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11-12)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11-12)

    人生有时候,需要一点赌注才能取得突破。
    只要判断机率大于五成,事态可控,薛薛往往倾向勇敢下注。
    幸运的是,这次她赢了。
    陈文华怎么想,不在薛薛考虑的范围,至于易朗怎么想……
    手机铃声响了。
    薛薛把电话接起。
    “查到人了吗?”
    “没有。”
    “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帮我查啊?”简短两个字,让薛薛哼了声。“专业学假的吗?”
    “呵。”对面的男中音发来一声嘲讽意味颇浓的嗤笑。“专业学假的人应该是妳吧薛知幼,都多大的人了还在追星,居然还为了他跑去当什么杂志社记者,爸妈对妳的栽培真的是打水漂了。”
    “……薛知念,你的嘴怎么那么贱呀。”
    “彼此彼此而已。”薛知念顿了顿。“不过妳今天怎么回事?”
    维持同一个姿势太久,脖颈僵硬的薛薛换了一边拿手机。
    “什么怎么回事?”
    “妳以前不会这样和我说话的。”
    “哦?不然我应该要怎么和你说话?”被拆穿的薛薛心平气和地问:“知念,凭良心讲,我这阵子想了很多。”
    虽然不甚明显,可薛薛还是能感觉到,电话另一端的薛知念呼吸声变得更重了些。
    “爸妈年纪大了,我们也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的小年轻啦。”薛薛抬头,看着薛知幼放在电视柜上的全家福。“和解吧,薛知念。”
    其实这十年来,薛知幼和薛知念的关系的确缓和了不少。
    更精确的转折点,是在薛知幼高中时,差点要跳河的那一天。
    那一天,因为少年易朗的一番话,打消了薛知幼想要自杀的念头。
    可她也没有回学校,只是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沿着河岸晃过去,直到太阳下山,夜幕挂起,才走上回家的方向。
    而家里,早乱成了一团。
    叶雯在和女儿通完电话后总觉得心神不宁,虽然照着薛知幼的说法替她跟老师请了假后还是觉得不对劲,再拨打薛知幼的手机却已经是无法接听的状态。
    叶雯当机立断打电话给薛永华,让他试着联系薛知幼。
    好不容易撑到和厂商的见面结束,顺利签下努力大半年的供料合同,叶雯却没有任何喜悦的心情,只是挂念仍行踪不明的女儿。
    她和薛永华分头去找,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直到薛知念放学回家,见到愁云惨雾的父母,问了情况后,紧抿双唇没有说话。
    “报警吧。”
    他道。
    薛永华瞥了他一眼,无奈又颓丧。
    “知幼失踪还不满二十四小时,警方没办法受理。”
    “……”
    三人彼此相顾无言。
    “都怪我……”叶雯哽咽道。“我早该料到知幼不会无缘无故打电话给我,可我竟然,我竟然为了工作……”
    薛永华将自责的妻子搂入怀中。
    “不怪妳,这怎么能怪妳呢,要说错我也有错,这几年为了工作,我太忽略孩子们了,还有知念也是……”
    对上父母愧疚伤心的目光,薛知念心中滋味复杂。
    小时候父母为了姐姐将他一人留在家里与保母“相依为命”的记忆太深刻了,年幼的孩子无法去深思背后的原因,只下意识的感到不安、惊惶,觉得自己被抛下了。
    因为姐姐,他才会被抛下。
    虽然保母那时只是开玩笑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却从此根深在薛知念的脑海中。
    亲密和依赖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怨怒和愤恨。
    尽管随着年纪渐长,薛知念也明白了父母的为难和薛知幼经历的艰辛,可负面情绪在心中沉淀太久,久到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
    后来,薛知幼平安回来,并把自己一念之间的想法给诚实说出来。
    换来的是叶雯毫不留情的一巴掌。
    那一巴掌虽然打在薛知幼的脸上,却也反应在薛知念的心上。
    “妳这傻孩子!”
    叶雯把薛知幼紧紧搂入怀中,母女俩抱头痛哭,而他在和父亲对上眼的那一刻,内心住着的那个小男孩似乎也在瞬间长大了。
    从那时候开始,姐弟间的感情不再紧绷,虽然无法恢复到儿时的亲密无间,可人与人间又哪有可能保持情谊始终不变,对叶雯和薛永华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不过……
    想到薛知幼的愿望,薛薛决定再加把劲。
    “薛知念。”她语气放软。“我觉得我们……”
    “应该好好谈一谈”这几个字还来不及说出口,耳边就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薛知念挂了她的电话。
    薛薛:“……”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12)
    然而没过几秒,薛薛的手机上便收到了一封新的邮件。
    寄件人是薛知念。
    眉头一挑,薛薛立刻点开。
    下载来的附件内容是几个名字里带“乐”字的女孩,数据简单,唯一让薛薛在意的只有最后一栏特别备注出来和易朗的关系。
    她迅速扫了遍后,给薛知念发了语音。
    “怎么回事?”
