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42-43)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42-43)

    “您说……罗哥会出事,不是龙傲主使的?”
    “嗯。”
    “可是我们那时候抓到的那个人……”黄从彦突然闭上嘴,再张开的时候,声音染上涩意。“您想说,那个人故意招供出龙傲,好让我们和龙傲对上?”
    “聪明。”薛薛打了个响指。“还有和我说话不要突然用您了,太拗口。”
    黄从彦愣了下。
    “好的,我知道了。”黄从彦顿了两秒。“那您,妳……有怀疑对象吗?”
    薛薛但笑不语。
    于是黄从彦知道了她的答案。
    “方便告诉我是谁吗?”
    “暂时没办法,因为也只是怀疑而已,不过这事儿我找人去盯了,你暂且先专注在原来的计划上吧。”薛薛说着,揉了揉眉心。“如何,进行的还顺利吗?”
    黄从彦点了点头。
    “公司已经注册在案,登记手续也全部完成了,只是……”黄从彦目光一沉。“南区的那两块地皮都已经被设定,若没有于老的点头就进行移交恐怕会出问题。”
    “这样啊……”薛薛眉头蹙起。“那两块地如果没办法动,第一批建案的启动资金要融资就有点难了。”
    “是的,除非从歌海……”
    “歌海不能动。”薛薛扫了黄从彦一眼。“于老那里我会亲自过去拜访,你先缓一缓。”
    黄从彦低下头,应了声“是”。
    事情交代完,薛薛平常就直接走人了,不过她今天选择多留下几分钟,意味深长的看着黄从彦。
    “阿彦。”
    女人的声音并不娇媚,甚至有点儿低哑,然而就是这样充满韵味的声音,每每都能精准的击打在黄从彦的心上。
    “不要忘了,我很信任你。”
    闻言,黄从彦身体一僵。
    薛薛站起,走到他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其实薛曼青的个性和展现在外人面前的美艳冷淡不太一样。
    那更像是一种保护色。
    在恋人罗驰身边,薛曼青表现出更多的是小鸟依人的姿态,这或许和她在孤儿院时就被罗驰收到羽翼下保护有关。
    然而在诸如黄从彦和胡大宇这样亲近又信赖的下属面前,薛曼青则更放松的呈现大咧咧的,利落爽朗的朝气。
    所以这样的动作,以前薛曼青没少做。
    因为她把黄从彦他们当兄弟。
    只是眼下,黄从彦却从这个普通的,看似寻常的动作中,体会到一股遍体生寒的冷意。
    尤其是在对上薛薛的眼神后。
    那里面有令人不敢细究的深意。
    “人偶尔会有些糟糕的念头出现,或许埋在心里,或许付诸行动。”薛薛淡淡的道:“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再拿出来说事也没什么意思,只是阿彦,人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我的底线一直摆在那儿,可能有人会因为好奇而去踩,那还勉强能原谅,可如果故意的一再去试探……”
    薛薛没有把话说全,可黄从彦已经明白她的言下之意。
    “我明白薛姐的意思了。”敛下眼睑,遮住眸中苦涩,男人后退一步,拉出安全距离。“还有事,我就先走一步了。”
    话落,他仓皇的转身。
    这次薛薛没有挽留,只是盯着黄从彦的背影,摇头轻轻叹息一声。
    “薛姐,找我有事?”
    “嗯。”薛薛看着一段时间没见感觉又长高了的青年,问道:“最近过得好吗?”
