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νìρyzщ.coм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09-1

νìρyzщ.coм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09-1

    命根子被人握在手里的感觉并不好受。
    尤其随着那一收一放,一紧一松的节奏变化,沉甸甸的物什彷佛成了薛薛的玩具,被完全掌控着。
    “唔……”
    性感的喘息声泄出,成为一个讯号。
    薛薛挑唇。
    分明是秀丽的长相,却在红唇拉出弧度的瞬间透出几分挑衅的意味来,尤其是那双黑黝黝的跟水晶一般明澈的眼珠子,跟对钩子似挂在了易朗的心尖上,拽的他生疼。
    突如其来的悸动,让他闭上眼睛。
    薛薛盯住易朗。
    男人现在的模样,十分魅惑。
    饱满的额头上布满了汗。
    晶莹的水珠子沿着高挺的鼻梁缓缓滚着,划过那张线条性感,极适合接吻的薄唇后,自棱角分明的下颔滴落,没进男人此时还扣的端方仔细的衬衫里。
    分明是禁欲的样子,却又充满肉欲的表现。
    心头一热,意识先于理智一步。
    当肉柱的顶部被包裹住那刻,男人猛地睁开眼睛。
    他的额角有青筋突起,如桃花灼灼的一对狭长桃花目睁大到了极致,几乎是本能的就要挣离这从未经历过的状况,然而薛薛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张唇,含入。
    剎那间,男人身体绷紧到了极致,全身的肌肉线条有如一根根被拉开来的琴弦,优美而富含力量。
    薛薛见易朗的反应如此剧烈,笑了。
    柔软的舌头扫过冠状沟,卷起敏感的顶部,像婴儿一样轻轻吸啜着。
    “嗯!”
    低吟声是克制的。
    可越是克制,身体感受到的快感似乎就越强烈。
    如装满水的容器,随时都有溃堤的危险。
    “啊……”
    男人呻吟里涌动的情绪鼓舞了薛薛。
    她更加“卖力”的舔弄还在不断胀大的性器,惊人的尺寸在亚洲人里算少见了,虽然知道机率极低,薛薛脑海里还是有瞬间闪过了,如果自己的嘴巴被撑破该怎么办?
    幸好她不是个全然不懂技巧的新手。
    藉由掌心的辅助,在几次顶端险些儿刺进喉道里的时候,薛薛都能及时掐住男人的冲动。
    这样的后果就是,欲求不满的男人像盯着仇人一样盯着她。
    薛薛觉得挺好笑的。
    方才那满脸抗拒的人不知道是谁?
    这般想着,她突然生起恶作剧的心思。
    将被自己的唾液给舔到晶亮的像裹了层透明膜在上面的性器吐出来后,薛薛在易朗不满的低哼中,忽然用两手攥紧男人的两粒卵蛋,接着,咬上那正兴奋吐着白浊的马眼。
    “唔!”
    易朗何曾受过这样的刺激?
    低吼一声,释放不过就是瞬间的事儿。
    薛薛却没料到男人这么禁不起逗,虽然在察觉异状的第一时间就灵敏的闪开,脸颊上和唇角边仍是不免沾到了痕迹。
    点点涂在脸上,像一只小花猫
    在高潮的余韵中不住喘息的易朗,注意力找回来后映入眼帘的第一个画面,就让他才刚接起的理智线再次断裂。
    薛薛直勾勾的盯着他,同时,红色的小舌头从嫩色的唇瓣中探出来,卷走沾在上边的一点精液。
    那是挑衅。
    易朗知道。
    放在往常,他是不可能理会的。
    然而……
    长臂往前抵住床面,男人藉由身形的优势将女人完全笼罩在自己身下。
    薛薛不以为意,有些懒散的目光从那张在屏幕上矜贵非常,如今却显出几分颓丧意味的英俊面孔缓缓往下扫,经过突起而不住颤动的喉结,缀在平坦胸膛上的褐色乳珠,到肌肉成块,线条修长分明的腹部后,驻足在从黝黑毛发丛中探出头来的肉物。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已经恢复生龙活虎的状态。
    “真有精神啊,易朗。”薛薛的声音有点儿哑,搭着她眼尾烟着一点红的脸孔,妩媚极了。“反正都睡过一次了,就再睡一回如何?”
    结果这一回自然是没睡成的。po1捌u.)
