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25)H(上)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25)H(上)

    “易朗……嗯……你属狗的啊……嘶……做什么咬我!”
    一双杏目睁得又大又圆,因为愤怒和疼痛,上面罩着一层稀薄的水光,衬得薛薛那对黑白分明的瞳仁像被晨曦照耀的露珠般漂亮剔透。
    一时间,易朗感觉到内心隐隐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
    那是久违的激动,或者,用躁动来形容更为准确。
    想在女人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也想让她的那双眼睛除了自己,再也看不进其他人。
    非常危险,易朗知道。
    有些情绪,连出现都不该出现。
    然而……
    薛薛非常好奇易朗在想什么。
    她确定自己清楚看到了,在易朗那对墨蓝色的瞳孔中掀起的暴风雨,汹涌似潮水,有一瞬间,薛薛以为自己会被卷进去。
    可在转眼间又消失了。
    无声又无息,彷佛幻影。
    还没等薛薛再仔细探究,易朗的吻已经伴随他健壮的身躯,再次压了下来。
    作为偶像,还是一个克己律己,行程满档的偶像,工作压力之大,难以想象。
    也因为这个关系,有部分人为了纾解压力,逃避压力,而容易在一念之间做出错误的选择,继而导致难以挽回的结果。
    没有人会去思考背后的原因,退一步讲,就算知道了原因,也无法改变什么。
    做了就是做了,每个人都该学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易朗在明白这个道理的同时也了解到一件事──观众是健忘的,粉丝是健忘的,甚至连爱本身都是健忘的。
    所以有些事会被轻易原谅,也有的人,会被轻易放弃。
    易朗曾经是后者。
    好不容易才从泥潭中爬出,他不愿意也不可能让自己再次落入那样的境地,所以他用最严格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时时刻刻谨记着不犯错,就为了那些愿意给予自己爱的人,还有……那个在过去的黑暗中,勇敢坚持下来的自己。
    他会活着。
    活得好好的。
    他会证明,他有那个资格,也有那个能力,可以活得比大多数人都好。
    薛薛像感知到了什么,忽然用力搂住他,主动加深这个吻。
    他们刚刚已经做过一次。
    女人平常掩饰在宽松衣物下的好身材,此时完全袒露在男人眼中。
    曼妙的曲线,窈窕的身段,白皙的肌肤如凝脂,红红紫紫的痕迹似开得奼紫嫣红的花,豪不吝啬地绽放。
    美不胜收,轻而易举就能迷花了男人的眼睛。
    “唔……”
    乳头被男人的大嘴含进去舔弄,好像要融化了似。
    雪峰上头已经布满鲜艳的指印,在嫩色的皮肤上更显怵目惊心,尤其是被口水给浸润到湿漉漉的奶头正不知羞耻的往上翘,随着男人吹气的节奏,颤巍巍地抖着。
    “别……别这样,呜……”敏感的乳珠被这般对待,薛薛不受控制的起了点点鸡皮疙瘩。“好痒……另一边也要……”
    闻言,男人抬眸。
    “要什么?”
    乌溜溜的眼珠子茫然地转了两下。
    “要,易朗舔舔乳头,右边……好痒啊……”说着,薛薛索性自个儿掐着玩了起来。“嗯……好舒服……啊……”
    女人放浪的模样让易朗的眸色更深了。
    像暗潮涌动的深海。
    他的喉结轻轻一滚,接着,握住薛薛的手。
    正自力更生努力满足自己欲望的女人不满的嗯哼两声,浓浓的鼻音,不像抗议更像撒娇。
    易朗眼中迅速划过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笑意。
    “乖。”他低哄,同时抓着薛薛的手往下。“这里更需要你呢,宝贝。”
    男人有一把天生的好嗓子。
    奇怪的是,在他唱歌的时候反而没那么惊艳。
    薛薛迷迷糊糊地想,在发现挣脱不了易朗的桎梏后,索性由着他去了。
    不过很快,她的泰然自若就被打破。
    本来以为会落到性器上的手,触碰到的却是一片湿软滑腻。
    薛薛猛地瞪大眼睛。
    易朗似乎对她的反应很满意,这次的笑意不是自眼中一闪而过,而是从两瓣薄唇间随着呼吸逸出,像带着潮气的热风,括过薛薛的耳膜,引来一阵发自灵魂的颤栗。
    “你……”
    “乖。”
    易朗或许已经发现从自己嘴里不经意间吐出来的一个字能有多大的诱惑力,这次,他甚至对着薛薛露出平常不会有的笑容,像暗夜里出没的猛兽,在觅到猎物后,露出的──胸有成足且不怀好意的微笑。
    “这里更需要你。”
    他如此肯定道。
    免*费*首*发:po18vip.de | woo1 8 . v i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