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nρo1⑧.coм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24)H(

nρo1⑧.coм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24)H(

    “你……流氓……”
    被吻到险些儿喘不过气来的薛薛在男人终于放开她后,忿忿的指控。
    殊不知她此时的模样有多诱人。
    鬓边的发丝凌乱,如面皮般又薄又透的肌肤上泛着淡淡的粉,像是被辗碎了的桃花瓣,蹂躏出过于浓艳的春色后,带出惊心动魄的媚态。
    尤其是那对狭长凤目。
    随着女人眨眼的动作,乌溜溜的瞳孔氤氲出能滴出水来似的柔。
    罗驰的指腹轻轻摩娑着她被亲到微微肿起的唇瓣,接着,抹掉她唇角的水渍。
    并不强势的动作,却让薛薛的小心脏怦怦跳。
    眼前,是个十分有魅力的男人。
    薛薛忽然就意识到这点。
    许是受薛曼青记忆的影响,在最初面对罗驰的时候,薛薛的态度是随意且漫不经心的,皮相好看的男人她已经见过太多,也不缺罗驰这么一个。
    然而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了,罗驰也变了。
    负责好每个宿主的人生是薛薛一以贯之的职业道德,所以随着在这个世界生活的时间越长,她并不意外自己会和这具身体,还有这个身分产生共情。
    可罗驰呢?罗驰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或许是从薛薛穿越来的那一刻也或许就在不久前,从他问出“阿胜”是谁后。
    不得不承认的是,罗驰的这个改变深得她心。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撞,擦出激情的花火。
    “帮我。”罗驰的声音又低又沉,像是从胸腔中挤出来似的。“薛薛,帮我。”
    他说。
    “好呀,帮你……”语尾拖长,女人笑的样子像只狡黠的狐狸。“你要怎么谢谢我?”
    闻言,罗驰目色一暗。
    他单手捧住薛薛的脸,指尖穿过她散在两颊的发丝。
    微微俯身,浓烈的男性贺尔蒙将薛薛整个人都包围住。
    像是猎人靠近掉入陷阱的猎物,每一个眼神,都刻着露骨的欲望。
    “谢谢妳……”
    猝不及防的,男人咬住薛薛的耳朵,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
    柔软的毯子上跪着个美人。
    还是个充满好奇心且好学的美人。
    对着从男人粗硬毛发间探出头来的肉物,双手半握半捧着,一会儿这边揉揉,一会儿那边捏捏。
    从龟头、冠状沟到柱身表面盘据的青筋,还有坠在下方两颗饱满的囊袋,薛薛就像在生理课上求知欲旺盛的学生一样,把每个细节都给仔细描摹了遍。
    没一会儿就见肉物的尺寸又胀大了不少,沉甸甸的重量压在掌心。
    “真大。”
    半晌,薛薛下了两个字的点评,同时一个使劲,束住了性器。
    “唔。”
    罗驰被这突如其来的快意给刺激的发出一声低哼。
    薛薛很满意他的反应。
    “给你一个奖励。”
    话落,她弯腰,啄了浑圆的顶部一下。
    男人的身体霎时紧绷如即将断裂的弦。
    掌控一个男人欲望的滋味,出乎意料的爽快。
    薛薛洋洋得意的瞥了罗驰一眼,正打算故技重施,男人的手已经放在她的后脑勺上,低声下令道:“张嘴。”
    薛薛眨眨眼。
    见她不动,罗驰的另外一只手扣住她的下巴。
    “乖,听话。”閱渎絟呅請椡:npo18.com
    和平常不一样。
    男人的强势,给这次的性事添上几分不寻常的氛围。
    蛰伏已久,蓄势待发。
    薛薛又摸了两下,才听从对方的话将小嘴张开。
    肉物先抵住红唇,用上头泌出的白浊涂上一层颜色后才慢悠悠的往里推进。
    “放松。”捏着薛薛脸颊的软肉,罗驰道:“不然进不去。”
    “……唔。”
    薛薛瞪了罗驰一眼。
    好不容易,柱身没入大半。
    整个口腔被撑开到极致,密密实实的像是个被堵住的洞。
    性器被潮湿温暖的环境滋润着,爽的罗驰吐出绵长又欢愉的一口气。
    大概,男人在这方面总有着独到的天赋。
    哪怕没有经验。
    “舌头伸出来。”他指示:“不要用力,就像在吃棒棒糖一样,慢慢的勾住,然后轻轻的舔。”
    薛薛依言照做。
    快意起初并不明显,偶尔还会有被牙齿嗑到的痛感,然而随着薛薛的动作越来越流畅,带给罗驰的享受也越来越激烈。
    男人将背脊向后靠。
    大腿岔的更开,把薛薛整个人都拢在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