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56-57)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56-57)

    赤焰和罗驰也算认识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表情。
    一片黑沉沉的墨色,像冰冻的表面,拼命压抑住内里的暗潮汹涌,尽管如此,那满布血丝的眼白依然泄漏出他内心的焦躁不安。
    与蓝鹄对视一眼,他们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样的担忧。
    虽然能理解,却没有人能完全感同身受。
    窗外的天色已经渐渐暗下,远方的晚霞如渗出了橙红色的血一般,将地平线染上瑰丽到妖异的颜色。
    除了继续等待,别无他法。
    就在一片让人感到窒息的死寂中,铃声响起了。
    赤焰和蓝鹄几乎是在同一瞬间转头望向罗驰。
    他缓缓举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肌肉松弛剂的作用开始产生后,感觉很不好受。
    身体彷佛提线木偶般不再是自己的。
    不过薛薛知道,再难受也难受不了多久了。
    当眼前的黑布被扯下,她看到了张第一次亲眼见到,却在薛曼青的记忆中留下深刻印象的脸。
    是何全。
    再普通不过的相貌,长着象征老去的皱纹与晒斑,却有一双过于深沉的眼睛,眼型狭长,眼珠似点墨般,又小又圆。
    在两人视线对上的瞬间,他挑了下眉。
    “居然一点都不惊讶吗?”
    低哑的嗓音,出乎意料的磁性。
    闻言,薛薛笑了。
    “有时么好惊讶的吗?”
    她反问。
    何全见她态度自然,摸了摸下巴。
    “妳认识我?”
    “怎么可能不认识呢?”薛薛背靠在柱子上,浑身绵软无力却未在气势上落了下乘。“何全嘛,人人都知道,是龙帮帮主龙傲身边养着的……一条忠犬啊。”
    就在薛薛话落下的同时,男人的五指已经锁上她的脖子,同时狠狠一束──
    剎那间涌上的窒息感,让缺氧的大脑感到了极度的痛苦。
    像是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割破感官,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支离破碎。
    薛薛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而何全就是那个主宰者。
    她也清楚自己不应该冲动,而是该和男人虚以尾蛇,甚至漠视对方都好过直接出言讽刺。
    然而……
    胸膛中充斥的愤怒无处宣泄,不断冲击着薛薛岌岌可危的自制力,她忽然庆幸刚才男人给自己打了针肌肉松弛剂,不然她也无法保证自己会不会直接冲上去和何全争个鱼死网破。
    许是她眼中的恨意太浓烈,何全一怔,手中的力度不自觉的就松懈了。
    “咳、咳咳──咳!”
    薛薛咳的用力,像是要把五脏六腑都给吐出来似的。
    何全显然没料到她的反应如此剧烈,不过这一咳也把他跑远的理智给重新咳了回来。
    猛地一推薛薛,后背与后脑杓同时撞到坚硬的表面,疼的薛薛眼冒金星。
    不过这对她来说不是坏事。
    在剧痛中,薛薛如此安慰自己。
    至少,那股撕裂感渐渐被弭平。
    而这些,何全不知道。
    他只是瞇起自己的小眼睛,如毒蛇般阴冷的目光从下至上仔细的扫过薛薛全身,不似方才男人的猥亵,却更让人反胃。
    像被某种爬虫类卷过般,有种黏腻的感觉。
    “薛曼青。”何全冷笑一声:“妳现在也就只能逞逞口舌之快了。”
    说着,他伸出手扳住薛薛的下巴并将之抬起。
    如魁儡般任人操控的感觉并不好受。
    “妳说……如果我一会儿让罗驰只能在妳和杨柳儿中选一个人活下去,他会选谁呢?”何全的声音带着明晃晃的恶意。“如果他选了杨柳儿……啧啧啧。”
    话没说清楚,反而更让人浮想联翩。”
    薛薛能感觉到刚平复下来的情绪又有卷土重来的趋势,别无他法下,她只能选择闭上眼。
    这一眼,何全视为闪躲。
    “真可怜啊薛曼青。”
    “妳注定是被放弃的那一个人。”
    “明明罗驰就是妳的爱人,可他现在什么也记不得……哦不,听说他想起来了是吗?可就算他想起来了,妳依然只会被他舍弃的。”
    何全故意将每个字都慢慢的咬清楚了才说出来。
    薛薛知道不应该受到这些废话的影响,然而许是上辈子的经历太刻骨铭心,已经牢牢的烙印在这具身体上,就算薛薛努力保持清醒,也很难完全冷静。
    一字一句,都跟针扎在软肉上似的。
    何全注意到薛薛的颤抖。
    虽然在肌肉松弛剂的作用下,这个反应不甚明显,然而何全看的清楚。
    于是,他乐呵呵的笑了声。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57)
    “薛曼青,不要怨我。”
    “要怨就怨龙帮,组织下的命令,我可不敢不听。”
    留下这两句话后,何全就离开了。
    大概是因为见薛薛浑身乏力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何全把所有人都叫到了外头,只留最年轻的阿陈守着。
    薛薛也不管他,径自闭目养神。
    “妳会说话算话吧,薛曼青?”
