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27)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27)

    “唔。”罗驰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没办法,应酬嘛。”
    “……辛苦了。”
    “酒量不好的确是有点儿辛苦。”罗驰边说边低头解开袖扣。“不过还好,我先吃了点解酒的。”
    “……嗯。”
    “你呢?”
    “什么?”
    “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罗驰看着她。“还好吗?”
    薛薛沉默片刻后,点点头。
    “其实也没什么好不好的,和那些老狐狸打交道就是这样嘛。”她故作轻松的耸耸肩,尽管眼角眉梢间的疲惫透露出了端倪。“那些人,有的因为我是女人而不服,还有的觉得我战功不够却因为你的关系才能……总之问题不少,不过也不是无法解决就是了。”
    “人活在这世界上,本来就是要解决各种各样不同的问题嘛,没事的。”
    罗驰安静的听她说。
    不过薛薛似乎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打算。
    也的确,过去失忆的罗驰一直很厌烦薛曼青和他提到帮派里的事务,那让他觉得烦躁,带着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力。
    一开始,薛曼青也曾试着藉由和罗驰讲述过去的事情来帮助他恢复记忆,可在发现这样做只是让罗驰对于恢复记忆一事感到更加排斥后,她就歇了这份心思。
    其实,薛曼青真的很不容易。
    从一朵依附着罗驰的菟丝花到长着尖刺的浓丽玫瑰,从一个被看不起的女孩到可以独当一面,收获下属忠心的女人,这中间薛曼青经历的,远比罗驰看到的要艰辛许多。
    绝非三言两语能带过。
    可她从来不说。
    说了怕罗驰会担心,会因为自己而冲动行事。
    所以她始终小心翼翼的藏着那些负面的、阴暗的小情绪,再趁没人注意的时候独自消化掉,有几次,薛曼青最痛苦的时候,甚至拿起了小刀往自己的手腕上比画过。
    一刀就可以解脱了。
    一刀割下就可以去找爸爸妈妈,弟弟还有奶奶了。
    一刀割下就不用再被人用冷言冷语羞辱,甚至几次差点儿被施暴得逞,能逃出来,全凭着一股不怕死的狠劲。
    为什么会有这股狠劲呢?
    薛曼青后来知道,这股狠劲的由来就是自己迟迟不敢落下最后一刀的原因。
    因为舍不得,因为还有留恋。
    这世界上还有罗驰啊。
    那么努力想要守护自己的罗驰。
    这个念头每每都能让薛曼青在最绝望的时候重新获得力量,为了自己的明天,为了和罗驰的将来,继续拚下去。
    而她做到了。
    连老帮主都十分肯定薛曼青的能力,直言对方身上有种“向死而生”的奇妙特质。
    “不过你还是得学着为自己而活。”
    曾经,老帮主语重心长的和她这样说过。
    或许那时候,他便已经看到薛曼青将来的悲剧了。
    当罗驰失去记忆并抗拒与她有关的曾经,虽然有很长一段时间薛曼青都还在为了那些相信自己的人,以及自己相信的事在咬牙坚持,可内心的空洞却越来越大,最后,终于将她整个人给吞噬殆尽。
    所以她毫不犹豫的扑上去替罗驰挡了子弹。
    甚至……算准了角度。
    “对不起。”
    就在薛薛脑子里被属于薛曼青的记忆和情绪搅得乱糟糟时,罗驰开口了。
    吐字清晰。
    “这话……”薛薛定定的看着他,目光中透出了怜悯的意味。“你不应该和我说。”
    你应该对薛曼青说。
    罗驰有点听不懂薛薛的意思,可又觉得隐隐能明白。
    他眉头皱起,抚上自己的心口。
    下一秒,薛薛的手搭在他的手背上。
    很凉。
    “罗驰,问问你的心。”女人微哑的声音在心室内荡出巨大的回声。“你准备好和我面对一切了吗?”
    他们四目相对,凝视着彼此,彷佛这世界上只剩下两个人。
    你和我。
    罗驰和薛薛。
    有那么一瞬间,罗驰感到巨大的悲伤席卷而来,他无力去探究其中原因,只能狼狈的承受让四肢百骸都彷佛要裂解一般的疼痛,然而在薛薛平静的目光中,这股疼痛渐渐消失了。
    来的突然,去的缓慢。
    身体的力气在渐渐恢复。
    “如果你还没准备好……”
    另外一只手迭了上去。
    “好。”
    “我和你一起面对。”
    是“和你”不是“陪你”。
    是并肩作战,为了彼此的未来。
    閱渎絟呅請椡:npo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