    薛知念没有回复,薛薛也不急,放大屏幕后仔细浏览起来。
    共有七个人。
    其中六个都和易朗有工作上的接触,只有一个是他的初中同班同学,两人还是同一个社团的。
    抚着下巴,薛薛在脑中拼凑出各种可能情况。
    能让易朗在意识不清的欢爱中下意识叫出来的名字,怎么样也不会只是普通的关系。
    最后,她决定从易朗的初中同学开始调查。
    “能再帮我个忙吗?”薛薛接着发出第二条语音。“关于那个叫林雨乐的女孩子……”
    薛薛没想到的是,这次她还没把语音发送出去,那边薛知念就回过来一条新的讯息。
    薛知念:“如果妳是想问林雨乐的事,我可以安排妳们见面。”
    在和林雨乐见面前,薛薛先和易朗与陈文华见面了。
    她习惯猫着脚步走,所以推开包厢的声音不甚明显,背对着她坐在大沙发上的两人也没发现自己在等的人已经到了。
    陈文华还在劝易朗。
    易朗懒洋洋地回了句:“不都打了合同吗?”
    “合同?合同难道什么都能解决吗?嗯?你也不是刚出社会的小年轻了会连这都不懂?”陈文华气急败坏道:“律师也说了,那合同……”
    薛薛咳了两声。
    陈文华迅速消音后猛地转头,双目张大瞪着薛薛。
    “妳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而已。”薛薛笑着走进包间。“放心,该听的不该听的,都没有听到。”
    话落,她还故作俏皮的朝陈文华眨了下眼睛。
    美人做这样的动作总是赏心悦目的,然而落在陈文华眼中,这与赤裸裸的挑衅无异。
    “妳!”
    “妳会遵守合同吗?”
    两人是同时开口的,虽然陈文华的音量大上许多,然而两相对比,易朗平缓的语气在磁性的音质衬托下反而更具穿透力。
    在他对面落坐的薛薛抬眸与易朗的目光对上。
    男人的眸色是极深极深的墨蓝色,平常并不明显,只有以两人当下的距离专心盯着,才能分辨出在柔和灯光下反射出来的光泽。
    像是深海,乍一看澄澈见底,仔细瞧了后才发现内里被层层迭迭的色彩给包裹住,无法窥透。
    这是一个极富魅力的男人,薛薛不得不承认。
    虽然网上对易朗的演技以负面评价居多,觉得他能被导演相中凭的不是实力而是强大的粉丝号召力,然而在薛薛看来,男人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只是这样静静凝视着,都像在叙述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
    不知不觉间,就能牢牢抓住妳的心神。
    “妳会遵守合同吗?”见薛薛没有回答,易朗耐着性子又问了一次。“嗯?”
    上挑的尾音勾人。
    只是薛薛敏感的察觉到,对方眼中出现一丝淡淡的,若有似无却又如针般尖锐刺人的嘲讽。
    这并不难理解。
    对易朗来说,薛薛显然又是一个拜倒在他魅力之下,却比万千女性同胞又更“幸运”一点的粉丝而已。
    毕竟她可以睡易朗,更精确点说,她已经睡到了易朗。
    想到这里,薛薛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十分突兀。
    她知道。
    陈文华的脸色已经不能只用“难看”两个字来形容,而易朗眼中的嘲讽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打量。
    不是厌恶,而是兴味。
    还有基于职业嗅觉的敏锐。
    易朗在评估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这个念头闪过的瞬间,薛薛敛下眼睑。
    “我当然会遵守合同。”她给了易朗一个肯定的答案后,用有点儿羞怯,有点儿窃喜的表情偷偷觑了易朗一眼。“毕竟我是你的粉丝嘛。”
    闻言,陈文华一口还没来得及吐出来的气哽在喉中。
    他盯着薛薛的样子活像在看一尊瘟神。
    睡粉在圈子里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儿,然而因为睡粉睡出事来的,也不在少数。
    只是有的公关做得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有的则在真真假假中借机洗白,还有的,则是事业被毁,黯然淡出圈子。
    po1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