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νīρyzω.cōм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31)

νīρyzω.cōм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31)

    他们从阳台上吻到了房间内。
    落地窗并未完全关紧,带着初秋凉意的微风从缝隙间泄了进来,却浇不掉男人与女人间熊熊燃烧的干柴烈火。
    最后,还是罗驰险胜。
    两人额头抵着额头,喘气声互相应和。
    “都肿了。”薛薛揪着罗驰浴衣的衣领,似真似假的抱怨道:“你要负责。”
    “嗯。”男人的声音沙哑。“我负责。”
    罗驰的负责,就是解开薛薛松垮垮系着的腰带。
    轻轻一扯,布料就往两旁散开。
    羊脂般白皙的胴体在鹅黄色的灯光照射下好似镀上一层淡淡的柔光,由造物者精心勾勒出来的曲线让女人像是被精雕玉琢出来的艺术品,就算未着寸屡,也有种高不可攀的圣洁感。
    引诱着凡夫俗子心生妄念,忍不住想要玷污。
    在安静的背景音中,罗驰的呼吸声更粗重了。
    一下一下,沉甸甸的打在薛薛的心上。
    火热的目光犹如实质,缠在薛薛的身上,让她的细胞燃烧,血液沸腾。
    像是一个在逡巡自己领土的帝王,从脸、脖子、高耸丰满的胸部到平坦光滑,有着漂亮人鱼线的腹部,再到被黑色丁字裤给半掩,淌着汁水,毛发稀疏的秘密花园和一双不输给模特儿的修长双腿,女人身上的每一个细节处,都恰好长在了罗驰的审美上。
    令人不禁感叹生命的奥妙。
    “如何?”双手勾住罗驰脖子,薛薛偏过头,表情俏皮。“还满意吗?”
    说着,奶子蹭上他的胸口。
    一软一硬的摩擦,令两人不约而同发出一声喟叹。
    罗驰顺手拿过放在桌上的红酒杯。
    被遗忘久了,色泽却依旧鲜艳。
    他仰头就着薛薛还残留着唇印的地方喝了一口。
    然后,渡给她。
    在唇舌交缠间,不免有汁水流下。
    似紫似红,是被津液中和了的颜色。
    扣住薛薛的后脑杓,罗驰脚一勾便带着人转了个圈倒在床上。
    男下女上。
    “今天要不要试点不一样的?”伏在罗驰身上,薛薛意有所指道:“听说很刺激哦。”
    “嗯?”罗驰向上顶了顶胯。“可是我快忍不住了欸。”
    “没事,可以让你冷静一下,然后……”薛薛停顿三秒。“享受到冰火二重天的快感。”
    罗驰的眼睛被薛薛用丝带蒙上,手也被用领带绑了起来。
    视觉一旦陷入黑暗中,罗驰的身体立刻变得紧绷。
    他的反应让薛薛知道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不要担心。”靠在男人耳边,薛薛用声音安抚他。“我一直在你身边,不要紧张。”
    虽然并未完全放松下来,可罗驰的四肢也不再像机械关节一般僵硬。
    薛薛觉得时机差不多了,起身。
    下一秒,罗驰猛地抓住她的手。
    薛薛似是早有预料,柔声道:“没事,我到旁边准备一下。”
    罗驰依旧没有放手,薄唇紧抿,线条坚毅的下巴似一根拉紧的琴弦,细看的话还能发现他在颤抖。
    “罗驰。”薛薛将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扳开后,用力扣住。“学会相信我好不好?”
