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νìρyzщ.coм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13)

νìρyzщ.coм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13)

    曾经的易朗,是完全不用陈文华操心的。
    他的自制力极强,洁身自好到了会让人怀疑是柳下惠的程度。
    虽然根据情报来源,这与易朗的过去有点儿关系,不过陈文华只意思意思的调查了下,便选择相信易朗。
    倒不是因为什么无原则的信任,而是易朗的表现滴水不漏,让他就是有信探究也无从下手,何况过去之所以叫过去,就是已经与现在无关了。
    既然如此,陈文华犯不着和自己的摇钱树过意不去。
    可是现在不同了。裙,遛三无嗣巴菱久嗣菱
    虽然不知道易朗的态度为何在短短几天内判若两人,陈文华这时不得不拿出自己身为经纪人的威严来。
    “易朗,你先前和我说什么?你说她──”
    “粉丝也没什么不好的。”易朗终于转过视线,对上陈文华不可置信的眼神。“对吧?”
    这话是问薛薛的。
    薛薛听话的点头。
    “如果我不是易朗的粉丝,也不用干这种偷天换日的事儿了吧。”她无奈道:“因为怕他会被人设计,所以我将自己的人身安全置于脑后,就是怕以后有人拿这件事来威胁他。”
    话里话外,尽是为易朗好的意思。
    换句话说,若没有她的“牺牲”,被爆出与两名酒店女郎玩通宵的易朗会面临什么样的舆论,用脚趾头想都知道。
    虽然薛薛没有明说,但听在陈文华耳中,她是在指责自己没有尽到责任。
    也的确,那天易朗难得状态不好,事后酒会更是来者不拒,一杯接一杯的灌,就算没喝到茫也是半醉了,按理他应该强制将人带离龙蛇混杂的现场,而不是随着易朗的意思,给他在楼上酒店直接开房。
    想到这里,陈文华的脸色渐渐胀红。
    薛薛也大概猜到他的想法,但笑不语。
    谈话至此陷入一个僵局。
    薛薛已经明白,能作主的,只有易朗一个人。
    于是她再次看向易朗,黑色的瞳仁在灯光下如一汪含着水的镜子,清楚倒映出易朗的模样。
    易朗难得的恍神。
    尽管只有一瞬间。
    薛薛捕捉到了,可还来不及说什么,易朗已经把合同推到她面前。
    “看看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就签了吧。”说完,男人起身,一米八五的身材在铁灰色西装衬托下,如摆放在美术馆里的雕像般俊美高大。“文华哥,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
    陈文华接收到易朗的问题又顿了几秒才堪堪回过神来。
    “啊!对!”他瞄了眼手表后,又怒瞪薛薛一眼。
    薛薛无辜的耸耸肩。
    陈文华显然赶时间,没再与她争什么口舌之快。
    “小麦已经先一步到现场准备了,我们现在出发,从这里到会场应该还来得及。”
    “那就走吧。”易朗笑笑,刀凿般的五官线条顿时柔和下来,多了几分亲和力。“如果没问题,签完合同送到……”
    “我会处理!”
    易朗瞥了陈文华一眼。
    “真的,祖宗,这合同我找人拟的我没必要在最后作梗。”双手举起,陈文华作投降状:“放心吧,小事一桩,肯定给你办到好。”
    到底还是名义上的经纪人,话都说到这程度了,易朗也不会不给对方面子。
    “那就麻烦文华哥了。”
    从善如流地改口,男人已经迈开步伐向门外走去,从头到尾没再给薛薛一个眼神。
    用冷漠二字来形容完全不为过。
    薛薛若有所思的抚着下巴。
    她这表情落在陈文华眼中完全就是另外一个意思了。
    脸色难看的男人在易朗的身影消失后,突然往前朝薛薛迫近一步。
    薛薛望着他。
    陈文华丢了一张名片过来,得亏薛薛反应快,不然直接砸到脸上,皮肤可能被锋利的边角给划伤。
    “合同签完就打电话给我,我再派人过去拿。”陈文华道:“还有奉劝妳掂掂自己有几两重,人也许偶尔能得个狗屎运,却不可能一辈子都有狗屎运。”
    闻言,薛薛的睫毛颤了两下。
    “听到没有?”
    “唔,听到了。”随手将名片往口袋里塞,薛薛偏过头,好奇的问道:“我无意冒犯,不过……你刚刚的意思是说易朗是狗屎吗?”
    薛薛签了合同。
    一个若真拿到法庭上,能不能被采证都很难说的合同。
    毕竟有些大原则是无法违背的。
    不过那是陈文华该担心的,对薛薛来说,至少她达到了目的。
    可线索还是太少了,虽然有了和易朗接触的管道,但她还是处在被动的一方,若易朗没来找自己,除了等待也没有别的方法。
    薛薛扫着社群上的消息,懊恼地想。
    po1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