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χγùzんαīωù9.cǒм 世界九、失忆的恋

χγùzんαīωù9.cǒм 世界九、失忆的恋

    许是薛薛的表情透露了心里想法,罗驰无奈一笑。
    “总之,没有证据能证明是龙傲做的,后来的事妳也知道,他为了收拢权力,拔除那些被安插到龙帮的棋子,重振当年辉煌,的确是无所不用极其。”
    “可是他成功了。”
    “是,他成功了。”罗驰接过薛薛的话。“在那段过程中,他共拜访过义父三次。”
    薛薛愕然。
    在薛曼青的记忆里并没有相关的信息。
    “自然是私下拜访,而且这事儿做的隐密,连我都是后来听义父说起才知道。”罗驰声音淡淡。“具体内容义父没有告诉我,他只道了句,时候已到。”
    “时候……已到?”薛薛反复咀嚼这几个字。“难道……”
    “就是妳想的那样。”罗驰朝薛薛点头。“龙帮的势力将再一次达到顶峰,而虎帮……”
    “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过于直白的说法让罗驰愣了下,然后好笑的点点头。
    “义父的意思是,随着社会的变革和持续发展,传统帮派就和企业一样,会有大则恒大的趋势,而作为小虾米,就算依附的了对方一时,也依附不了对方一世,而且命脉被人捏在手里,还得提心吊胆着,一旦触及利益问题,随时都有被并吞的危险。”
    薛薛眨眨眼。
    老帮主似乎比她以为的还要看得更透彻。
    “所以义父才会要我趁着青黄不接的这段时期尽快将资产转移,并让虎帮走向正规化的经营。”
    “不过义父也知道漂白这两个字说起来容易,执行上却会面临非常多的问题,所以他说我到必要时候,可以去向龙傲寻求协助。”
    果不其然。
    薛薛得到了自己最想知道的答案。
    “那……”她试探的问:“你觉得你之前出事,是龙傲下令的吗?”
    闻言,罗驰一僵。
    薛薛有点懊恼。
    关于罗驰出事的当下,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在薛曼青的记忆中,罗驰是个十分负责任的男人,所以他在孤儿院里决心罩着薛四妞就一直罩着罩着罩到两人成为了情人。
    这样的罗驰就算再厌恶帮派生活,再着急想要脱离,按他的个性也不该是采用如此消极的态度来逃避。
    更合理的想法应该是有某件事造成的恐惧压过了一切,让他下意识就对过去感到抗拒和排斥,也就是所谓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过去薛薛心里隐隐有相关的猜测却因为没有头绪而作罢,现在看来……
    “没事的,阿驰。”薛薛索性在铺着柔软地毯的地板上坐下,同时握住罗驰微微颤抖的手。“不用勉强自己想起来。”
    罗驰摇摇头。
    用力呼吸一口气后,他苦笑道:“我那时候受伤很重,对方大概派了五、六个人过来吧,虽然没有枪,或许我最该庆幸的就是他们没有枪。”
    意识到罗驰准备把最痛苦的一段经历说出来,薛薛立刻正经了颜色。
    “那几个人,手持棍棒和刀械,不要命似地朝我攻击,我勉强撂倒其中三人,却还是难以与之抗衡。”
    “在剧痛下,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他们大概以为我已经死了吧,就想着将我……活埋。”
    听到这个词的瞬间,薛薛的瞳孔猛地张大。
    “后来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在我连挣扎的力气都彻底失去,放任自己被黑暗吞没后,再睁眼,就被杨万水救起来了。”
    罗驰三言两语将事发经过交代完,语气还带着刻意的轻松,明显不想让薛薛担心。
    然而她怎么可能不担心?
    “太过分了……”
    罗驰怔怔的看着她。
    凤目有水雾浮起,蒙蒙一片,印在黑葡萄般晶亮的瞳孔上,因为气愤,眼白上飘过几缕淡淡的血丝。
    没有夸张的表情,却能让人由衷看到她情绪的起伏,透过两人紧握的双手,传递到罗驰身上。
    嗫嚅着想开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罗驰选择回答薛薛之前的问题:“我觉得不是龙傲做的。”
    不是龙傲做的,那会是谁做的?
    薛薛脑海中飞快盘算着,可她此时注意力难以集中,所有思考就像在兜圈子似,没有太大意义。
    所以最后,她索性放弃了。
    “薛……唔!”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41)h
    薛薛扯过罗驰,一把吻了上去。
    这个吻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一方的宣泄与另一方的承受。
    上半身直起,白嫩的藕臂像蔓生的藤枝绕过男人的脖子,扣住他的后脑。
    也许是太过突然,罗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僵硬的反应让薛薛不开心了。
    “你傻呀。”指腹抵住罗驰被自己舔舐到光泽水润的薄唇,薛薛嗔道:“接吻哪有人不张嘴的?”
