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ρΘ①8м.cΘм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16)

ρΘ①8м.cΘм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16)

    易朗是在两个礼拜后联系薛薛的。
    在薛薛差点儿以为男人是忘了自己,正在想该如何制造见面机会的时候。
    电话来了。
    只是出乎意料,传来的是陈文华的声音。
    “通过好友请求,我把地址发给妳。”陈文华甚至连给薛薛发问的机会都没有。“记住,别让人给发现了。”
    话落,就挂断了。
    薛薛盯着手机,没隔几秒就显示陈文华加好友的通知。
    几乎是在点击确认的瞬间,陈文华说的“地址”就发了过来。
    薛薛边查地图边收拾桌面,等选定附近一个大型地标当目的地后果断打了车,动作一气呵成。
    坐在她对面的同事在薛薛起身的时候看了她一眼。
    “有约呀?”
    薛薛笑了下。
    “是啊。”
    “那去吧,收尾的工作我来就好。”对方朝她摆摆手。“约会愉快,周末愉快。”
    说完还对她眨了下眼睛。
    薛薛到的时候,发现陈文华发来的地址是个高级小区。
    没有门禁卡连中庭都进不去。
    于是在警卫狐疑的目光下,薛薛无奈地拨通陈文华的电话。
    三两下说明用意后,陈文华就出现了。
    对方显然和警卫熟识,打了招呼,薛薛终于被放行。
    “保密性真不错啊。”她感叹了句。“很适合公众人物呢。”
    闻言,陈文华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因为这点,薛薛基本上可以肯定,易朗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才会让陈文华连讽刺自己的心思都歇了。
    就这样他们穿过植被错落有致,媲美古老庄园的中庭,踏过青石板路面进入金碧辉煌的大厅后,陈文华停在其中一座电梯前,刷了门禁卡启动,直达九楼。
    一层一户,电梯出来,基本就算进到易朗的“势力范围”了。
    “好多盆栽。”薛薛有些惊讶。“你种的吗?”
    陈文华毫不客气的给她一个白眼。
    薛薛其实问的随意,并没想到陈文华会解释。
    “当然是易朗搞的,欸,小心点。”陈文华拉了薛薛一把。“妳刚刚差点撞到的那盆,国外空运过来的,每个礼拜还要找专家铺上特别订制的有机肥,这个数。”
    薛薛看着陈文华摊开的手掌,很给面子的猜了个数字。
    “五千。”
    “呵,对,不过单位是刀。”
    “五千……刀?”薛薛睁大眼睛。“这么贵?”
    “这在里面算中等价位,所以自己小心点。”
    薛薛在心里感叹着。
    难怪人人都挤破了头想进圈,这赚钱的速度放在当代,足以令人眼红。
    陈文华领着薛薛进到玄关后,突然停下来。
    正打量周遭环境的薛薛一时不察险些直接撞上去。
    “走路不看路的吗?”男人皱起眉头,一脸嫌弃。“冒冒失失的。”
    薛薛觉得自己很无辜。
    “走到底右转,第一间,易朗就在里面。”陈文华把一只钥匙递给她。“如果易朗锁门了,就用这把备用打开。”
    说完,男人俨然一副要离开的态势。
    薛薛终于想到哪里奇怪了。pΘ1捌m.)
    “易朗他怎么了?”明人不说暗话,薛薛也没兴趣再和陈文华拐弯抹角的。“不会又被下药了吧?”
    如果真的又重蹈覆辙一次,薛薛不得不怀疑男人的智商。
    “想什么呢,怎么可能。”幸好这回陈文华很干脆地否认了。“只是易朗他心情不好,喝了点酒,通常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有时候会把自己反锁在房间。”
    这样就说得通了,为什么陈文华会有易朗房间的钥匙。
    “是小学生吗?”联想到男人的形象,薛薛忍俊不禁的笑了。“这么幼稚。”
    “……”陈文华明显是忍住脾气才没吼薛薛,反而用一种因为过度压抑而显得失真的声音冷静道:“妳进去后别刺激他。”
    闻言,薛薛摆摆手。
    “我知道,又不是傻。”接过陈文华手中的钥匙,薛薛转了两圈才后知后觉想到最重要的问题。“如果易朗喝醉了,没有下兴奋剂还硬得起来吗?”
    薛薛觉得自己已经说得挺含蓄了,哪里料到陈文华突然发飙。
    “薛知幼,妳别给脸不要脸!”
    把薛薛吓了跳。
    “成,我不说话了。”她道,三步并作两步向前走。“您老就放心吧,都签了合同,我自然会好好服务的。”
    话落,似乎也知道陈文华听了肯定再次暴躁,也不给他发作的机会,人一溜烟儿就跑过转角,无影无踪了。
    也因为这样,她没能听到陈文华的后两句话。
    “也不知道怎么会挑了个这样的女人,除了脸一无是处,就算想开荤也不用饥不择食吧……”
    陈文华说着,边叹气边摇头。
    “这孩子眼光真的不行啊,一次两次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