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23)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23)

    陈文华听了这话后,忍不住嗤笑一声。
    他想说:“你以为你是谁?不过和易朗上过床就把自己当作一个咖了?想和我聊?我和你有什么好聊的?”
    然而这些问题在女人半点波澜也不起的眼神中,似乎自动消音了。
    在陈文华自己都还没意识到的时候。
    “调查结果已经出来。”
    当这句话脱口而出,陈文华就知道,哪怕自己再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易朗这回可能真的栽了。
    而作为易朗的经纪人,他只能跟着一起栽下去。
    想到这里,陈文华不由得唉声叹气。
    旁人看到的是这份工作的光鲜亮丽,日进斗金,然而内里那些弯弯绕绕,一个不察就可能栽个粉身碎骨的悲哀,也只有身为同行的人才会懂。
    尽管如此,依然有无数的苗子想挤进来,因为这是一片肥沃的培土,哪怕随时可能被踩扁,也值得一拚。
    这就是现实美妙又残酷的地方。
    梦想很好听,可要维持一个可以让人做梦的地方又谈何容易?
    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这里是人间。
    有善,有恶,有阶级,也有机会。
    已经走上登云梯的陈文华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易朗“自甘堕落”。
    所以……
    薛薛抬眸,与陈文华交换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是谁?”问出这句话的瞬间,薛薛脑中灵光一现。“和何有斐有关吗?”
    陈文华显得惊讶。
    “你知道何有斐?”说着,似乎他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个蠢问题,苦笑道:“也是,新晋满贯影帝,应该没人不知道的。”
    薛薛看着陈文华。
    “所以……是他吗?”
    陈文华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在静默半晌后,点头又摇头。
    薛薛明白他的意思。
    和何有斐有关是肯定的,但是不是何有斐本人授意的,则不确定。
    现在似乎是个很好的时机,薛薛想,并在短暂的迟疑后,选择将内心困扰多时的疑惑告诉陈文华,以求得答案。
    哪怕对方或许叁缄其口。
    “易朗他……和何有斐有关系吗?”
    此话一出,不出薛薛所料,陈文华脸色大变,甚至连一点掩饰都没有。
    “你怎么会这么问?”他咄咄逼人。“是有人和你说了什么?还是……你也是何有斐派来的?”
    这就很有趣了。
    薛薛注意到陈文华用了“也”字。
    不过陈文华显然没注意到这点,他只是紧紧盯住薛薛,用一种戒备、怀疑,还掺着点因为自己大意而感到懊恼的复杂眼神。
    这模样让薛薛想到护崽的母鸡,于是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陈文华愣了下,却没放松警惕。
    “你放心,我绝对不是何有斐派来的。”她边说边摆手。“如果有必要,我也可以发誓,如果我真的是何有斐派来设计易朗的,那就让……”
    “不用了。”陈文华阻止她说下去。“我相信你。”
    这话里的敷衍薛薛能听出来,不过转念一想也是,如果单凭一个发誓就能完全打消对自己的疑虑,陈文华这个经纪人也不用混了。
    就像心怀恶念的人,也不会明晃晃把自己的想法写在脸上。
    不过薛薛行得正,就算陈文华去查,她也不怕。
    何况,陈文华应该也查过自己的背景了才是。
    薛薛坦荡荡地任由对方打量。
    就在她以为陈文华会掐住这个话题之际,没想到的是,对方接续下去了,声音淡淡,语气平直,让人无法从中窥出更深层面的东西。
    不过对薛薛来说已经足够了。
    “何有斐他……是易朗的弟弟。”
    “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弟弟。”薛薛还来不及表示惊讶,就听到陈文华接着道:“何有斐的母亲当年带着和易朗一般大的儿子改嫁给他父亲,所以两人是名义上的兄弟。”
    薛薛不是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作为重组家庭的一份子,在长相和名字以及各种层面上何有斐和易朗都不相似,甚至可以说是两个极端,自然没人会将他们的背景连在一起,更没人想到他们原来是异父异母的兄弟。
    毕竟在团期间,易朗和何有斐的关系也相当冷淡,连面子情都懒得顾及,就差直接撕破脸而已。
    半点也没有兄弟的样子。
    这并不难理解,亲兄弟的感情尚分好坏,何况是在易朗那样的家庭环境下。
    可不知道为何,薛薛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好像有什么关键点被堂而皇之的忽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