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52-53)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52-53)

    是杨柳儿在叫她。
    薛薛瞇着眼睛,花了点时间才确认杨柳儿在哪里。
    “妳……”看着薛薛脸色如常,杨柳儿忍不住问:“妳一点都不紧张吗?”
    闻言,薛薛低笑一声。
    “紧张?”她反问杨柳儿。“那妳呢?妳紧张吗?”
    杨柳儿一噎。
    “我当然紧张啊!”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话太大声,她沉默了下才压低声音道:“我们现在是被绑架了吧,该怎么办呢?”
    薛薛没有回答。
    “喂!我在问妳话啊!”
    被堂而皇之忽略的杨柳儿不开心了。
    薛薛睨了她一眼。
    “妳好吵。”
    杨柳儿猛地瞪大眼睛。
    “而且好奇怪。”
    硬生生煞住差点儿脱口而出的质问,杨柳儿的身体僵了片刻。
    “妳以前遇到我总是爱理不理的,态度恶劣。”耳根子总算落了个清净的薛薛决定再添把柴火。“就像妳说的,我们现在是被绑架了,妳怎么还有那个心情和我说话?”
    本来还打算争辩的杨柳儿听薛薛精准的指出问题所在,顿时蔫了。
    最后只能干巴巴的道了句:“因为我紧张嘛。”
    她说,薛薛“唔”了声,也不知道是信没信。
    不过接下来一段路,杨柳儿总算安静下来,将身体缩成一团窝在角落,看都不看薛薛。
    薛薛也乐得她离远一点。
    对于为了一己自私就和别人合谋干出绑架这种事儿来的人,她实在不想有太多交集。
    幸好,很快就能了结了。
    等这件事落幕后,杨柳儿和她和罗驰将分道扬镳,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各自过各自的人生。
    想到这里,薛薛就觉得心情愉快。
    “讯号还在吗?”
    “目前没问题。”蓝鹄盯着显示屏幕上的红点。“他们往岩门山去了,那里的山背我记得有一片老工业区,本来要开发的,后来地目变更的时候牵扯出来不少问题就耽搁了,前地主受不了资金周转的压力在前两年脱手,买的人就是龙帮。”
    “嗯。”罗驰睁开眼睛。“而且我没记错的话,管理人就是何全吧?”
    “是的,龙傲将地皮吃下来后便将这块交给何全负责,据说是准备用来当走私货的存放地。”
    “唔……”
    就在两人交谈的片刻,本来正常移动的红点突然一闪一闪,似是随时要消失的样子。
    “老大?”
    “没事,把网络关了吧,那里没有讯号是正常的,至少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目的地。”罗驰面无表情道:“就按照原定计划进行吧。”
    碎石路面颠簸。
    还未消化完的食物在肚子里翻滚。
    杨柳儿发出令薛薛备感烦躁的作呕声。
    “杨柳儿。”
    “……嗯。”
    “妳能不能安静点啊,一直咕噜咕噜的,好吵。”
    “……”虽然光线昏暗,仍可见杨柳儿因为薛薛的话红了脸。“我又不是故意的。”
    她小声嚷嚷。
    薛薛忍了忍,才没将“妳又不是不知道会被绑架怎么就不稍微节制下少吃一点”这句质疑问出来。
    时间显得格外漫长。
    杨柳儿大概是快憋不住了,为了转移注意力,又开始找薛薛“聊天”。
    “妳真的很奇怪。”
    “……什么?”
    “妳和一开始很不一样。”得到响应的杨柳儿打起精神,滔滔不绝。“从妳找来我们村子的时候我就有种很强烈的预感,这个女人是来和我抢男人的。”
    “……”
    “虽然妳可能会说罗驰哥哥不是我男人,可是我觉得,只要妳不找来,我们在杨家村继续待着待着,他迟早会喜欢上我,就算没有喜欢上我,到最后也会娶我。”
    杨柳儿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因为……那是他唯一可以照顾我的方式了,只要我再坚持久一点。”
    “如果妳没有找来的话……”说着,杨柳儿情绪突然爆发。“妳为什么要找来呢?为什么不好好在岩城当妳的帮主就好?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和罗驰哥哥就这样在杨家村过一辈子!”
    她愤怒的睁大眼睛,盯着薛薛,杏眸里满是控诉,好像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虽然不合时宜,可薛薛还是忍不住笑了。
    那一声清脆的,带着明晃晃嘲讽的轻呵,让杨柳儿胀红了脸。
    “妳笑什么!”她怒道:“有什么好笑的?”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53)
    薛薛却没受到影响,只是反问她:“难道不好笑吗?”
