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nρo1⑧.coм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26)

nρo1⑧.coм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26)

    气氛在一瞬间变得凝重。
    无声的僵持,无味的烟硝。
    “好!哈哈哈哈哈哈!很好!”
    直到于立接连几声大笑又说了几声好后,重新落座,众人心头那种彷佛被刀架在脖子上的感觉才总算消弭。
    薛薛若无其事的拿起文件。
    “现在,请大家翻开手中文件的第七页。”
    “给我们看这个做什么?”“不知道,这次又想搞什么?”“看到这些密密麻麻的字和数字老子头就疼啊……”
    薛薛装作没听见底下的耳语。
    “第七页已经为大家做了总结,那是虎帮名下所有资产的估值,其中最具价值的便是三间在闹区的歌海,还有新开发区周边那两块地皮,另外几处房产,包括我们现在所在的这栋大楼。”
    声音朗朗,薛薛的态度从容又自信。
    彷佛刚才和于立间的冲突不存在似的。
    “这些资产若可以做出有效利用,将能创造庞大的现金流,同时改善帮里的营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上不下,打着各种名号,却养了许多冗员。”
    许多人看向薛薛。
    到底都是在道上打滚多年的,平常就算装疯卖傻做出与世无争的样子来,一旦认真起来,那一双双眼睛都锐利的跟无形的箭矢似的。
    若这样形容,薛薛便是他们的靶子。
    顶着压力,薛薛不让任何情绪泄漏出来。
    “就是冗员。”
    “我们要养活那么多兄弟,有那么多人在外头出生入死的打拼,更同样也有很多人,借着虎帮的由头,躲在庇护伞下,极尽摸鱼之能事。”
    “我们不像那些小帮派,拥有很高的灵活度可以去钻营,也不像龙帮涉足各行各业,具备完整的关系网络。”
    “今时不同往日,虎帮也已经到了要做出抉择的时候。”
    “我明白大家的顾忌与担心,可是再不作出取舍,只会增加更多无谓的牺牲。”
    薛薛的声音铿锵有力。
    “所以,我打算……”
    罗驰今天有个饭局。
    是业务部的月底庆功会。
    因为还算新人的缘故,哪怕酒量不行罗驰也不好先离开,所以楞是拖到了接近半夜才醉醺醺的回到家。
    其实他觉得自己还很清醒。
    清醒的从坐上车到下车掏出钥匙开了门,整个脑子里都还能转着许多乱七八糟的事儿,其中最多是关于薛薛的。
    尽管最后还是没理出个头绪来。
    尤其是近两个礼拜,他总是想方设法的躲着对方。
    很莫名其妙,可罗驰心里就是觉得别扭。
    明明已经心动,甚至已经将心动表现出来,可内心还是觉得很难坦然面对,个中原由,罗驰只能归咎于他一开始回到岩城时对薛曼青义正严词的拒绝了太多次,结果现在反而下不了台。
    或许,就是男人的面子问题吧。
    罗驰边自嘲边向客厅走去。
    灯还亮着,显示薛薛还没睡。
    都这个点儿了……
    松开绑了一天,憋的人几乎要喘不过气来的领带,罗驰踏进客厅。
    然后,愣了。
    客厅的电视开着,声音不大还是吱吱喳喳得吵的人头疼,而主人公薛薛则穿着睡衣,裹着条毯子缩在沙发一角,面前的桌子上还摆了罐啤酒和屏幕已经暗下的笔电。
    罗驰回过神来后立刻就放轻脚步,缓缓朝薛薛走去。
    女人的呼吸绵长,显然已经入睡一阵子,头却不自觉地往前微微一点、一点,像只刚出生的雏鸟。
    罗驰见过薛薛很多种面貌,可似乎还没有一种是这样的。
    柔软、脆弱,毫不设防。
    他忽然庆幸,只有自己有这个家的钥匙。
    这般想着,罗驰缓缓蹲下。
    他伸出手,轻轻的戳了下薛薛的额头。
    没有反应。
    罗驰的眼里漾出自己或许都没意识到的温柔笑意。
    他近乎是乐此不疲的在做这个动作。
    “唔……”
    如此重复数十次,在梦中觉得自己一直在被医生拿针扎着屁股的薛薛终于感到不对劲,渐渐清醒过来。
    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迷蒙的双目一时难以聚焦却并不妨碍薛薛认出罗驰的脸来。
    “嗯……”她嘤咛一声,只手敲着脑袋,想让意识更清楚些。“你回来啦?”
    “嗯。”
    “刚到?”
    “嗯,刚到。”
    见罗驰跟复读机一样,薛薛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可下一秒,她立刻嫌弃的皱起鼻子。
    “你身上酒味怎么这么浓?”
    閱渎絟呅請椡:npo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