    这对薛薛来说是挺难得的经验,不过易朗的经纪人都直接拿着房卡进来了,再暧昧的氛围也不可能继续下去。
    易朗的经纪人叫陈文华,四十来岁的年纪,早年跟着老板在国内一线娱乐公司混得风生水起后出来单干,经手过两个选秀节目,包括易朗上的那一档,后来易朗火遍大江南北后他就专心只带易朗,顺便帮着训练人了。
    按理,这也该是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然而到很久以后薛薛都还清楚记得,对方看见她与易朗“衣衫不整”的倒在床上时,那一阵青一阵红,恨不得当场挖个洞出来把自己和易朗给埋了的精采脸色。
    章世界十、失格的偶像(10)
    幸好,陈文华的专业还是无庸置疑的。
    在给他们五分钟的“整理”时间过后,再次推开门进来的男人,只一眼剐过来,就让薛薛感觉像冽冽寒风打在身上似的,冻得人刺骨。
    如果她是薛知幼,或许真的会被唬住也说不定。
    可惜她不是。
    薛薛的镇定,让陈文华的脸色变了变。
    他的确拥有一双善于看人的眼睛。
    刚开始的时候之所以感到惊讶,也不过因为易朗这十年来表现太好,太让人放心,以至于陈文华完全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还要来处理这种事儿。
    换言之,他安逸太久了。
    在易朗这棵不用精心照顾就自己茁壮到绿荫遮天的摇钱树下,陈文华并没有太多施展手段的空间,久了,自然就生疏了。
    可等他反应过来,立刻就知道该做。
    只是薛薛的态度出乎意料。
    一般会这么冷静,要不蓄谋已久,别有所图,要不背靠大树,无所畏惧,而不论是前者和后者,通常还得有一个共通点──心机深沉。
    这个念头划过的瞬间,陈文华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去。
    “谁派妳来设计易朗的?”
    非常直白的问题。
    薛薛挑了下眉。
    陈文华往前一步,意图用身高优势来压迫薛薛。
    陈文华大约一米七五,而易朗比他又高了十公分左右。
    才刚和易朗对峙过的薛薛,自然对这十公分的高度很敏感。
    她依旧站在原地不动,甚至泰然自若的撩了下头发。
    分明是清秀的脸蛋,在那一刻却生出了几分妖艳的性感。
    不过落在陈文华眼中,就是明晃晃的挑衅了。
    “妳──”
    “华哥。”易朗在陈文朗手指一颤的时候出声了。“你先冷静点吧。”
    易朗的语气十分平淡,平淡到好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那样,没有投入多余的一点情绪,却十分有效的制止了陈文华的冲动。
    他做了个深呼吸后,从衬衫口袋里直接掏出一本支票簿来。
    薛薛瞥了易朗一眼。
    易朗依旧一副扑克脸。
    “妳要多少,开个价吧。”陈文华说着,边拿笔边直接撕下一页。“奉劝妳有点自知之明,如果把这事捅出去了……”
    男人眼睛一眯,威胁意味不言而喻。
    她耸耸肩。
    “我不会说出去的,毕竟……”薛薛突然做出一个羞怯的表情。“我是那么的喜欢易朗啊。”
    此话一出,氛围陡变,安静到了极致,又生出丝丝尴尬来。
    可作为始作俑者,薛薛彷佛一无所觉。
    “支票我不会收,当然如果非要我收下才能让你们安心,我也是不介意的。”她接着扔下一颗震撼弹。“我想和易朗谈个交易。”
    “妳疯了!”
    “我们怎么可能同意那么荒唐的事!”
    “妳到底是谁派来要毁了易朗的?嗯?说话啊!”
    陈文华炮轰似的问话,搭配上媲美黑道讨债时凶神恶煞的模样,威慑力还是足够的。
    不过透过这小段时间的观察,薛薛已经大致摸透了他虽然是易朗的经纪人,然而真正能作主的,还是易朗自己。
    十年功成名就的偶像生涯,也不是白混出来的。
    所以,薛薛对于陈文华的怒吼,不过左耳进右耳出。
    她紧盯着易朗,等待他的回答。
    其实陈文华说的也不全是错的,她的确提出了一个很荒唐,甚至荒唐到可以用疯狂二字来形容的要求。
    可莫名的,她觉得易朗会同意。
    在今天之前,她不敢肯定,可现在……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赌注,就算是薛薛也不免感到紧张。
    被汗水浸湿的布料黏在后背上,十分不舒服。
    可薛薛依旧维持最开始的坐姿,笔挺端正,好像是在与易朗谈一纸大合同,而非桃色交易。
    就在被漠视的陈文华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已经逼近极限,准备拿出手机叫人上来将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丢出去时,出乎意料的,易朗说话了。
    “好。”
    陈文华的动作一下子僵住。
    像是一个哑剧演员,用拉扯五官到极致的表演方式,目瞪口呆的望着易朗。
    薛薛眼睛亮了起来。
    “你同意了?”
    易朗没有回答薛薛,而是直接对陈文华道:“你去拟个合同吧。”
    “……”陈文华花了好几秒才找回说话的能力。“你……易朗……你是不是……你疯了啊──”
    易朗没有说话,而薛薛为了感谢对方的“识相”,决定先投桃报李。
    “有时间在这里怀疑自己的艺人是不是疯了,不如先检查一下房间,看有没有摄像头吧?”
    此话一出,不只陈文华的脸色大变,就连易朗平静的面具都有所松动。
    “以防万一而已,既然有人想要陷害他,那肯定不会只做这一手准备。”薛薛调整了下位置,舒缓肩颈。“所以,我觉得你们还是小心为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