    时间滴滴答答的流逝。
    薛薛并不急,只是在握着她的力道渐渐卸下后,奖励似的亲了下他的手背。
    虽然不甚明显,可罗驰红了耳根。
    薛薛微微一笑。
    “等我哦。”
    时间在黑暗中流逝的格外缓慢。
    罗驰甚至有种自己已经躺了一天的错觉,有几次感觉呼吸不到新鲜空气,张嘴想向薛薛呼救时,耳边彷佛就会响起女人那声:“等我哦。”
    奇迹般的,竟又觉得能熬过去。
    渐渐的,他不再那么害怕。
    或许是因为丹桂香始终萦绕在身侧,让罗驰清楚的意识到一个事实:薛薛没有离开。
    就像承诺的那样。
    有那么瞬间,他以为自己真的要沉沉睡去。
    直到冰块贴上皮肤。
    罗驰打了个冷颤。
    “薛薛?。”
    他喊,女人没有应声。
    若罗驰现在能视物便会发现薛薛嘴里含着刚从小冰箱里拿出来的冰块,眼中闪烁促狭的笑意。粩阿饴扣扣32o'17o'71'46,
    从长着浅浅胡渣的下巴,突出的喉结到两粒褐色的乳头。
    “唔……”
    薛薛稍微把冰块吐出来些,直接接触到冰面,罗驰浑身近似抽搐般的狠狠一颤。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上半身也有能得到这样强烈刺激的地方。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31)中(h)
    薛薛反复的舔拭,时而用小舌头卷起乳头轻轻一啜。
    每当这时候,罗驰的喉结就会剧烈的滚动。
    男人从胸腔中发出的声音嘶哑不成调,像是野兽在释放某种讯息。
    痛苦却欢愉。
    一体两面。
    感觉到冰块融化的速度越来越快,薛薛也开始移动。
    罗驰的身材很好,许是他现在浑身紧绷的缘故,腹肌整整齐齐的排列在精壮的躯体上,像是被人精心丈量过后才刻划出来的线条似的。
    锋利非常。
    水痕在古铜色的肌肤上留下痕迹。
    不论对谁来说,肚脐都是一个极为敏感的地方。
    当体积小上许多的冰块恰好堵住周围长着稀疏毛发的孔洞时,罗驰被绑住的双手猛地握紧成拳,用力一挣。
    “还不行哦。”薛薛按住他不安分的双手。“还没完儿呢。”
    说着,薛薛继续往下。
    从粗硬的毛发中长出的巨物烫得惊人。
    小洞溢出的点点白浊却彰显出了身体的主人有多亢奋。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不是第一次给罗驰口交的薛薛驾轻就熟的将性器含进嘴里。
    “啊!”
    与上次最大的不同是温度。
    像是在冰天雪地中浸入一潭温泉,在剎那的冷意过后渐渐被温暖给包围,性器非但没有蔫下去,反而更加的生龙活虎。
    不过这次薛薛只是草草的吞吐两下,确定肉棒已经足够坚硬后便坐到了上头。
    罗驰已经知道她要做什么。
    粗重的呼吸声与一跳一跳的肉物相应和。
    握住根部,薛薛仔细的调整角度。
    湿漉漉的小穴已经做好准备,可两者相差太多的尺寸仍让她不敢掉以轻心。
    几次尝试后,终于,薛薛狠下心,狠狠地往下一坐。
    “唔!”“嗯!”
    深入结合带来的震撼直达灵魂。
    两人不约而同发出满足的喟叹。
    沉默至此,罗驰终于忍不住了。
    “动一动。”男人催促道:“薛薛,赶紧动一动,我难受。”
    带点鼻音的男低音像在示弱,透出不同于以往的魅力。
    “急什么嘛。”
    话虽然这样说,双腿发软的薛薛还是勉强撑起身子,藉由两人相连的下体作为支点,一起一落的起伏。
    慢悠悠的,跟在散步似的。
    “再快一点,薛薛,还不够。”
    “……你也太急躁了。”薛薛瞪他,虽然眼睛还被蒙着的男人看不到。“我以前让你快一点的时候你有马上就快一点吗?”
    “……”
    哑口无言的罗驰终于知道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好薛薛。”脑子灵光的男人很快换了个方式。“帮帮我,这样太不舒服了。”
    闻言,薛薛差点儿又跌了下去。
    磁性的嗓音,刻意掐准的调子,从薄唇里吐出来的每一个字对薛薛来说都是甜蜜的折磨。
    “给我点时间……”薛薛不甘不愿的承认。“有点累。”
    “……那妳把我的手解开好不好?”罗驰抛出诱惑。“我帮妳,妳就舒服了。”請収鑶泍詀:νipyzЩ.com
    薛薛才没那么傻。
    她自顾自的找节奏。
    将小腿贴上床面,把手搭在男人的腰腹上,想象自己是个马术师傅,在不断的颠簸中,状态总算渐入佳境。
    随着动作越来越流畅,薛薛也找到了乐趣所在。
    “嗯……好舒服……唔……好大……啊……”
    她几乎是将男人的性器当成了按摩棒。
    又粗又长,持久力强,且能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旋转的那种。
    “好深呀……嗯,干到了……”
    本来薛薛还刻意观察着罗驰的表情,不过到后来她完全投入这场由自己掌控的性爱中,就连本来搭在男人身上的手都移了位置,改而不停揉弄自己的胸脯。
    “嗯……太舒服了,嗯啊……再一下,再一下就……啊!”
    猝不及防地被往下拽,薛薛硬生生攀上了高潮。
    迷离的目光中映出的是男人不知何时已经挣脱束缚的双手,正在慢条斯理的解下绑在眼睛上的黑布。
    接着便露出一双如猎豹般,又黑又亮的眼睛。
    “玩的开心吗?”罗驰问,微微颤抖的声线迷人。“高潮了对吧?真棒。”
    说着,他将薛薛提了起来。
    小屁股一离开男人的档部,小穴中积蓄的液体立刻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大半都浇在尚且硬挺着的肉物上,像涂过一层透明漆,衬的青筋盘据的表面更为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