做不可的理由。
    所以易朗不做演员,不做歌手,只做偶像。
    因为这是他给自己选择的“路”。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易朗骨子里就是个执拗的人。
    认定了,就不放手。
    所以才会被冯小乐折腾那么久。
    “我知道你或许觉得匪夷所思,觉得我配不上你,我在痴人所梦,可是易朗……”握住男人不知缘何没有松开的指尖,薛薛引着他,来到置放着自己心脏的穴口。“这里,是为了你而跳动的。”
    这句话就像一颗炸弹落在易朗耳边,震的他忍不住就松开手,彷佛被烫着似的。
    对薛薛来说,这不只是漂亮话,而是实话。
    她来到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为了易朗。
    可是爱易朗,却是在与对方接触后,遵循本心的选择。
    对经历过一个个世界的任务者来说,美丽的皮囊千篇一律,不过锦上添花而已,能让她动心的,是在相处过程中一点一点累积下来的情绪淬炼出来的情感,哪怕还有杂质,哪怕不够纯粹,瞬间的悸动也骗不了人。
    属于她的,不属于她的。
    人活在当下,就应该把握住当下拥有的。
    所以在有其他方法可以选择的情况下,她仍决定牵住易朗的手。
    “一个人做不到的事,就两个人一起尝试。”
    “一个人无法解决的过去,就两个人一起面对。”
    “易朗,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可好?”
    那天易朗没有给予响应,只是安静的凝视着薛薛许久,久到她几乎要以为自己已经成为刻在易朗墨蓝色瞳孔中的一纸剪影后,男人才扯了下唇角。
    “不要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也不要以为自己什么都懂。”声音轻轻的,言词却带着极大的杀伤力,像亲手甩了两个巴掌在薛薛脸上似的。“做好你份内的事儿就好,其他的,与你无关。”
    落下这一句话后,易朗离开了房间。
    男人或许都没发现,自己一贯挺直的背脊正佝偻着。
    薛薛忽然就不生气了。
    事情的发展本来就很难尽如人意。
    易朗的反应已经b她预想的最糟糕情况好多了,至少没把自己赶出去。
    意识到这个想法有多卑微后,薛薛无奈地笑了。
    反正她还有时间。
    暂且等等看吧。
    怀揣着这样的念头,薛薛放松下来,一面将上半身往床头柜靠,一面解锁手机,打开社群。
    下一秒,她的瞳孔收缩到极致后又猛地放大。
    热搜词条#易朗况蓝婕#后方出现了一个橘色的“沸”字,本来还在末端的话题排名也一举冲了上去,薛薛很清楚这是为什么。
    有人买了热度,目的……不言而喻。
    薛薛从房间里走出去后,看到了几张熟面孔。
    经常x地出现在电视电影杂志画报上,哪怕打扮得相当低调,眼镜鸭舌帽都稳稳挂在脸上,本身的气场也很难让人忽略。
    几乎是在一瞬间,薛薛就反应过来了。
    易朗给自己开的房间和剧组同一层。
    按理,这不合规矩。
    不过转念一想,只要易朗解释自己是他身边的贴身助理那就说得通了,何况这笔钱也不走公帐,没人会多管闲事瞎c心。
    不过生面孔总是醒目。
    迎面走来的几个人,有一男一女看了薛薛好几眼。
    薛薛友善的报以微笑后,也不管别人怎么看,拐了几个弯好不容易找到个僻静的角落,半蹲在立t浮雕的柱子旁给陈文华拨了电话。rouenwu.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