    因为女人过于淡定的态度,反而让杨柳儿呆住了。
    本来薛薛是不想和杨柳儿做这种无谓的口舌之争,不过对方既然执迷不悟,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世界上有一种人,千错万错都是别人的错,永远把自己定位在受害者的角色,好让所有不合理的言行都变成合理的。”
    薛薛忽然俯身,靠近她。
    “我说的就是妳,杨柳儿。”
    闻言,女人大张的瞳孔迅速收缩了下。
    她嗫嚅着想要反驳,薛薛却不给她这个机会。
    “妳觉得自己很无辜?可妳有没有想过,薛曼青更无辜?”
    “男朋友失踪了,她被迫扛起本来不应该由自己肩负的责任,好不容易找到人,结果失忆了,身边还莫名其妙多出个恩人的女儿,想想看如果换成是妳要面对这样的情况,又会是什么心情?”
    杨柳儿哑口无言,因为这正是她一直避免去想的。
    “可是、可是是我救了……”
    “打住。”薛薛与杨柳儿对视。“救罗驰的是杨万水,而不是妳。”
    “再说,在能力范围内救人应该是出于良心的行为,难道都要索求回报吗?”
    薛薛说的话,杨柳儿无力反驳。
    她只是不断摇头。
    “不、不是这样的……”
    “那是哪样?杨柳儿,罗驰是个人,活生生的人,他有那个权力决定自己的人生和想过的生活,至于报恩归报恩,那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就像薛曼青一样。”
    “她是罗驰正牌的、名正言顺的女朋友,可当失忆的罗驰找不回曾经爱她的感觉,薛曼青也没有强迫罗驰一定要接受她,这才叫爱。”
    “而妳所谓的爱罗驰,不过是将自己的欲望包装成好听的名字,为的是满足自己,而非平等、对等的感情。”
    “说到底……”薛薛嗤了声。“杨柳儿,妳只是个自私自利的女人而已。”
    “不!”
    她尖叫出声。
    这时,坐在前座的人终于忍不了,拉开隔板,大吼一声:“说够了没有!”
    杨柳儿吓了大跳。
    男人并未蒙面,脸上贯着条可怖的刀疤,瞪着人的表情活像是要将杨柳儿拆吃入腹似的。
    对方其实也很无奈,毕竟何全特地交代过,杨柳儿想怎样就怎样,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没将两人的嘴封住,因为杨柳儿说过,有些话一定得在那时候和薛曼青“说清楚”。
    可再下去就过了。
    杨柳儿大概也是意识到这点,瑟缩着身子,双唇紧闭不再说话。
    那人警告的目光在杨柳儿和薛薛身上轮流划过几次后,“碰!”的一声又将隔板拉了起来。
    方才透进来的少许光亮再次消失,伴随而来的还有长达数分钟的静默。
    直到被薛薛打破。
    “杨柳儿,妳很幸运。”
    闻言,将脸埋在膝盖里的杨柳儿微微抬头。
    黑暗中,两人的目光对视那一刻犹如实质的碰撞,擦出了道隐形的火光。
    莫名的,她觉得薛薛并未将话给说完。
    “可是这份幸运不该成为妳肆意妄为的借口,也不是恒久有效。”
    “如果……妳再不懂得珍惜的话。”
    有那么一剎那,杨柳儿感到浑身发冷。
    薛薛的眼神好像看透一切,包括这场蓄意设计的绑架案,其实是专门针对她和虎帮而来的阴谋。
    到了目的地,薛薛和杨柳儿终于被蒙上黑布条,捆紧双手,被人推着下车。
    薛薛从头到尾都表现的十分配合,好像一开始的狠劲不存在似的,不过押解她的人并未因此就掉以轻心,反而更加小心。
    就这样,她们两人被带到了废弃的旧仓库。
    虽然不能视物,可视觉和嗅觉因此加强的薛薛凝神静气,用自己的感官去体会周遭环境的变化。
    另一边的杨柳儿则是瑟缩着向前走,尽管她清楚,绑住自己双手的绳子并未系紧,拉扯自己的男人也完全没有使力,可骤然降临的黑暗,还有方才和薛薛的一番谈话,依然让她眼皮直跳,难以安心。
    就在每个人都怀揣着不同心思的情况下,对方拨通了罗驰的电话。
    他打开免提。
    嘟、嘟、嘟……
    电话被接起。
    “喂?”
    是罗驰低沉的,意外有些粗哑的声音。
    一听到他的声音,杨柳儿立刻大喊了声:“罗驰哥哥!”
    罗驰的语气疑惑:“柳儿?”
    “是我,罗驰哥哥。”杨柳儿的音调拔地老高,像尖锐的玻璃,刺耳又脆弱。“我被绑架了,呜,你快来救我呀……罗驰哥哥!”
    po18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