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50-51)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50-51)

    如果单看外表,恐怕会以为龙傲是个偶像或模特,而非帮派统领。
    尤其是他笑起来的时候,那浅浅的鱼尾纹让他更添几分平易近人的气质,显得人畜无害。
    “你来了啊。”
    罗驰颔首。
    龙傲带着他往室内的和室走。
    “你先坐,我进去换个衣服。”
    等人再出现时,已经是穿着棉质上衣、及膝短裤,脚上还踩着双木屐,轻松自然的状态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的,与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上班族在放假时候的装扮。
    不过罗驰并不掉以轻心。
    “有什么事吗?”龙傲亲手给他斟了一杯茶。“我听说你有很有趣的情报要告诉我?为此还不惜用上我特地留给你们老帮主的令牌……啧,先说好,时间宝贵,长话短说啊。”
    龙傲笑,笑的像只狡诈的老狐狸,与他的名字给人的感觉是两种极端。
    罗驰低头抿了口茶。
    然后,说出两个字。
    “何全。”
    闻言,龙傲眼中有精光一闪而过。
    “哦?”他将茶杯放下。“你可知道,当年在我处理那些烦人的家伙时,多亏了何全,帮里才没出什么大乱子。”
    “我知道,何全替你立下汗马功劳,而且他的父亲,还是当年照顾你长大的老管家。”
    这事儿甚少有人知道。
    “所以呢?你现在要告诉我,他刻意挑动虎帮和龙帮的冲突,准备坐收渔翁之利?”见罗驰提及过去,他脸上始终挂着的,平静又祥和的笑意终于慢慢收敛起来。“甚至……准备将我取而代之?”
    龙傲一双漂亮到显得凌厉的桃花眼瞇起,剎那间,强大的气势迸发出来。
    可罗驰没有丝毫退缩。
    他冷静的从自己带来的公文包中抽出一份档交给龙傲。
    龙傲并未立刻接过。
    罗驰也不急,就维持着递出的姿势,静静与他对视。
    烟硝味在无声的僵持中渐渐逸了出来。
    最后,龙傲还是接过了那份文件,并且当场翻阅起来。
    那是由薛薛精心搜集的资料编辑而成,里面非常详细的,将与何全和何全领着的手下接触过的虎帮成员全数罗列出来,同时还有各种密会的照片,为此,老许那里还折了好几个人,幸好最后并未酿出祸事来。
    饶是见惯了风浪的龙傲,看到文件内容如此详尽都不免变了脸色。
    且随着他翻阅的页数越往后,脸色就越来越难看。
    不过等他全部翻完,表情已经恢复如常。
    罗驰挺佩服对方的。
    面对最信赖的下属可能的背叛,还能在自己一个外人面前做到面不改色,此人的心机之深,令人心惊。
    他将文件放下。
    “我还是不能完全相信。”
    龙傲如此道。
    这个反应,薛薛和罗驰都有料到。
    毕竟与他们比起来,何全的可信度绝对是更高的,而且一旦与何全翻脸,龙傲势必得要再肃清龙帮内部,如此一来不免要伤筋动骨,将会给虎帮很好的机会趁虚而入。
    不过……
    罗驰掏出一枚胸针。
    “这份随身碟里面有录音档,如果你有疑虑,可以拿去鉴定。”
    罗驰话中的自信,终于让龙傲撕下面具。
    “所以你想要什么?把这信息透漏给我,是想要什么好处?”
    终于等到对方直捣问题的核心,罗驰微微一笑。
    “我说不要好处,你是不会信的,但我要的,是一个双赢的结果,还有……一个承诺。”
    “杨柳儿。”
    薛薛一出声,正左顾右盼的女人立刻受惊似的转过身来。
    她们已经好一阵子没见,自从那次在餐厅不欢而散后。
    “妳找我出来做什么?”
    “我……”杨柳儿眼神闪烁。“我想和妳聊一聊。”
    “哦?”薛薛眉头一挑。“可是我不认为我们还有什么好聊的。”
    闻言,杨柳儿抓住包包的手紧了紧。
    “怎么会没什么好聊的?”她扯出一个不甚自然的笑意。“是关于罗驰哥哥,我有话想和妳说。”
    平心而论,杨柳儿的演技真的不咋地,至少在薛薛看来,漏洞百出,处处是破绽。
    然而为了让接下来的计划可以顺利进行,她还是很配合的变了脸色。
    “什么?”
