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νīρyzω.cōм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28

νīρyzω.cōм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28

    一个礼拜后,罗驰辞职了。
    当他把辞呈递到主管的办公桌上,便见主管用一种了然的目光看着他。
    罗驰口拙,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我早就料到了。”他用一种过来人的口吻感叹道:“你不是池中物。”
    “……”在自己决定离开后突然被主管报以这么高的评价让罗驰有点局促。“您过奖了。”
    主管摆摆手。
    “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旁的不论,看人这方面,你肯定是比不过我的。”
    “……是。”
    “我那时候就在想,明明是上面……”主管意识到自己说溜嘴了,立刻紧闭双唇。
    罗驰却没错过对方一瞬间的迟疑,可以说,从决定回到虎帮跟薛薛和那些相信着他们的人一起打拚后,骨子里某些被刻意压抑的本能便重新回来了。
    属于过去的罗驰,却不曾因失忆而忘记。
    若不然,那会儿在杨家村的时候罗驰也不会单靠自己就替杨万水和杨柳儿父女俩赶走一批又一批过来闹事的地痞流氓。
    或许杨柳儿会对罗驰芳心暗许,也有这层因素在。
    谁会不喜欢替自己赶跑坏人的大英雄呢?从崇拜开始的情感,往往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您刚才说上面如何?”
    在主管无奈的眼神中,罗驰选择追问。
    “真是……以前不是个闷葫芦嘛怎么……唉,罢了罢了,反正不是什么大事,他也要离职了,说清楚也没关系吧?嗯。”
    自问自答完,主管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后,缓缓开口。
    “其实啊……”
    “老大是真的要回来了吗?”赤焰的语气难掩兴奋:“这次不会再白高兴一场了吧?”
    “应该不会吧。”蓝鹄转着手中的小刀。“不然薛姐找我们回来干嘛?”
    “哼,谁知道那女人在想什么,上次说找到老大了,结果呢?找回来个壳而已。”
    “恕我直言,据可靠消息,老大到现在也还没完全恢复记忆。”三人中的女孩子青竹抓了两下头发后又瞪了赤焰一眼。“而且你刚刚的语气让我很不满意。”
    “啥?”赤焰不明所以。“我不过说那女人……”
    “停!”青竹直接给了他一个拐子。“虽然我也不喜欢薛曼青,不过作为女性同胞,你那种鄙视的态度让我觉得很不爽。”
    “啊嘶……疼!”赤焰瞪大眼睛,控诉道:“妳这是谋杀亲夫啊!”
    “什么亲夫?会不会说话啊?老娘和你八字都还没一撇呢!”
    见两人说着说着又要吵起来,蓝鹄头疼的揉着太阳穴。
    他最受不了小两口拌嘴了。請収鑶泍詀:νipyzЩ.com
    “成了成了,你们……”
    “原来大家都已经到了啊。”
    薛薛还没踏进屋里,就先听到里面的“热闹”。
    赤焰和青竹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止住了嘴。
    蓝鹄先反应过来,喊了声“薛姐”算打招呼,青竹没叫人只是点了点头,而赤焰干脆不看她。
    薛薛对三人迥异的态度不以为意。
    “好久不见了。”她在主位落座,同时招呼大家。“别站着啊,坐下来谈事情比较舒服。”
    话都说得这么直白了,三人也不好继续僵在那儿。
    不过赤焰一落坐立刻“小声”的嘟嘟嚷嚷道:“啧,今天居然没带那两个跟班过来啊,真是稀奇。”
    指的自然是平常帮里聚会总跟在薛薛身边的黄从彦和胡大宇。
    “是啊。”双手交叉成塔状搭在下巴上,薛薛笑瞇瞇的问:“怎么,你想他们了吗?”
    似乎是没料到薛薛会这么反问,赤焰的反应慢了半拍,先是目瞪口呆,再是恼羞成怒。
    他一拍桌子,音量大到像是突然喷发的火山,反而有几分欲盖弥彰的味道。
    “怎么可能!我最看不惯他们这样的了,成天跟在个女人后面……啊嘶……黄小筑妳做什么捏我?啊!痛痛痛!”
    跟闹剧一样。
    蓝鹄不忍直视的别开眼,对薛薛道:“不好意思,他们……”
    “没关系,我懂得。”说完,薛薛俏皮的眨了眨眼。
    那一刻,蓝鹄觉得眼前的女人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
    不过他并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人都是会变的,何况他们三个以前就是直接听令于罗驰的,和薛曼青的接触并不多。
    眼下,正事最重要。
    敛下眼睑,他郑重道:“妳在讯息里说,老大要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