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ρō①8Ц.cōм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54-

ρō①8Ц.cōм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54-

    罗驰慢了一拍才回应。
    这很正常。
    应该没有人接到绑架电话还能冷静地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妳说什么?绑架?怎么回事?柳……”
    “杨柳儿在我们手上。”刀疤男接过手机,同时示意同伴将杨柳儿的嘴巴捂紧了。“不仅如此,连你女朋友也在哦。”
    “……什么?”
    “别怀疑,就是你女朋友,虎帮的帮主,薛曼青。”听到罗驰猛地拔高的音调,男人恶劣的嗤笑了声。“哦不对,现在你已经回来了,她也不是帮主了,我想想该怎么称呼才好……帮主的女人?”
    一个眼神扫过去,所有人立刻配合的大声哄笑起来。
    短暂的片刻过去后,罗驰感觉已经冷静下来,尽管如此,还是能从他起伏的声线听出焦虑不安。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杨柳儿和薛薛?”罗驰连珠炮似的丢出问题。“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这不是你该管的。”男人的声音冷硬。“你只要记得,一个人过来我指定的地点就好,若你意图带人……嘿……”
    一声枪响落下。
    杨柳儿的身体都僵硬了。
    薛薛虽然不至于害怕,可或许是受到薛曼青记忆的影响,整个人也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好,地点在哪?”
    “我会发到你手机,不要轻举妄动。”
    男人说着,就想摁断通话。
    “等等!先让我跟薛薛说话,我得先确认她人没事,否则……”
    “呵,现在你可没有选择的余地。”
    话虽然这样说,男人还是把手机递到薛薛耳边,粗声粗气道:“妳男朋友要听妳的声音,打个招呼吧。”
    “阿驰……”
    她的声音抖的不成调。
    罗驰一愣,心脏立刻提到了嗓子眼。
    “薛薛?”
    “我……没事……”发现自己无法弭平本能的恐惧后,薛薛决定长话短说。“你不用担心。”
    接着她闭紧双唇,不再说话。
    男人瞥了她一眼,哼了声后又将手机放回耳边。
    “听到了吧?你女人感觉很害怕啊,还是赶紧过来吧,如果晚一点了……嘿嘿,我也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事哦。”
    话落,不再给罗驰开口的机会,男人径自把电话给挂断了。
    罗驰捏紧手机。
    他的脸色很不好,从后视镜观察到这点的赤焰有点担心。
    “老大,你还好吧?”
    罗驰没有回答,只是问蓝鹄道:“人都安排好了吗?”
    蓝鹄给了肯定的答案。
    “没有被发现吧?”
    “没有,我们的人都是按着之前探勘过的路线埋伏的,除非有内鬼……”蓝鹄顿了顿。“还有,就看龙傲那边如何行事了。”
    闻言,罗驰点点头。
    他将手机再次拿起,拨通龙傲的电话。
    时间过得非常缓慢。
    在黑暗的环境中,人很难长时间保持警惕,至少薛薛有几次都感到昏昏欲睡,险些晕过去了。
    她想这可能也和自己没有吃饭有关。
    彷佛是探知她的想法,有脚步声在耳边响起,越来越近。
    “喂!”男人不客气的踢了她一脚。“吃东西了!”
    接着,薛薛感觉到有东西落在自己身上。
    应该是面包一类的食物跟矿泉水。
    还挺周道。
    薛薛苦中作乐的想。
    由于动作迟缓,不耐烦的男人甚至还用脚尖辗了下她的小腿。
    剎那间,女人身上迸发出强烈杀气。
    男人愣住,豆大的眼睛瞇起。
    “装死?”
    “不是。”转了转硬梆梆的肩膀,薛薛懒洋洋道:“我手腕还被绑着,要怎么吃?”
    闻言,男人的目光牢牢锁住她,想叫薛薛像狗一样趴着吃,可想到何全的交代,只好按捺下心中的不以为然。
    “呵,屁事真多。”
    掏出准备好的针筒,他给薛薛打了一针。
    出乎意料的一步,让她浑身因此紧绷。
    “怕啥?不是毒。”男人不怀好意的低声道。“只是肌肉松弛剂,妳的身手让人不得不警戒啊……五分钟后就会发生作用,奉劝妳最好把握时间,吃不完可就没有了。”
    薛薛不适的皱起眉头。
    首先是男人的话不知有几分可信度,再是对方靠得太近了,近到让薛薛有种被毒蛇盯着的感觉。
    湿黏的气息打在皮肤上,泛起鸡皮疙瘩。
    薛曼青是个标志的美人。po18u.)
