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58-59)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58-59)

    杨柳儿被带了出来。
    大概是经过充足的休息,她的气色明显好了很多。
    “妳看起来状态还不错。”薛薛道,要笑不笑的半勾着唇角。“奇怪了,他们没给妳打肌肉松弛剂吗?这么放心?”
    目光一闪,杨柳儿敛下长长的睫毛。
    “他们,可能他们觉得我比较没有威胁吧。”声音细细,却不若最初那样颤抖。“毕竟我和薛姐妳不一样,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哦?”
    看来冷静下来了呢。
    见杨柳儿依旧热衷于扮演一朵白莲花,薛薛也没了跟她交谈的兴致。
    “我是阿陈。”
    听见对方自报名号,罗驰眉头一皱。
    “还有两小时。”
    “什么?”
    “你还有一小时可以到这里。”末了,出乎意料年轻的男声压低嗓音道:“记住,不要想轻举妄动,否则你会后悔的。”
    话落,不给罗驰反应的机会,径自把电话给挂了。
    罗驰看着近在咫尺的目的地,眼中划过一丝疑惑。
    “阿陈,你这样不行啊。”男人用力拍了下他的后背。“虽然你说话一贯这样娘里娘气的,可这是要威胁别人啊,哈哈哈哈哈。”
    众人哄堂大笑。
    “没办法,经验不足呀。”
    阿陈挠了挠头发,面露尴尬,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于是众人又再一阵哄堂大笑。
    其中只有老吴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不过你为什么要说还有一个小时啊?”
    “哦,罗驰说了,他的车轮胎有点状况,所以要多花点时间。”
    “哈哈,这么衰的吗?到时候不会爆胎吧!”问话的人想了想,突然用力一拍大腿。“不过这路可真不好走,我上回过来轮胎也被刺了个洞。”
    闻言,坐在他旁边的矮胖男子嘲笑道:“那是你技术不好吧,我咋就没遇过什么问题呢。”
    “说啥鬼话,你没遇过那是你运气好,不是技术好!”
    见话题顺利被带过,阿陈松了口气,抹了把额头的汗后,借口要到外面抽烟先溜了。
    没一会儿,老吴也跟着走出来。
    他掏出烟盒,阿陈走近要替他点烟,老吴只是摆摆手。
    “不用了,我最近在戒烟。”嘴里叼着没有点燃的香烟,他的语速慢悠悠的。“就做做样子过个瘾。”
    闻言,阿陈笑道:“怎么突然想戒了?”
    老吴的烟瘾可是出了名的重。
    “没办法,媳妇怀孕了,她说抽烟会伤害孩子,让我要抽就别回家了。”
    “啊……”阿陈一愣,继而惊喜的抱住老吴。“恭喜啊!老吴!你和你媳妇可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老吴和媳妇都三十多岁,结婚十来年了。
    两人是从同一村子里出来的,起因是老吴的媳妇迟迟没有怀胎,引起他家中长辈不满,甚至琢磨要给儿子娶个小的好传宗接代,后来老吴媳妇闹自杀,老吴自觉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将那些年挣得的所有钱财留给两老后便带着媳妇摸黑离开,两人辗转于各个小县城间讨生活,最后在岩城定居下来。
    虽然夫妻恩爱,可没有孩子始终是个遗憾。
    眼下听到这个好消息,阿陈发自内心替老吴感到喜悦。
    老吴点了点头。
    “谢了。”顿了两秒后,他又道:“你答应薛曼青了?”
    阿陈愣了下。
    “我有看到你后来又回去找她。”
    因为这句话,阿陈将到嘴边的借口吞下。
    “对不起,老吴,我……”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老吴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像我有家累,人还年轻,想改变不是什么坏事,如果我像你这般年纪,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阿陈怔怔的看着他。
    “其实我有预感,这次的计划要糟。”
    没想到他会这么说,阿陈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过老吴本来就没想要他回答,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可惜那些大人物在斗法,没有我们这些小虾米选择的余地,你敢赌也许还有机会,我嘛……”他苦笑。“已经赌不起了。”
    老吴脸上的表情太过复杂,复杂到阿陈既觉得动容,又觉得所有言语都是多余的。
    生活就是如此现实。
    所以在还能选择的时候就该用心的选择,而不是任凭年岁流逝再来怨叹。
    花无百日红,人无再少年。
    “这事我会替你守着。”即将出世的孩子让老吴没有伤春悲秋的心情,而是当机立断道:“不过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59)
    何全等的很不耐烦。
    不知为何心头沉甸甸的,很不对劲。
    按理计划到现在都十分顺利,他不应该有这样的感觉才是。
    “拿烟来。”
    他朝跟在一旁的小弟说。
    “是!”
