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ρΘ①8м.cΘм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18)

ρΘ①8м.cΘм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18)

    “睡完就跑啊,真是的。”
    从提示消息里刷到易朗出席代言品牌旗舰店开幕的高清照,薛薛一面感叹男人无情无义的同时,又不由自主的将大图点出来一张张保存。
    欣赏美,是人类的天性,与生俱来的本能。
    “咦?妳在刷易朗啊?”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薛薛一跳。
    转头一看,才发现是之前和自己搭话的女同事。
    女同事姓张名茉莉,人如其名,就和朵花儿似的又娇又俏,尤其是说话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别说男人,就是薛薛有时听了都感觉骨头酥麻。
    她和薛知幼一样是跑娱乐线的,不过薛知幼负责主创这块,接触到的多半是幕后工作人员,张茉莉则和另一个前辈负责影视部分,除了一大早的朝会和下班的业务报告,做记者的平常待在办公室的时间并不多,所以薛知幼和他们的来往也称不上密切。
    就是非常普通的,一起工作的同事而已。
    薛薛对于经营人际关系一贯懒散,除非必要,她向来是以能少些麻烦为最高原则。
    不过现在张茉莉显然对她在刷易朗消息这件事感到非常有兴趣,径自拉开空着的折迭椅坐到她旁边。
    然后,整个人靠了过来。
    这个距离,近到薛薛能看见女人涂着金粉的眼影,还能嗅到她过于浓重的香水味。
    有些不适的动了两下鼻子,薛薛不动声色的拉开与张茉莉的距离。
    “是啊。”按掉屏幕,薛薛把手机放下。“刚好接到推送而已。”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薛知幼并没有在公司表现出任何一点追星的样子。
    可张茉莉显然不是那么好呼拢过去的。
    “少装了,会那么刚好推送给妳就代表妳平常有在关注这些啊。”张茉莉挤眉弄眼。“放心吧,追星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我姐都生了两个小孩还不是照样跑现场拍高清,虽然公司是有规定啦,不过我口风很紧,不会说出去的。”
    “真不是。”薛薛不动如山。“我本来就是跑娱乐线的嘛,自然会关注这些消息。”
    见薛薛油盐不进的样子,张茉莉终于将眉头皱起。
    “什么嘛。”她嘟嚷着。“亏我以为妳是易朗的粉丝,想说有料可以跟妳分享呢。”
    薛薛瞥了她一眼。
    “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
    “真料假料满天飞,尽信料不如无料。”
    “……”张茉莉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一脸无语。“这妳自己掰的吧?”
    薛薛耸耸肩,没有回答。
    “好吧,原来妳真的没兴趣。”张茉莉百般无聊的卷着头发。“我还以为终于有人可以说了呢,毕竟这料啊是我前一阵子从回国的表妹那里听来的,她是易朗的初中同学哦。”
    “初中”这个词吸引了薛薛的注意力。
    她再次瞥了张茉莉一眼。
    这一眼和方才那一眼有微妙的不同,张茉莉显然察觉到了。
    “怎么怎么。”她凑近薛薛。“妳这次有兴趣了啊?”
    薛薛不置可否的嗯了声。
    这大概就是人性有趣的地方了。
    按里,薛薛方才表现得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现在又忽然转变态度,对被拒绝的人来说,是很容易拿翘的时候。
    偏偏薛薛反其道而行,模棱两可的态度,会让人想抓住被接受的结果,而不是再一次体会被拒绝的滋味。
    “好吧,我今天就好人做到底了,把这料儿免费和妳说,不然卖给营销号说不定还能赚一笔呢。”
    “……”pΘ1捌m.)
    那也得营销号敢收。
    说到这个,薛薛倒是想到另外一件事。
    从易朗在偶像这个领域封神以来,相关谣言一直存在,直指易朗团队和营销号的关系十分紧密,总是在恰好的时间带一波风向,既不会查无此人,也不会到处蹭热度惹人厌烦。
    而易朗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开设独立工作室,虽然对外这样宣称,可稍微熟知圈内运作模式的都明白,易朗的工作室还是挂在原东家的名下,而在上辈子,那一阵黑料的浪潮中,最为人关注的其中一项,就是易朗和女老板的关系。
    那些照片……
    “我那个表妹啊,她和易朗是初中同学嘛。”张茉莉已经开始说起话来,薛薛强迫自己先专注的听,而不是思考。“因为她初中一毕业就出国了,所以也不知道后来易朗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
    “这次她回来是要结婚的,我前阵子不是请了一个礼拜的假吗?就是过去帮她准备婚礼的。”张茉莉说着,突然感叹一声。“她和她男朋友是邻居呢,认识都快二十年了吧,青梅竹马,可真令人羡慕啊。”
    薛薛忍了下,最后还是决定打断她。
    不然再让张茉莉把话岔开,说不准一会儿就想不起原本要说的。
    “然后呢?”
    “我觉得啊……嗯……什么?”她茫然的转了下眼珠才一拍额头。“啊对,我要和妳说易朗的事儿,差点儿忘了。”
    “……”
    “这真的是个大秘密哦,我听我表妹说的时候也不太相信的。”张茉莉如惊弓之鸟那般,小心翼翼地环顾了圈办公室,确定没人在注意她们这儿后才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道:“我听说,易朗初中的时候,在班上被霸凌的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