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22)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22)

    “可是,她怎么会和龙帮扯上关系呢?”这是从和杨柳儿在“夜域”不欢而散后,罗驰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柳儿从以前就一直住在村里,也没有结交什么特别的朋友,就算是到岩城后……我想不通。”
    其实人与人的来往,本来就没个定数可言。
    有时候不过是一次偶然的因缘际会,便能开启长达数十年的缘分。
    可也许每天都擦肩而过,却终其一生也不得相识。
    这个道理,罗驰没理由不懂。
    看着一脸纠结的男人,薛薛已经到嘴边的话却拐了个弯。
    她无奈的叹口气。
    “真的没想到吗?”
    打哑谜似,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罗驰更加疑惑了。
    “嗯?”
    “杨柳儿为什么会和龙帮的人有接触?”薛薛挺直了上身。“我的答案不见得是对的,但要我猜,就是因为你。”
    罗驰眨眨眼,会意过来薛薛的意思后,错愕的瞪大双目。
    “因为我?怎么可能?我和龙帮……”想到薛曼青提到关于自己的过去后,罗驰闭上嘴,迟疑道:“难道他们是为了威胁我?才接触柳儿的?”
    “……”
    薛薛有点想撬开罗驰的脑袋看看里头的回路是怎么长的。
    “你应该换个角度思考。”
    “啊?”
    见罗驰茫然地望着她,薛薛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你没想过可能是杨柳儿和龙帮的人一拍即合吗?”
    “我不是说杨柳儿要害你的意思。”见罗驰面色大变,害怕他又想歪了的薛薛赶紧道:“只是刚好而已。”
    “什么叫刚好?”
    罗驰的语气显得咄咄逼人,不过薛薛并不在意。
    “就像妳说的,杨柳儿以前一直住在村子里,年纪轻轻又被父亲保护的好,对人心险恶自然没有了解。”
    “你回来的事儿,虽然我们尽量瞒着,可龙帮也有获取消息的管道,自然不会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何况当年你会出意外,本来就是他们做的。”
    薛曼青和罗驰交代过这件事。
    虽然如此,再次听到一样的内容,仍让他面色一白。
    毕竟对于当年的事并无记忆的罗驰现在就是个普通人,知道有人随时准备来害自己的性命难免心有余悸。
    尤其是再次扯上关系后。
    见他表情不对,薛薛突然拉过男人的手。
    微凉的掌心温软,轻轻迭在罗驰青筋浮起的手背上。
    他一怔。
    薛薛低声道:“只要他们调查过,想必不难知道,你失去记忆,受重伤时为当地农户杨万水所救,后来杨万水逝世,托你照顾唯一的女儿杨柳儿,你便将杨柳儿带在身边。”
    女人的声音在不知不觉间抚平了罗驰内心不安的震颤。
    他像要掩饰什么似的,推开薛薛的手站起来走了两步,形成半倚在沙发背的姿势。
    薛薛不以为意,继续道:“若说你和杨柳儿两情相悦,那或许龙帮的人会拿捏住杨柳儿来威胁你,可你对杨柳儿并无男女之情……是吧?”
    凤目中有粼粼碎光在闪烁。
    对上薛薛的眼睛,罗驰不自觉的点了下头
    “龙帮的人怕也是知道了这件事。”对罗驰的回答感到满意,薛薛的柳眉弯湾,声音也不自觉变得轻快。“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偏偏杨柳儿是个死心眼的,并不甘心轻易放弃,所以在和杨柳儿接触后,他们就换了个法子。”
    “还记得我那时候问你,有没有想过是谁给你下药的吧?”
    点到为止。
    罗驰果然很快想明白。
    “妳的意思是,那药是柳儿下的?”
    薛薛给了罗驰一个“你还不算太笨的眼神”。
    “对了一半。”
    “一半?”
    “嗯,那天杨柳儿并不在场,药自然不是她下的。”
    “只是她授意的?”
    症结点破除后,罗驰很快跟上薛薛的逻辑。
    “没错,不过是她自己想到还是别人告诉她的就不得而知了。”薛薛伸了个懒腰。“本来我让人调查,是怀疑阿胜的。”
    “阿胜”是谁,罗驰并没有印象,可诡异的是,听到这个绰号却让他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他忍不住拧起眉头。
    “后来阿胜坚决否认,我自己又去看了次监视器,发现那药可能不是下在杯子里,而是沾在吸管上。”
    “刚好那天有个服务生临时吃坏肚子找了他朋友来代班,后来要调查的时候才发现服务生已经离职,而他朋友不知所踪。”
    “所以基本可以确认……”薛薛这时才注意到罗驰古怪的表情。“怎么了吗?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閱渎絟呅請椡:npo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