    更是在道上出了名的暗夜玫瑰。
    见她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保持良好的体态,男人的眼中有一丝垂涎之色闪过。
    如果……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55)
    薛薛已经做好准备。
    五分钟的时间,对她来说已经是绰绰有余。
    虽然眼睛依然被蒙着,可她的注意力并未因此涣散反而更集中,乍看下狼吞虎咽的进食,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周遭的动静。
    自然也能感觉到,男人的蠢蠢欲动。
    恶心是第一时间出现的念头,伴随作呕的生理反应,然而她知道,自己不能轻举妄动。
    可如果男人真的伸出咸猪手来,或有更肮脏的念头付诸行动,那薛薛也不会客气。
    随着对方的手越来越接近薛薛裸露在外的皮肤,表面的风平浪静随时都有被撕开的危险。
    “叮──”尖锐的铃声划破空气。
    男人的手指停在半空中,脸上出现一丝懊恼。
    “叮叮叮──”
    第二道铃声同时响起,这是何全的电话,依附对方过活的男人没胆子违抗。
    “操!”
    啐了声,他认分的收起不该有的想法,乖乖走到外头接电话,同时不忘喊在外面吃饭的同伴过来看住薛薛。
    可惜了。
    薛薛想着,把最后一角面包咀嚼完,摸索着宝特瓶的位置,拧开瓶盖,咕噜咕噜的灌水。
    老吴和阿陈两人交接完走近薛薛刚好就看到这副画面。
    他们彼此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见了惊惧。
    黑布好端端的在女人脸上,按他们挑选的材质,理论上是连光也感知不到的。
    然而薛薛一连串的动作流畅又利落,像是没有看不到的困扰。
    “换人了?”薛薛问。
    老吴和阿陈没有回答,只是一左一右在薛薛两边坐下。
    “杨柳儿呢?我没听到声音,她被你们带到哪里去了?”没有得到响应的薛薛不气馁,接着问。
    “烦不烦啊?”在老吴的示意下,阿陈不耐烦道:“管好妳自己就行了,自己都管不好了还管其他人做什么?”
    杨柳儿自然是被特殊照顾了。
    女人身娇体弱,这一番折腾下来就算心知肚明一切都在计划中仍旧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早就受不住了。
    何全特地交代过,杨柳儿身上的毛发一根都不能少,所以在她喊累后,何全的手下就来把人带到小房间里休息去了,也因为这样,他们才要将薛薛的眼睛蒙住。
    不然肯定立刻被揭穿。
    “唔……”听阿陈这么说,薛薛心有戚戚的点头。“那倒也是。”
    声音非常平静自然,好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
    老吴经验丰富,觉得有点儿不对劲,狐疑地盯着薛薛。
    “看我干嘛?”红唇张合间,低哑的笑声泄出。“别想太多,你们这布材质选得挺好,我的确看不见。”
    闻言,老吴和阿陈背后流下的冷汗还没干呢,就听得薛薛接着道:“你们不是龙帮的人吧?”
    从头到尾,他们都没有说过自己是为什么要绑架薛薛。
    故弄玄虚的理由,自然是要让薛薛认为这一切都是龙帮主导的阴谋。
    然而比起应该出现的正确答案,出乎意料的否定,反而让两人错失掉在第一时间寻找借口的机会。
    “让我想想……应该……”拖长拍的音调像是悬在脖子上要掉不掉的断头刀。“是何全派你们来的吧?”
    龙傲没想到,事实的结果会如此让人失望。
    何全拨出去的电话,让他知道了结果。
    就算另有隐情,也无法手软的结果。
    “啪!”
    他狠狠将手机摔到了墙上。
    “少主。”见龙傲脸色难看,身边的云虎立刻跪下。“是否该直接解决何全……”
    “不。”在最初的震怒过去后,翻脸如翻书的男人脸上已经找不出多余的情绪。“联络罗驰,就说我同意他的条件了。”
    “老大,我们是不是该直接带人冲进去算了?”赤焰心浮气躁。“时间再拖下去会更不利吧?”
    “真难得。”蓝鹄瞥了他一眼。“我还以为你不想救薛曼青呢。”
    闻言,赤焰噎了下。
    “拜托,现在是说风凉话的时候吗?”他学青竹的样子瞪了蓝鹄一眼后,忧心忡忡地望向从头到尾不发一语的罗驰。“老大?”
    罗驰闭上眼睛。
    他捏着手机的力道之大,让裸露在外的精壮小臂上头浮出了根根青筋。
    “再等等。”
    “老大!何全那里已经行动了,就算我们部署了人,如果动作太慢……”
    “不会太慢。”这几个字,罗驰是从齿缝间硬挤出来的。“绝对不会太慢的。”
    话落,罗驰猛地睁开眼。
    看清他的模样后,赤焰原本想说的话突然间就消弭掉了。
    散在空气中,无声无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