    说着,又重新啃了上去。
    孜孜不倦,像个求知欲旺盛的学生似的。
    这次罗驰反应过来了。
    在红艳艳的小舌再次试图撬开男人牙关时,罗驰卸了力道,任对方长驱直入的同时反客为主,将她带进自己的地盘。
    激烈纠缠,难分难舍。
    到最后,似乎谁也没占到上风,因为彼此的太过投入,在分开后还有一丝银线被牵出来,将断不断,暧昧非常。
    “呼……”
    薛薛不住喘气,鼓囊囊的胸脯跟着起伏,无意间攫住了男人的目光。
    于是,趁薛薛不注意的时候,男人的屁股离开座椅,向前一倒便将人压在了身下。
    薛薛望着罗驰,眼中因为情欲染上的迷离色彩尚未完全褪去。
    “宝贝儿。”
    平常几乎不会用到的称呼被罗驰用低沉沙哑的男低音说出来,刺激的薛薛脊椎一麻,身子又软了下去。
    注意到这点,罗驰唇角向上勾。
    “我们在这里试试?”
    薛薛躺在毛茸茸的毯子上。
    灰蓝的色调衬得她肌肤如雪,在头顶灯光的照明下,奶白奶白的像刚从冰箱拿出来的可口奶冻。
    秀色可餐。
    “唔……嗯……罗驰……啊……”
    阴蒂被从保护壳中剥出来,成为男人的盘中飧。
    牙齿磨着敏感的肉芽,带来的快感就像是大海中绵延不断的浪花,一层高过一层,稍不留神,便有灭顶的危险。
    “呀……别咬了,嗯啊……”
    双腿立起,张开在身体两侧,薛薛圆润的脚趾头紧紧绷着。
    由于找不到着力点,她只能握紧拳头,试图抵抗越来越凶猛的向自己扑来的情潮。
    可惜成效甚微。
    在男人几乎将整片花瓣都含进嘴里,大舌甚至模仿性器的进出刺进好不容易张开一条缝隙的窄道后,被放进四肢百骸的火种在同一瞬间被点燃、引爆。
    凤目圆瞠,时间有片刻的静止。
    她能清楚感觉到,流窜的血液在咕嘟咕嘟冒着泡。
    或许体液本身没有太复杂的味道,可对罗驰来说却甜腻的跟蜜一样。
    就像在沙漠中行走多时的旅人乍然见到绿洲,不管不顾的,罗驰用自己的大口将汨汨不绝涌出的香露吞咽下去。
    同时,灵活的舌头持续扫荡被浸泡到软呼呼的媚肉。
    “不……嗯……别弄了……呜,小逼好痒……嗯吶……啊啊……”
    连续的高潮,让毛细孔争先恐后泌出了汗珠。
    小穴抽搐了似,在性器取代舌头抵住翕张的穴口时,下意识就是狠狠一夹。
    罗驰差点儿就要扛不住了。
    马眼亢奋的流出白浊,点在被蹭到通红的肉花上,淫靡又香艳。
    “放松点。”大手揉了两下臀瓣。“要喂小逼吃大肉棒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的关系,甬道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收拢得更紧了。
    才堪堪刺进一小截的顶部感受到巨大的阻力,好像在比赛一样,躯体又生生胀大了两分,直把原本狭窄的穴口撑成了个圆溜溜的小洞。
    这般卡着,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两人都不好受。
    “真不听话。”罗驰似叹气又似在喃喃自语。“既然这样……”
    指甲揪住被忽略多时,在空气中独自颤巍巍的乳头用力往上一捏。
    “是不是要来点惩罚才可以?”