    薛薛张开双眼,就见阿陈一面盯着门口,一面说话:“我其实有点后悔就这样答应妳了,不过也许妳说的没错,人生就该好好拚搏一次。”
    说着,他转头看着薛薛。
    “我不想当弃子,如果……”
    “如果你觉得自己会成为弃子,那我也帮不了你了。”薛薛将话接过。
    闻言,阿陈瞇起双眼,直直盯着她,像是在判断这句话的真假。
    好半晌后,他笑了。
    “我不会成为弃子的,薛曼青。”
    薛薛低低笑了声。
    “那我拭目以待。”
    “老大,差不多可以让他们行动了吧?”
    罗驰瞥了眼手表。
    “嗯。”
    “罗驰。”“我是。”
    “你是一个人来的吗?”“不是你让我一个人来的吗?”
    “呵,别想给我打迷糊仗,如果你一个人来,你还能救一个人,如果你带了人来,那就两个人都救不了!”“哦?可我想要第三个选项。”
    “什么?”“我两个人都要救。”po18u.)
    “两个人都要救?哈哈哈!罗驰,你是失忆后脑子不好使了吗?天地下有这么便宜的事?”
    尖锐刺耳的笑声回荡在耳边,罗驰却连眉头也没皱一下。
    “怎么不可以?”他淡定的反问。
    大概是这过于平静的态度惹恼了电话另一端的男人,他又是一阵大笑出声,可更像是恼羞成怒后的反应。
    “罗驰,你搞清楚,现在可不是你可以和我谈条件的时候。”男人压低声音,阴森森道:“主动权是在我手上,而不是在你手上!”
    罗驰静默两秒。
    大概是见他被威慑住,男人的过于嘶哑的声音总算透出了点笑意。
    “我要你准备的东西你准备了吗?”
    “嗯。”
    “记住,一个人,别想着和我耍花样,否则……你会后悔的。”
    留下一句要挟,男人把电话挂断。
    罗驰是想听听薛薛的声音,不然总觉得心神不宁,然而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因为若真听到了薛薛的声音,他不见得还能保持冷静。
    人似乎经常后知后觉的才意识到什么是自己不可或缺的。
    幸好他醒悟的不算太晚。
    从事情发生以来,罗驰总觉得侥幸,好像他曾经因此而错过什么,又失去什么。
    不是现在,而是在更久更久,像梦一样的从前。
    那种失控的感觉,令他一度呼吸困难。
    “老大,你还好吗?”蓝鹄拿了一瓶冰矿泉水给罗驰。“过去就都是碎石路面了,我联络阿胜试过,确定讯号打不进来。”
    “嗯,龙傲那里……”
    “已经派人过去了,据说领头的是云虎。”
    “云虎?”和对方交手过的赤焰显得惊讶。“龙傲居然会让云虎去收拾啊,看来真是被何全气极了。”
    “那是,毕竟龙傲一直与何全用叔侄相称,且在龙傲上位的过程中,何全也着实出了不少力。”蓝鹄摸着下巴。“当然这都是表现给外面的人看的,事实到底如何,只有当事人说得准。”
    话落,他转头看罗驰。
    “老大,你要直接过去了吗?”
    罗驰点头。
    “成。”将钥匙交给他,蓝鹄认真道:“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把事情办的漂亮。”
    “就是就是,老大你放心过去吧,我们肯定能把那老狐狸的党羽一网打尽!”还有赤焰也挤了过来。“加油啊!”
    说着,他用力捶了下罗驰的肩膀:“要把嫂子成功带回来嘿。”
    闻言,蓝鹄睨了他一眼。
    “唷,现在会叫嫂子了?”“不然呢,老大的老婆不叫嫂子要叫什么?”
    “之前我明明记得……”“之前是之前,反正我还是不喜欢薛曼青,可架不住老大喜欢啊,虽然她最近感觉有正常一点……啊嘶!你干嘛学青竹打我啊?”
    罗驰安静的看着他们“斗嘴”。
    “谢谢。”
    一句话,让两人同时停下动作,转头看他。
    “说谢谢太见外了。”蓝鹄道。
    “就是啊。”赤焰附和。“老大,只要你心里还有虎帮还有兄弟,不论之前发生了什么,你永远都是我心中唯一的老大。”
    这话说来煽情,赤焰自己都不忍直视的别开眼去。
    倒是罗驰,听他们这样说,终于露出从薛薛出事以来第一个真心的笑容。
    接下来是一场硬仗,可罗驰忽然生出巨大的信心,他知道有这些人的支持,自己就不会失败。
    一如既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