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nρo1⑧.coм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23)h

nρo1⑧.coм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23)h

    男人的瞳孔黝黑又深邃,猛一看,面无表情盯着自己的模样有几分可怖。
    薛薛不明所以,直到对方问了句:“阿胜是谁?”
    她才恍然大悟。
    其实薛薛不知道的是,不过片刻的时间,对罗驰来说却是度秒如年。
    他的内心在挣扎。
    某种程度上,主动问出这个问题,就是罗驰的妥协。
    对自己,对过去的妥协。
    因为薛曼青,或者更精确点来说,因为薛薛。
    “阿胜啊……”女人的声音拉回罗驰飘远的思绪。“是我们当初一起带回来的小男孩。”
    “小……男孩?”
    “当然,现在已经不是小男孩了。”薛薛失笑,握住他搭在椅背上的手。“不过对我来说,他始终是那个接过我糖果后,露出一口大白牙,笑得很开心的小男孩。”
    薛薛说着,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眉目都变得柔和。
    心梗的感觉又回来了。
    “你以前也曾经因为阿胜和薛曼青吃醋过。”只手撑着脸颊,薛薛逗他:“哪怕她说了,对阿胜只是对弟弟般的情感。”
    “就像你说……只把杨柳儿当成妹妹一样。”
    这话让罗驰一噎,无法反驳。
    薛薛却将他的手握的更紧了。
    像是怕他又再次逃避。
    “罗驰,我和你说过的话都是认真的。”
    “就像我要你叫我薛薛一样,不论有没有过去的记忆,不论过去的经历如何,想法如何,我都把你当成一个独立的,完整的人格,你是我爱的人,不取决于过去,而是因为你是你。”
    “这世界上唯一的你。”
    “而我想要的,是你的爱,你的现在,还有未来。”
    “不论你将来能不能想起来,我都希望你能记住这些。”
    瞳仁漆亮,像揉碎了漫天星光。
    罗驰感受到了,内心汹涌澎湃的情潮,就像从遥远的海面层层推近的浪花,以为最后将归于平和,却不知在浪花打上礁石的那一刻,侵蚀已经开始。
    再坚硬的外壳,都有剥落的一天。
    他曾经竭力抗拒的一切,突然被赋予新的意义。
    因为眼前的女人。
    “过去罗驰守护薛曼青。”像猫儿般,薛薛将侧脸贴上两人交握的地方,蹭了两下。“现在,薛薛守护罗驰。”
    固守的城墙于是轰然倒塌。
    “我们每次谈心谈到后来,好像都变成在做爱。”薛薛扯着男人的领子,嫩声道。
    两人额头相抵,呼吸缠绕,身上的气息融合在一起,彷佛生来就该为一体。
    罗驰低低应了声。
    西装裤的拉链被拉到最底,内裤也被褪下,松松垮垮的,起不了半点遮蔽的作用。
    自然也挡不住峥嵘探出头的巨物。
    只是此时被薛薛的手抓着,显得有些……可怜兮兮。
    紫红与白,形成强烈对比。
    女人的掌心又细又滑,上头繁复的纹路轻轻摩擦过并不平坦的表面,带来的刺激就像还未冰过的气泡饮料,不够畅快,却让感官处在一个十分微妙的状态。
    “嗯……”
    “阿驰,舒服吗?”
    这个称呼让罗驰的身体僵硬了瞬。
    薛薛没有错过男人的反应,只是从生龙活虎的肉棒来看,感觉不算太差。
    她早就想这样叫罗驰了,罗驰哥哥,是薛曼青和罗驰间充满情趣意味的昵称,当年在孤儿院,罗驰每次要逗薛四妞,便会这样让她叫自己。
    这倒没什么,只是后来听到杨柳儿也这样叫罗驰后,她就觉得膈应。
    索性趁把话说开的这时候,也把这点习惯问题给改了。
    “阿驰……”掐着嗓子,薛薛的声音变得又柔又媚。“你说说,到底舒不舒服?”
    话落,小手还充满暗示意味的捏了两下。
    不轻不重,恰到好处。閱渎絟呅請椡:npo18.com
    罗驰闷哼一声。
    “说呀。”
    见薛薛还不知死活的撩拨自己,罗驰的眼神暗下,显得危险。
    薛薛看见他的表情后却笑得更开心了。
    “阿……”
    大手往后一扣,罗驰粗暴的吻上她。
    蛮横的撬开牙关,舌头毫不温柔的扫过檀口中的每一寸,像个贪婪的劫匪,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被罗驰的举动逼到,薛薛只能扬起颈子来配合对方猛烈的攻势。
    “唔……”
    唾液自未能合拢的唇角边涎下,又被色情的舔舐掉。
    纤细的腰身被男人另一只手给牢牢掌控,为了让自己舒服点,薛薛跪坐在罗驰下半身两侧的大腿不得不更加收紧。
    如此一来,肉物便顺理成章的侵入熟悉的,泛着馥郁香气的桃花源里。
    薛薛下意识就想逃离热度惊人,不怀好意的横亘在自己腿间的突起,然而她才一有动作,就被罗驰给按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