    何全是个老烟枪了,普通的烟抽不惯儿,就爱国外的特定品牌,烟草尝起来的滋味又苦又涩,曾有人形容像拿铁锤在敲喉咙似的,偏偏让何全爱不释手。
    可今天,他的宝贝儿也没能缓解这股突如其来的烦躁。
    平常何全看着老谋深算的一个人,总是游刃有余的样子,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藏在这份悠哉下的是如何缜密而阴险的算计。
    就像平常在龙傲面前伏低做小时,他想的和说的,通常是南辕北辙。
    吐出一口漂亮的烟圈,何全问:“龙傲那里有动静吗?”
    跟在何全身边的副手迎上来,恭谨的答道:“一切如常。”
    “唔。”
    副手知道何全话还没说完,并不敢退下。
    他以为何全是要交代自己一些事儿去办,没想到十秒、二十秒、三十秒过去了,男人竟只道出一句平常绝对不会说出口的话、
    “我心下难安。”
    副手眉心一跳,头垂得更低了。
    “你跟我几年了?”
    “十年。”
    “十年了啊……我扶持龙傲上位,原来已经过那么久了。”
    副手恨不得将自己的耳朵关上,可也不知道何全今天是怎么了,忽然就有倾诉的欲望。
    知道的越多死越快,这个道理放别人身上准不准他不知道,可放在自己身上那肯定是成立的。
    因为何全从来不是个多话的人,而是个多疑的人。
    最可怕的是,这个多疑的人野心勃勃。
    所以他总怕别人知道自己的想法,又担心背地里的所作所为哪天被人捅了出去,到时候费尽心机一场空,那或许比杀了何全还难受。
    因此,他身边的人都是定期清理的。
    而副手之所以能跟在何全身边十年,不是因为多得何全信任,只是他知道的最少,而那些知道的比他多的人……坟头怕是都长满野草了。
    想到这里,身材高大的男人打了个冷颤。
    何全注意到了。
    “抖什么?”
    “……”
    他冷笑一声。
    因为这一声笑,周围的人全屏住了呼吸。
    “我随龙则明打下龙帮的江山,替他挨过刀挡过子弹,龙则明在时我屈居第二,龙则明走了,我要回这龙帮有何不可?”何全说着,站了起来。“罗驰呢?”
    负责这桩绑架案的刀疤男腿一软,颤巍巍道:“那个,刚才通电话的时候,他说,说车子好像爆胎了,还得要……嘶!”
    何全走到他面前,拿着烟蒂直接烫上男人的衬衫。
    剎那间,冷汗自他额上流了下来。
    “爆胎?好一个爆胎,好一个时机刚好的爆胎!”何全吼完,面容阴鸷,神色扭曲。“这种事时间越拖越对我们不利你们会不知道?一群饭桶!现在!立刻!让他给我来到这里!否则就让他等着给薛曼青收尸吧!”
    吼完,何全眼风一剐。
    “还不快去?”
    “是!”
    “罗驰,你再不来,薛曼青和杨柳儿的命你也别想要了。”
    “我不管你现在是爆胎还是怎么的,再给你最后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内没见到人,你也不用过来了。”
    话落,对方直接将电话挂了,连给罗驰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一开始那个男人的声音,罗驰听得出来。
    再联想到刚才那通先说自己还有两小时又改口一小时现在则剩十五分钟不到的电话……
    或许是对方口误,然而罗驰内心已经隐隐有了另一个答案。
    不过眼下他没有再拖延时间的机会,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这么想着,罗驰当机立断将车子停在距离目的地大约十分钟步行距离的地方后,下车。
    “杨柳儿。”
    薛薛忽然喊她,让杨柳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妳现在还是觉得自己没有错吗?”
    “……什么?”
    又来了。
    杨柳儿咬住下唇,敛下唇瓣,避开薛薛的目光。
    她最受不了对方那彷佛看透一切的眼神,会让她觉得自己像个……愚蠢又可笑的跳梁小丑。
    都已经落到这样的地步,可身边的女人却没有丝毫慌张,反观自己明明才是设局的人,却有种每一步都被对方洞悉的感觉。
    曾经的薛曼青让她感到厌恶,而现在的薛曼青却让她感到害怕。
    甚至……恐惧。
    po18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