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30)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30)

    “有吗?”
    “嗯。”薛薛反问他。“没有吗?”
    两人四目相对,接着,一起笑了。
    “要和我说说为什么吗?我会是很好的倾听者哦。”
    闻言,罗驰点点头又摇摇头。
    “其实没什么,只是……我有点儿害怕。”
    “害怕?”薛薛脑中突然灵光一现。“害怕恢复记忆?”
    罗驰含糊的应了声。
    “是怕不适应原来的身分吗?你不用太担心……”
    “不是。”罗驰打断薛薛的猜测。“不是怕身分不适应,毕竟我已经做好准备了,真正让我害怕的是……我喜欢妳,薛薛。”
    突然收获男人的告白,即使是薛薛也不免意外。
    罗驰显得局促,却依然坚定地说下去。
    “我喜欢现在的妳。”
    这句话,让薛薛明白了问题的症结。
    “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把自己和过去的罗驰分开一样,我也是把妳和过去的……”
    罗驰觉得难以启齿,于是,薛薛替他把话接了下去。
    “你也是把我和过去的薛曼青分开?”罗驰的反应让薛薛知道自己猜对了。“所以你怕你恢复记忆后,会把我和薛曼青混淆?也怕我会把现在的你和过去的你混淆?”
    这话听起来有些玄学。
    可的确是罗驰的心声。
    连他自己也很难完全明白的心声。
    “我懂了。”薛薛对他微笑。“其实你不用想那么多的。”
    “嗯?”
    罗驰疑惑的看着她。
    “你觉得这很重要吗?”
    双臂撑在桌子上,薛薛俯身靠近他。
    今天,女人穿了件紧身的短版针织衫。
    紧身的布料勾勒出胸前呼之欲出的丰满,尤其是在这个动作的挤压下,视觉效果更是惊人。
    罗驰知道非礼勿视的道理,可视线还是很难从前方移开。
    见到罗驰的反应,薛薛了然一笑。
    她伸出手,轻轻点了点对方的左胸口。
    葱白的指尖如玉。
    罗驰浑身一颤,似有电流通过全身般。
    “不要害怕,罗驰。”微哑的女中音,带着神奇的安抚力量。“你的心会指引你找到正确的答案,所以不要害怕。”
    “在你寻找答案的过程中,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那寻找到答案以后呢?”
    这句话,罗驰是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的。
    一说出来,薛薛和他都愣住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会。”薛薛看着罗驰,目光带着不容质疑的坚定。“我会陪着你的,罗驰。”
    “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会一直陪着你的。”
    她说。
    两人没有回家,而是在附近的酒店开了房。
    薛薛先洗漱完才轮到罗驰。
    在等罗驰的过程中,她开了瓶红酒。
    倚在阳台的栏杆边,薛薛目光迷离的眺望岩城万家灯火,霓虹闪烁的夜色让她觉得自己犹如置身于星海中央,格外渺小。
    她啜了一口红酒。請収鑶泍詀:νipyzЩ.com
    涩,却深得她意。
    脚步声在身后响起,薛薛没有回头,直到从后方被人拥入怀中。
    男人的胸膛坚硬、结实,随着呼吸的节奏,还能隐约感受到肌肉起伏的力量。
    “在想什么?”
    “想……岩城原来是个很漂亮的地方。”薛薛说着,放任自己靠在罗驰的胸口,听着那处儿传来的有力跳动。“真的很漂亮。”
    “嗯。”罗驰侧过脸,温柔的摩娑薛薛的颈侧,暧昧的道:“不过我觉得,妳更漂亮。”
    “哦?”眉头一挑,薛薛睨了他一眼。“怎么突然变得那么会说话了?”
    “刚才在浴室恶补的。”罗驰大言不惭道:“学以致用而已。”
    “噗哧。”薛薛笑了。“你还真敢说。”
    “嗯哼。”
    罗驰咬上薛薛的脖子。
    惯性作用下,她不自觉仰起上半身。
    “属狗的吗你?”
    “不属狗,不过在特殊时期,也可以当只只咬妳的狗。”罗驰边说,双手边暧昧的在薛薛的腰侧游移。“妳好香呀……”
    男人的语气透出了沉迷。
    “沐浴露的味道而已。”薛薛很是受用,口吻带着刻意的散漫。“和你用的一样。”
    “不一样,你身上有丹桂的香味……”
    说着,罗驰彷佛一个受到蛊惑的人,突然扳过薛薛的下巴,用力的吻上她。
    这是一个咸湿的吻。
    像是格斗场上的两方在角力着,一个粗暴的进攻,一个有技巧的防守,不分轩轾,难分难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