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nρo1⑧.coм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24)H(

nρo1⑧.coм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24)H(

    坦白说,这样的滋味并不好受。
    口腔的空间有限,肉物甫一进来便占满了位置,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不过薛薛很快学会了投机取巧。
    在男人每次撤出时,她都会用灵巧的双手来换取再多几秒的休息时间。
    只是随着罗驰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这样的做法也变得越来越困难。
    不得已的情况下,薛薛只能将嘴唇尽量撑开,好减少性器进出过程间带来的不舒服,同时加快舔弄的速度和力度,好让罗驰赶紧射出来
    “呼……好棒……薛薛……”
    名字被从男人嘴里喊出,薛薛的心跳漏了一拍。
    她抬眸觑了罗驰一眼。
    细软的发丝不若平常收拾的整整齐齐,反而显出一丝落拓不羁的野性,搭配那张刀凿般轮廓深邃,线条锋利的俊美脸孔,格外的有杀伤力。
    尤其是陷入情欲之中的模样。
    双目微瞇,薄唇间泄出轻喘,汗水沿着紧绷的胸膛流下,阳刚又性感。
    美色给人的刺激是最直接的。
    薛薛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起反应了。
    下意识夹紧双腿,薛薛意图藉由摩擦来稍微止止小穴的痒意。
    “真舒服……呼……上面些也要舔……”
    见他还不知足,薛薛有点生气了。
    偏偏沉浸在情欲浪潮中的男人反应迟钝。
    在发现罗驰竟然试图探进喉腔里时,一股作呕的感觉涌上来让薛薛终于受不了了,小手报复性的用力捏了两下蛋蛋。
    变化就在这时发生。
    “嘶……”
    男人自喉咙发出的低吼,更像是野兽的叫声。
    薛薛吓了跳。
    下一秒她便发现还卡在嘴里的性器不寻常的抖动,几乎是立刻就意识到会发生什么事的薛薛赶紧拍打男人的大腿并往后撞开对方支撑在自己后脑杓上的大掌。
    可惜慢了一步。
    “咳、咳咳--”
    好像烟花在嘴里炸开了似。
    虽然最后一刻性器已经不在嘴里,可短短的距离,白浊依然喷溅进去了,且薛薛压根儿来不及反应,所以有部分就直接吞了下去。
    感觉非常糟糕。
    虽然味道不算难闻,可有轻微洁癖的薛薛依然难以忍受。
    她当下就想去漱口。
    没想到人才刚起身就被罗驰抓住了手腕,不用使力,只需向后轻轻一扯,因为匆忙起身而失去平衡的女人便只能狼狈的往男人怀里倒去。
    “呀……唔!”
    就这样被吻封缄住的薛薛错愕的瞪大眼睛。
    罗驰也不嫌弃,直接就着这别扭的姿势,将内外都沾着精液的嘴巴给舔拭了干净。
    薛薛整个人都懵了,就连男人放开她,她都还傻楞楞的维持一样的姿势。
    “傻啊。”许是平常精明的女人难得胡涂的样子充满反差的魅力,罗驰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接吻不闭眼的?”
    “……唔!”
    后知后觉的女人惊慌的摀住嘴后想到了什么又猛地松开手,见罗驰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强迫自己忽略他胯间的一片狼藉。
    “你……你都不觉得脏吗?”忍了又忍,薛薛总算勉强用“平和”的语气质问男人:“那是精液啊,还是、还是……”
    后面的话无论如何都很难说出口了。
    罗驰见薛薛一脸匪夷所思的样子,笑了。
    “脏啊。”
    出乎意料的答案让薛薛瞪大眼睛。
    “脏你还……”
    “因为是妳呀。”
    薛薛愣住了。
    男人边说,手边沿着她的大腿肌肤缓缓向上游移,粗糙的指腹上头彷佛煨着火苗,所到之处莫不带来灼人的温度,和令人骨头酥麻的颤栗感。
    “嗯……”
    娇软的呻吟违背主人的意志,钻了出来。
    “因为是妳,还来不及想脏不脏就做了。”罗驰说着,俯身啄了下薛薛的眼角。“很神奇对吧,我自己也没料到。”
    这句话究竟有多少真心,只有罗驰知道。
    因为连他都没料到,自己会这样冲动。
    先于意识之前,行动就先诚实的传达出他内心的想法,让人连想否认都做不到。
    “妳说,要我再次爱上妳对吧?”
    双手夹住她的腰肢,罗驰将薛薛撑了起来。
    “我想,妳已经快要做到了。”
    或者说……已经做到了。
    薛薛怔怔的望着他。
    男人的眼睛里有星星。
    因为自己而亮起来的星星。
    閱渎絟呅請椡:npo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