    似乎是见薛薛终于照着自己的思路走了,杨柳儿的态度也更自然一些。
    “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我们找间店坐下来好好谈谈吧。”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51)
    薛薛静静的看着她。
    杨柳儿被盯的有些发怵,甚至一度以为薛薛已经看破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了。
    幸好,女人最后的选择是敛下眼睑,问她道:“去哪儿?”
    这个问题让杨柳儿呆了下后才匆匆道:“附近有一间新开的咖啡屋,我们就去那儿吧。”
    薛薛不置可否。
    杨柳儿领着她穿过了条渺无人烟的小路,小路两旁有稀疏的矮房,看样子像是老旧的,已经没有在使用的工厂。
    “走这儿没错吗?”
    薛薛一出声,杨柳儿立刻抖了两下。
    “……就,就快到了。”
    或许是做贼心虚,或许是不经吓,杨柳儿回答薛薛的时候,声音竟然还在打颤。
    薛薛无奈的摇头。
    就在小路到尽头时,杨柳儿突然一把扯住她往右边转。
    “这里。”
    话才刚落下,立刻出现四个彪形大汉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里面有两个人薛薛见过,是龙帮的打手,另外两个人单看身形和姿态,薛薛觉得应该是聘来的外援,想来这场绑架案很得何全重视,设计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只是在薛薛看来,不过故弄玄虚。
    两行人就这样你看我,我看你,直到其中一人凶狠的目光扫过杨柳儿,杨柳儿才像突然想起自己要做什么似的,打了个激灵,往薛薛背后躲去。po18u.)
    嘴里还不忘喊着。
    “你……你们是谁……你们要做什么!”
    “做什么?”为首一身黑衣劲装的男人冷笑一声。“当然是要来抓妳们的。”
    “抓我们,你们抓我们做什么?”把小身板整个藏到薛薛身后只探出一个脑袋来的杨柳儿大声嚷嚷着:“这个女人……她是虎帮的!我奉劝你们不要轻举妄动……不然、不然……”
    杨柳儿“不然……”了老半天也没个下文。
    如果不是时机不对,这半冷场的状态足以让薛薛大笑出来。
    差劲的剧本和半吊子的演员,然而就是这样笑话似的一场绑架案让薛曼青白白葬送了一条年轻性命。
    想到这里,薛薛只觉得有股怒意从心头窜起。
    就在这时,为首那人往前跨了一步。
    “虎帮?虎帮的好!我们要抓的就是……”
    与薛薛对到眼的男人突然没了声音。
    只因为女人的眼神太可怕。
    漂亮的凤目少了熠熠生辉的流光,就像两丸黑漆漆的圆洞,从里面迸发出来的不是往常惯有的笑意,而是阴森森的冷意。
    明明就在光天化日下,却令人毛骨悚然。
    直到后方的人轻轻撞了下,男人才堪堪回过神来。
    这时,女人的眼神已经恢复如常,好像刚才看到的嗜血杀意不过是自己一时的错觉而已。
    只是此时他已经无暇思考太多。
    “还等什么?给我上啊!”怒吼一声,男人眼风扫过。“记住,要抓活的!”
    “是!”
    一群人就这样围了上来。
    想到上次在地下停车场也是这样被包抄,突然间,不爽的情绪猛地爆发出来,让薛薛压根儿不想管这是否在计划中,只恨不得好好打一架来宣泄心中郁闷。
    她也真的这么做了。
    透过敏锐的观察力,每一次出击都正中要害,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对方显然也没料到她那么耐打。
    不,不只是耐打。
    薛薛的出手狠戾,招招都奔着人的命门去,并不只是单纯的防守,这样拖下去,就无法按照约定的时间到达……
    “拔刀!”
    薛薛凤目圆瞠,虽有提防,衣袖仍被划了一刀。
    被她护在后头,更准确点来说是始终躲在她后方的杨柳儿见血珠子随着薛薛闪身的动作飞溅出来,忍不住尖叫了声。
    “啊!”
    这一声让薛薛出拳的速度慢了半拍,结果就是被从后方绕上来的人直接折了胳膊,锁住喉咙。
    在制伏住她后,杨柳儿不费吹灰之力就被解决了。
    架住薛薛的男人在示意之下准备直接把薛薛勒晕,没想到都还未使上力,女人直接两眼一闭,昏过去了。
    “……”
    薛薛当然不是真晕。
    等车子发动,行驶上路,她就“清醒”过来了。
    伤口已经被处理过.稍微动了动发现手腕和脚踝都被绑着,不过眼睛没有蒙上布条,所以在适应了昏暗的环境后,可以看清自己待着的地方。
    应该是在箱型车的后车厢。
    空间不大,薛薛勉强调整了下位置,好让自己好受点。
    “薛曼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