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64)H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64)H

    一开始,薛薛很能理解罗驰的不安。
    虽然事情在计划内也算得到了圆满的解决,可计划赶不上变化,薛薛努力做到尽善尽美,却不敢说万无一失。
    好比被注射肌肉松弛剂和策反阿陈这件事便是个意外。
    还有龙傲的决定,他们也只有八成的把握。
    哪个环节出了错,都可能导致无法挽回的结果。
    可人生有时候就是需要赌一把的勇气。
    薛薛明白这个道理,罗驰亦然,然而人都是感情动物,知道和做到常常是两回事。
    所以对于罗驰的不安,薛薛十分宽容。
    在白天时他竭力压抑的情绪,在夜晚经常透过梦境宣泄出来,每到那时候,薛薛就会温柔的抱住他,吻他,哄着他。
    然后,用性爱来抚平一切。
    “没事的,罗驰。”女人微哑的嗓音像从天空降下的一条藤枝,足以提供坠入深渊的罗驰一条生路。“不要怕,睁开眼睛来,都过去了。”
    睁开眼来的罗驰,目光迷茫,柔软的发丝服贴在额上,遮住那对斜斜画向上直入鬓角的锋利眉毛。
    这样的罗驰看起来年轻许多,甚至带着一丝平常少有的稚气。
    薛薛心念一动,亲上男人的眼皮褶皱。
    这像是一个信号。
    猛地,罗驰翻身将薛薛压在身下。
    本来迷茫的眼神此时被兽类的野性给取代,彷佛一把刚开锋的利刃,泛着冷光,锐气十足。
    接着,他低下头,吻住薛薛。
    或者,用啃咬来形容会更合适。
    “嗯……”
    红唇与檀口被大舌肆意玩弄,晶莹的唾液沿着唇角涎下,又被舔舐干净。
    睡衣被粗暴地拉开,在夜灯下镀上一片柔和光泽的白嫩肌肤成为罗驰的画布,一个又一个红紫色的记号被啜出来印在上头,像漫山遍野盛开的野花。
    前戏并未持续太久,猴急的男人像迫切要证明什么似的,胡乱在刚泌出汁水的小穴外抹了两下便掏出性器,一举闯入。
    “唔!”
    薛薛绷紧脚尖。
    往常都能得到充分润滑的甬道此时显得干涩许多,摩擦过程中带来的除了快意还有痛意,让薛薛忍不住低哼出声。
    罗驰的动作停顿片刻。
    他低头,如鸟衔住果实那般衔住乳尖,接着手伸下去,拨弄花瓣,捻住阴蒂,藉由刺激敏感带,让薛薛能更好的投入性事中。
    即使在意识模糊不清,态度焦躁的现在,他依然记得考虑到自己的身体,而不是一味顾着宣泄情绪和性欲,单是这一点,就让薛薛觉得整个身体暖烘烘的。
    水流渐渐充沛起来。
    主动揽上对方脖子,薛薛给他开了绿灯。
    “可以了,阿驰。”她学着罗驰方才的动作,用牙齿轻轻磨着对方的耳垂。“干我。”
    没有男人忍得了这句话。
    如乌云骤然压下,黑沉沉的眸子中猛地迸发出炫目的亮光,下一秒,双手探出,抓住一对纤细的脚踝往两边用力一扯,罗驰再无顾忌的,大开大合的操弄起来。
    “好深……嗯……”
    十指插进男人粗硬的发丝里,薛薛觉得连呼吸都变得湿湿黏黏的。
    “阿驰的肉棒好大呀……呜……干进来了……嗯啊……”
    媚肉被撑开到极致。
    穴嘴圆嘟嘟的,流出来的春水在罗驰的大力挞伐下被捣成细细密密的白沫,覆在娇嫩的秘密花园上。
    “阿驰……嗯啊……”
    薄汗从男人饱满的额头上一点一点泌出。
    他的头发已经湿了。
    顺着刀刻般流畅优美的线条,滑过高挺的鼻梁,直接滴到了薛薛的身上。
    水乳交融,大概也不过如此了。
    随着夜幕越深,房间里的氛围越旖旎。
    “呜……不行了……嗯……好胀……”在男人孜孜不倦的,如一台永动机般重复抽插的动作中,薛薛很快攀上了高潮。“要到了……呀啊──”
    彷佛烟火炸裂,炫丽的白光模糊了视线。
    薛薛大口大口喘着气儿,在男人将她身体转过去,换了个姿势继续原始的律动后,她无力的嘤咛一声,浑身软绵绵的倒在床上。
    对罗驰来说,这不过是个开始。
    对薛薛而言,夜色漫长的好像没有尽头。
    连续一个礼拜下来,薛薛大呼吃不消。
    “你真的不是机器人吗?”
    话题跳得太快,饶是罗驰也跟不上。
    他面露不解。
    “什么?”
    “还是你的肾是机器做的?”
    “……”反应过来的罗驰哭笑不得。“妳的脑回路怎么长的?”
    薛薛瞋他一眼,哼了声没再说话。
    罗驰也知道自己这几天真的有点儿过了,好声好气的哄道:“对不起,我……现在好多了。”
    闻言,薛薛仔细盯着他。
    po18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