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14)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14)

    易朗无疑是个拼命三郎,几乎每天都有公开行程,若没有公开行程,基本上也都待在拍摄和录音的地方。
    换作是她要追星大概也会追这样的人。
    业务能力强不说,还有事业心。
    在这行,通常有事业心的男人相对上会更爱惜羽毛些,因为很清楚自己付出的与收获的,在行动前会先三思,而不是随心所欲,冲动行事。
    十年,易朗能爬到现在的位置,或许有机缘巧合,或许不缺天时地利人和,然而绝对不是天上白白掉下来的馅饼。
    其中付出了多少,只有他自己懂得。
    让薛薛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样的易朗,怎么会甘心屈就于偶像这一个名词而不愿尝试前往更高的地方?
    毕竟以国内的娱乐圈生态,易朗的年纪已经接近偶像寿命的上限了,当然不乏有例外,可多数人通常会挑一条更专业的路走,好比演员或歌手。
    可易朗目前显然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不然不会一点口碑都不顾,哪里赚钱往哪钻。
    有的人也许因为害怕挑战所以选择墨守成规,可从薛薛得到的信息来看,易朗显然不属于这群人。
    既然如此……
    “妳好。”
    薛薛抬头。
    来者是一个剪着齐浏海,黑发披肩的姑娘。
    “妳好。”薛薛友善的笑了笑。“妳就是林雨乐吗?坐吧。”
    “好……”
    对方显得有些局促,瞧她的年纪和打扮,不像和自己同龄的女人,更像是刚出社会的小年轻。
    所以她先开口,让薛薛有点惊讶。
    “那个……老板说他姐姐有事想问我……”林雨乐挠了下脸颊,状似羞怯。“请问是什么事啊?”
    闻言,薛薛微笑。
    “不是很重要的事,要先点个东西吃吗?”
    林雨乐摇头。“我已经吃过午餐了。”
    “这样啊。”将菜单阖上,薛薛招手和服务生点了盘焗烤海鲜烩饭后,重新调整坐姿,面向林雨乐。“妳不用紧张,我约妳出来只是想了解一下,关于易朗的事。”
    考虑到他们在公共场所,虽然是僻静的角落,薛薛仍有意识的压低音量。
    不过仍够林雨乐听清楚就是。
    让薛薛没想到的是,听到易朗的名字后,她的面色迅速变得苍白不说,身体还微微打颤起来。
    这不寻常的反应引起了薛薛的注意。
    也许她真的足够幸运,选中的第一个人就是自己要找的?
    “妳没事吧?”薛薛给林雨乐倒了杯红茶,关心道:“是会冷吗?”
    林雨乐仓皇地摇头。
    “没事……我……妳……妳怎么……”意识到自己的语无伦次,林雨乐索性先灌了口饮料润润喉后才重新组织语言:“妳怎么会想找我问易朗的事?不对,妳怎么会知道我和易朗的关系?”
    挺机灵的。
    薛薛想。
    “我当然有我的理由,不过不方便告诉妳。”说到一半,作为开胃菜的色拉上来,薛薛停下片刻,等服务生走了后才又开口道:“所以妳和易朗是什么关系?”
    “关系?”林雨乐瞪大眼睛,语气尖锐。“我和他能有什么关系?”
    不对劲。pΘ1捌m.)
    薛薛立刻就察觉到了。
    林雨乐的口气并不像与易朗有感情纠葛的样子,反而感觉更像是……厌恶?
    “我和易朗除了是初中同学,还刚好待过一个社团外,就没有什么交集了。”林雨乐语速飞快地道:“他的经纪人也找过我们,要我们不要再跟易朗联系,其实哪有谁……”
    这句话透露出不少讯息,可林雨乐却突然掐住了声音。
    薛薛只好主动提问:“哪有谁怎样?”
    明显还没完,可林雨乐却没有再说下去的打算。
    “没、没什么了。”她瞥了一眼薛薛后又很快低下头。“妳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事的话,我下午还有工作,想先离开了。”
    薛薛安静的打量林雨乐。
    普通的女人,普通的上班族,至少从外表来看是如此。
    不过人不可貌相,对方的异状让薛薛很难忽视。
    肯定有什么问题,尽管现在继续追问下去,林雨乐大概也不会告诉自己答案。
    “薛小姐?”被薛薛盯着,女人如坐针毡。“我……”
    “没事。”薛薛忽地笑了。“妳有事就先去忙吧,今天是我唐突了,不好意思。”
    态度礼貌,滴水不漏。
    林雨乐嘴唇微动,嗫嚅着像是要说些什么的样子,最后却仍没有把话说出来,只是朝薛薛点了点头后,惶惶起身,踉跄离开。
    薛薛注视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眼帘,直到热腾腾的焗烤海鲜烩饭上桌了,她才收回目光,专心享用起眼前的美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