    话落,径自沉下腰腹,将性器笔直的送进像裹了层泡水的丝绒布般,潮湿又紧致的天堂中。
    “嗯……”、“呼……”
    结合的瞬间,两人不约而同发出满足的喟叹。
    罗驰的耐性在瞬间就用罄了。
    抓住薛薛的脚踝,将女人两条长腿向上折,稍微向后退出部分,重新调整好角度后,罗驰收紧核心,开始像打桩机般,一下接着一下干了起来。
    性器连根没入又连根拔出。
    紫红的柱体上青筋跳动,挟带滚烫的热度,将复杂的脉络烙印在薄薄的腔壁上,烫的薛薛不住哆嗦。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41)下(h)
    “好深……啊……要撑不住了呜……太大了嗯……”
    男人就跟台永动机差不多。
    已经射过两次,依然精力充沛。
    反观薛薛叫到嗓子都哑了,眼皮不住耷拉着,既是累的,也是爽的。
    “阿驰……呜,肉棒太大了……嗯吶……”
    花户一片狼藉。
    男人的精液混着女人的淫液,在肉棒的搅动下打出薄薄一层泥泞的白沫覆在被操到几乎都要变形了的花瓣上。
    就连稀疏的毛发上都沾着雪点似的白浊。
    “嗯……阿驰……别咬了……”罗驰的脑袋埋在薛薛胸前,随着他撞击的动作而不停甩动的奶子将男人的俊脸夹在中间。“揉揉,另一边也要……啊……”
    从善如流的罗驰,在两边的玉峰上各自留下数不清的痕迹。
    太舒服了。
    乳头被男人含进嘴里仔细舔弄,没一会儿就镀上了水润的光泽,在灯光下显得亮晶晶的。
    本来莹白的肌肤此时布满了罗驰亲手添上的印记,奼紫嫣红,呈现出异样的,被蹂躏到极致后靡烂的艳色。
    瑰丽非常。
    “小穴好酸……呜……太饱了,好撑……”
    “饱了吗?饱了怎么还夹这么紧?”男人恶劣的附在她耳边低语。“听到没有,噗叽噗叽的,都是小骚逼流出来的口水哦。”
    “你别说了……”
    因为羞耻,小穴下意识的皱缩,嫩肉层层往里夹,直把罗驰爽到喉结不住滚动,呼出的气息间都带着满足。
    然后,脑海里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乖宝贝儿。”他拉下薛薛挡住自己眼睛的手臂放到嘴边亲了下。“我们换个姿势。”
    话落,也不待薛薛回答,自顾自把她翻了过去。
    肉物抽出时,色泽已不若先前那般温和,像是被炙烧过后铸成的热铁,形容狰狞,份量沉甸甸的,从里到外都透出一股强大的气场。
    薛薛只看一眼就移开了目光,脸上却火烧火燎似的泛起了更深的红。
    罗驰让她趴在毯子上后,注意到了这点小细节。
    微微一笑,这次,男人显得耐心十足。
    他扶着自己的性器,把丰满的臀部当作白布,像一个涌现充沛灵感的艺术家,用龟头泌出的液体在上面肆意作画。
    薛薛也没想到罗驰这么会玩儿。
    虽然看不到后方的情况,可只要稍微想象,就足够令人手脚蜷缩。
    没一会儿,臀瓣就像正热呼呼的流出汁来的桃子,粉中透白,却不是没有瑕疵的白,而是沾满污浊的白。
    “别闹了……”揪紧地毯,薛薛终于忍不住开口求饶。“阿驰,我要,你快点进来……”
    顶部几次擦过幽深的缝隙却过门而不入,对薛薛来说就像拿羽毛不停挠着敏感点一样,持续累积的快感与空虚都是呈倍数增长的。
    终于达成目的,罗驰好整以暇。
    “要什么进来?”双手握住腰窝,粗砺的指腹暧昧的打着转儿。“宝贝儿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
    聪明的女人,一点就通。
    “要大肉棒干进来,小穴好骚,好想吃大肉棒。”薛薛说着,情不自禁摆动着臀部,火上浇油的又多添了一句:“想要阿驰的大肉棒干进小逼……唔啊──”
    重重的一顶让薛薛不住往前倾。
    幸好地毯足够柔软。
    “嗯好大……阿驰的肉棒好大……呜……撞到了呀……”
    薛薛几次想撑起手臂,无奈罗驰的动作太猛,让她摆脱不了惯性的作用,到后来索性随他去了,任由自己的上半身瘫倒在地上。
    毛毯上的细毛随着每一次摩擦都刚好括过乳孔。
    “不行了……呜……要,要泄了嗯啊……”
    上下半身同时受到刺激,薛薛连呻吟都变了调。
    到后来,几乎是罗驰抓住她的双脚将她整个人给提了起来。
    “阿驰……嗯……阿驰……啊啊……”
    薛薛不知道的是,她每叫一次“阿驰”,罗驰处在高度紧张状态的神经就更亢奋一些。
    服用春药怕都还没这么好的效果。
    “呜……好酸……别再进来了……啊……”
    到后来,薛薛真的怵了罗驰的体力。
    男人让她感觉到危险,而人类的本能就是要远离危险,所以在意识混沌间,她下意识的就想向前爬,好脱离对方的掌控。
    没想到如此一来反而刺激到深陷在欲望中的男人。
    本来已经缓下来的动作又再次变得激烈起来,从九浅一深的抽插到大开大合的操弄。
    “真的不行了……嗯……啊……”
    媚肉一阵疯狂蠕动。
    薛薛带着这次一定要让男人射出来的决心。
    效果显著。
    尽管她被钉在了原处动弹不得,可肉物到后来就像被吞进软烂的沼泽中似的,一跳一跳的挣扎。
    就要到了。
    薛薛是,罗驰亦然。
    “呼!”
    在即将迎来盛大爆发前的那一刻,罗驰整个人压在她身上,同时,紧紧扣住薛薛的手。
    “我们一起……啊!”
    看完整章節就到:xyμzんaiщμ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