    “挺好啊。”黄宏胜露齿微笑,虎牙让他多了几分同龄人少有的稚气。“不过妳都没来看我,我有点儿寂寞。”
    这话说的幽怨,半真半假。
    薛薛无意探究。
    “不好意思,最近太忙了。”
    “没事儿,我明白。”双目微瞇,青年的眼中浮现复杂的情绪。“在妳心里,自然是罗哥的事儿最要紧,其他都得靠后排。”
    这话乍听下有几分酸溜溜。
    薛曼青或许习惯了,不会因此与少年计较,可薛薛不是。
    她沉下脸来。
    “阿胜。”
    女人很少用这种语气叫他,是以黄宏胜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对上那双黑白分明的漂亮凤目才堪堪回神。
    他咬住唇,敛下眼睑,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过去只要他露出这种表情,薛曼青有天大的怒气也会消失。
    移情作用,有时就是这样的可怕。
    尤其是薛曼青将黄宏胜带入的,是一个以希望开始,却用遗憾收尾的角色。
    可薛薛这次决定给青年一个警告。
    正值重要关头,她不希望对方因为一念之差而犯下错事,想来,这也是薛曼青不愿见到的。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43)
    “你说错了,阿胜。”薛薛的声音淡淡。“在我心里,虎帮,兄弟,和罗驰都是一样重要的,天秤的两端或许很难做到等重,可是我同样重视,也同样在乎。”
    黄宏胜因为这一番话怔住了。
    “我和你说过,罗驰对我的意义不同,那是因为他是我的爱人,是我要牵手一辈子的伴侣。”
    “而且我们有很多专属彼此的回忆,由过去构成,替未来铺垫。”
    “然而,虎帮也好,胡大宇黄从彦他们也好,甚至是你。”薛薛的目光坦然与黄宏胜对视。“你们对我来说是兄弟,是家人,而虎帮……就像一个大家庭。”
    说到这个词时,薛薛心中酸涩。
    她知道这是属于这具身体主人薛曼青的情绪。
    就在薛薛闭上眼睛试图平缓哽在胸中的一口郁气时,黄宏胜嗫嚅着开口了,声音轻轻,薛薛却听得清楚。
    “可是……妳却想毁了它。”
    闻言,薛薛猛地睁开眼睛。
    黄宏胜倔强的望着她。
    “薛姐,妳说虎帮是妳的家,可妳却想为了罗驰毁掉这个家。”
    这句话,黄宏胜本来是打算到死都不要说出来的。
    薛曼青给予他救赎。
    当年那个将糖递给自己的女人,有最温暖的掌心和最温柔的笑容,哪怕隔了那么多年,在黄宏胜的记忆中依然历历如绘。
    或许是因为有那样一个不幸的家庭加上足够聪明的脑袋,他从很小的时候就懂得很多事。
    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个人渣,然而他没有能力逃离。
    一次次的鞭打,一道道创伤。
    等到那个人渣终于死了,黄宏胜觉得那个渴望被拯救的自己也死了。
    所以他把自己封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小角落,成为一个孤僻的,在大人眼中对所有善意都抱持敌意的少年。
    直到薛曼青出现。
    那个女人眼中没有怜悯,没有同情,更没有厌恶,只是用平静的眼神,带着微笑把糖果递给他。
    那一刻,黄宏胜知道自己还是等到了。
    等到了救赎。
    他被薛曼青带在身边,虽然没有加入帮派,却是在那个环境里生活。po18u.)
    黄宏胜不觉得有什么,尽管他知道薛曼青总是刻意避免让他见到一些不好的画面,可黄宏胜却深感兴趣,这份兴趣的来源不是暴力血腥,而是规章制度。
    他很好奇,为什么帮派可以有如此大的向心力,除了上级对下级的压制,一群人的共同利益外,肯定还有些别的东西。
    就是那些东西让黄宏胜决定加入虎帮,哪怕薛曼青一再反对。
    最后黄宏胜用能力来向薛曼青证明,他有了可以替自己做决定的权力。
    而现在,尽管他还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投入的心力却已经让他产生强烈的归属感,那些像朋友又像家人的兄弟,被黄宏胜视为可以用命去保护的存在。
    他不希望虎帮被人毁掉,哪怕那个人是对自己有再造之恩的薛曼青。
    黄宏胜说完那两句话后便躲开了薛薛的目光,然而薛薛很清楚,青年是认真的。
    认真的觉得,薛曼青要因为罗驰而毁掉虎帮。
    于是,她笑了。
    低低一声,却让黄宏胜一震。
    他猛地抬起头,眼中有愕然和愤怒。
    “妳……”
    “谁和你说,我要毁掉虎帮的?”终于知道原因的薛薛双臂抱胸,姿态显得悠哉而从容。“而且还是为了罗驰毁掉虎帮?”
    黄宏胜显然没料到薛薛会这样问。
    慌张在青年脸上一闪而逝。
    薛薛往前俯身,让黄宏胜不自觉的就想要后退一步。
    只是椅背阻挡了他的退缩。
    “我……”
    “你什么?”薛薛嗤了声,自嘲似的说:“阿胜,我不得不说,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黄宏胜放在桌上的双手猛地握紧成拳,青筋突起,微微打颤。
    “你竟然如此不了解我,不,应该说你根本没想过要了解我,反而是听信别人的只言词组来给我胡乱定罪。”
    薛薛的用词遣词颇严重,黄宏胜当即辩驳道:“我没有!”
    “你没有吗?”薛薛人更往前倾了点,美艳到近乎可以用凌厉二字来形容的脸孔无端给黄宏胜带来巨大的压力。“阿胜,我不想管是谁给你灌输了这个念头,又或者你真的是这样发自内心的认为……”
    咄咄逼人到后来,语气骤然松开,卸了力气,让黄宏胜到嘴边的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闭上眼睛,薛薛眨掉突然涌上的泪意。
    “黄宏胜,这些话我只说一次,不会再说。”
    再次睁开眼后,女人的眼中绽放出了堪比窗外艳阳的亮光。
    “我比任何人都希望虎帮发展的更好。”
    “可这世界上,不是只用希望两个字就能达成所有愿望。”
    “我和罗驰的目标,是让虎帮可以在新的时代也好好的存活下去,不是为了它的名字,而是要延续它的精神,为此,我们将竭尽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