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ρΘ①8м.cΘм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20)

ρΘ①8м.cΘм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20)

    易朗显然刚离开工作场合。
    他脸上还带着妆,微长的黑发被发胶固定着,经典狼奔造型露出男人线条流畅饱满的额头,还有那双勾魂摄魄,漂亮且熠熠生辉的桃花目。
    睫毛长而平直,投下的阴影打在薄薄的眼皮上,彷佛蝶翼在震颤。
    有的人或许生来就得到上天的偏爱。
    有那样出色的脸孔,就连皮肤都见不到一丝瑕疵。
    他就该是镜头的宠儿,站在镁光灯下,接受那些迷恋、狂热的目光,因为他有那个价值,而价值不只体现在无懈可击的外貌上,还有一举手一投足间,自然流露的魅力。
    多余的一句话都不用说,只要站在那里,用眼睛静静欣赏足以。
    然而,和易朗处在密闭的车室空间内,薛薛想到的却是张茉莉的话。
    欺凌与猥亵。
    光是前者,就让薛知幼险些走向绝路,如果又加上后者……
    她不禁打了个冷颤。
    “会冷?”
    “嗯?”薛薛愣了下才反应过来易朗在说什么。“不,不会。”
    不过易朗显然觉得这是推托之词,手臂随意往后一捞,直接捞出条毯子来,上面还印着易朗的卡通画,看样子应该是粉丝自制的周边产品。
    大明星亲自给自己拿毯子,薛薛自然不会傻到拒绝。
    “谢谢。”
    她有礼貌的道谢,易朗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时间在悄悄流逝。
    薛薛的目光总是忍不住移向在一旁闭目养神的男人,而在他的膝盖上,还放着一本剧本。
    薛薛想应该就是小道最近在传的,曾斩获国内外许多重量级奖项的鬼才导演巩伊在筹备的新片“当恋则恋”里,易朗会出演其中一个角色,戏份虽然不多,却是女主角学生时代暗恋的对象。
    大部分都是回忆杀,还有一幕是在女主和男主剧烈争吵后一个人散步到附近书店,偶遇恰好从门廊里走出的初恋。
    女主知道他回国了,也知道对方透过当年的同学在找自己,可想到自己如今被现实给打磨掉所有棱角,变得平凡又自卑的模样,就没有鼓起勇气上前打招呼,而是躲在柱子后面,看着他撑起伞,身影渐渐消失在雨幕中。
    戏份不多却贯穿主线,形象也讨喜。
    可想而知,传出内定的人是易朗后,网上又是一波腥风血雨。
    “你不卸妆吗?”
    终于,觉得气氛安静到让人如坐针毡的薛薛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易朗没有睁眼,仍是维持双手搭在腹部的姿势,就在薛薛以为他是睡着了,正想着要不要把毯子给他披上时,男人说话了。
    声音里有显而易见的疲惫。
    “十一点还有广告要拍。”
    “……”
    光鲜亮丽的一面外,就如各行各业都有各自的辛苦一样,薛薛并没有自作多情的安慰,只是默默学着易朗的姿势,将上半身整个靠在椅背上。
    “干嘛?”
    “陪你。”
    薛薛注意到易朗瞬间僵硬的动作。
    她想,男人估计是不习惯接受别人的善意,尤其是这种带着暧昧的善意。pΘ1捌m.)
    虽然在影视圈和音乐界对易朗的评价不好,然而在作为偶像这件事上,易朗却是收获了极高的赞誉。
    不乱搞男女关系,也不跨足自己不熟悉的领域,一心扑在事业上,十年如一日的兢兢业业,对那些看着易朗成长的粉丝来说,心里得到的满足,大概就和看着自己孩子成长一样欣慰。
    “我不需要人陪。”
    沙哑的男低音,在车室内荡出清楚的回声。
    薛薛偏过头,盯着他。
    曾有人形容,易朗的轮廓像画家的线稿,是只能在纸上呈现出来的细致笔触。
    近看后才发现,这样的说法并未夸大。
    薛薛盯得太久了。
    易朗这样觉得,薛薛也知道。
    可她并没有移开目光的打算。
    “没有关系啊。”
    易朗猛地睁开眼,恰好对上薛薛的视线。
    与其说是温柔,不如说是理解与包容,理解他的抗拒,包容他的排斥,不会对他的选择指手画脚,只是……相信。
    意识到这个词出现的瞬间,易朗脸上浮现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薛薛心念一动,带着试探意味的,把掌心搭在易朗的手背上。
    温暖与冰冷。
    接触那一刻,两人同时感受到,灵魂共鸣引发的颤栗,像是挟带滚烫热度的火种被撒在血液中,爆发开来的剎那,连细胞都在叫嚣着。
    渴望更靠近一些。
    再靠近一些。
    哪怕已经在悬崖边摇摇欲坠也不会害怕、恐惧。
    因为知道,下面有一个人会排除所有困难,迎向自己,接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