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νīρyzω.cōм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37)

νīρyzω.cōм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37)

    见薛薛难受的将自己缩成一团,罗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同时还夹杂着心疼和无奈。
    “会苦吗?”
    薛薛有气无力的摇摇头。
    方才吞的那样急,就是不想让药的味道留在嘴巴里。
    “那还要糖吗?要糖我去给妳拿?”
    薛薛点点头。
    等罗驰将糖罐子拿出来让薛薛自己选一颗后,薛薛挑了颗蜂蜜味的软糖捏进手里,却没把包装拆开。
    “不是。”
    “嗯?”
    “他不是喜欢我。”薛薛抬眸,与罗驰四目相对。“他喜欢的是薛曼青。”
    罗驰一愣,继而失笑。
    “妳不就是薛曼青吗?”
    “如果我说我不是薛曼青呢?”
    这个笑话并不好笑,罗驰想。
    可女人那双漂亮的,波光粼粼的凤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
    反而十分认真。
    于是,罗驰也渐渐收敛起脸上的表情。
    薛薛有点懊恼自己的一时嘴快,可是并不后悔。
    现在,她忽然很想知道罗驰的答案。
    墙上的时钟自顾自滴滴答答的走着,在两人无声的对望中,有些情绪被淡化,有些情感正悄然窜起。
    这是薛薛第一次发现,时间原来可以过得这么慢,慢到像将每一分每一秒都切割成琐碎的一帧帧画面,哪怕作为主角的她与罗驰还维持着一模一样的姿势。
    终于,她耐不住性子了。
    薛薛率先移开目光。
    许是药效开始发挥作用,睡意袭来,眼皮发沉,薛薛觉得这样倒入黑暗中或许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可就在意识要彻底消散前,罗驰的声音却将她拽了回来。
    眼前的人影变得模糊,唯有身上干净的气息依然如故。
    “那也没办法了,谁让我喜欢妳呢。”男人低声说。“过去的罗驰或许喜欢薛曼青,可现在的罗驰却喜欢薛薛。”
    “所以不论妳是谁都没关系,因为我喜欢的是妳。”
    就像妳那时候说,不论是过去的罗驰还是现在的罗驰都没有关系,因为喜欢的只是你。
    这世界上唯一的你。
    记忆只是一部分,却不是全部。
    恍恍惚惚间,一个温暖,不带任何情欲意味的吻轻轻落到薛薛的额头上。
    “好好睡吧,晚安。”
    依稀有人这样说。
    他的声音似酒,又醇又烈,轻易就让人醉了。
    一夜无梦。
    龙帮与虎帮间渐趋紧张。
    台面下的水在涌动,台面上的人就算依然稳稳站立,也能感受到底下的不平静。
    可除此之外,薛薛的“漂白”计划依然在按部就班的进行。
    借着黄从彦和胡大宇的帮助,她设下可以检视帮里干部忠诚度的陷阱,一个一个测试,再一个一个剔除。
    被剔除的人,薛薛会单独约出来与对方详谈。
    愿意帮助自己执行计划的,薛薛会就对方的能力和资历,安排相对应的位置,同时最重要的是对底下人的再教育,毕竟当年虎帮有一阵子发展势头极猛,结果招来不少惯会逞凶斗狠,惹是生非的乌合之众,虽然后来老帮主陆陆续续整顿了部分,到底是根深难除。
    那也是虎帮转型路上最大的阻碍之一。
    同时,罗驰的归来也给帮里投下一颗不小的震撼弹。
    本来薛薛担心他会适应不来,所以在罗驰正式回归之前她才会招来蓝鹄、赤焰和青竹,与他们开诚布公,就是希望他们能协助记忆尚未完全找回的罗驰。
    毕竟,三人算是帮里年轻一辈中地位高的,又是以前罗驰信任的左右手,有他们在,罗驰要重新树立威望也会容易些。
    不过很快罗驰就证明了薛薛的担忧是多余的。
    他表现的十分自然且一如既往的出色,至少,若和人家说罗驰失忆了,只要不细究,怕是没有人会相信。
    薛薛有点好奇,男人的记忆到底恢复到什么程度了,不过每次说到这个,罗驰就会闪烁其词。
    后来薛薛索性不问了。
    若按照上辈子的世界线发展,罗驰恢复记忆的具体时间恐怕也不是在薛曼青死亡后,而是更早之前。
    只是因为他不愿回归帮派,索性将错就错的一直“失忆”下去,某种程度上,这个自私的表现也寒了薛曼青的心。
    作为曾经最紧密的伴侣,从年少相伴到成人,又怎么会不知道罗驰到底是真失忆还假失忆?不过对方既然宁愿选择将他们的承诺给抛诸脑后,薛曼青便也不再主动提起。
    明明是相爱的两人却在人生路上渐行渐远,或许这就是现实最令人无可奈何的地方了吧。
    不过目前薛薛并不在意这点。
    罗驰恢复记忆也好,没有恢复记忆也罢,对薛薛而言,最重要的是完成任务。
    为此,让虎帮正规化的漂白势在必行,而这中间,缺少不了罗驰的帮助。
    請収鑶泍詀:νipyzЩ.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