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14)上(H)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14)上(H)

    罗驰并没有注意到,薛薛用的是“她”而非“我”。
    那是属于薛曼青和罗驰的,谁也取代不了的回忆。
    “我好像……有点印象。”男人喃喃的说出这句话。“可是……我还是想不起来,不,应该说我有印象,可是却觉得这不是我的记忆,而是……”
    突兀穿插进来的片段。
    “唔!”
    罗驰双手捧着头,发出了如野手般低哑的嘶吼声。
    或许他这时已经恢复了部分记忆,可是没有共鸣,记忆终究也只是过去。
    “没事的。”薛薛坐到罗驰身边,将男人搂进自己怀里。“想不起来就不要想,无法接受就不要接受,顺其自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薛薛的声音不大,却能穿透耳膜和重重迷雾,直接打进心里最深处,最隐蔽的角落。
    在薛薛的怀里,罗驰半张着眼睛,黑色的瞳孔,红色的血丝,目光茫然的不知落在何方,却贪恋围绕在身侧的这股温暖。
    高大的男人背脊一旦佝偻下去,便像被拔去利爪的猛虎,哪怕做出再如何凶猛的姿态,也跟虚张声势似的。
    更何况,他此时温驯的在自己怀里。
    薛薛的手停在他微湿的黑发上。
    “我有信心,罗驰。”
    十指穿过发丝,温柔的梳理着。
    “你一定会爱上我的。”
    两人滚到了床单上。
    酒精的刺激,有时候效果比药物还惊人。
    餐桌上乱成了一团,不过良宵苦短,没人在意那么一点小乱子。
    “罗驰……等等……”在对方胡乱的啃咬中,薛薛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喘口气。“你是属狗的吗?别……别咬那儿……啊……”
    在薛薛的锁骨上狠狠咬出一口牙印的男人抬起头。
    他的眼睛在黑暗中就像是饿狼般,发着亮光。
    这是罗驰,薛曼青记忆中的罗驰。
    有着如野生动物一样锐利的眼神,然而……
    眉眼一弯,戾气消失,男人再次低头覆上被自己咬出齿痕来的皮肤,用干燥的唇,轻轻摩娑着。
    似抚慰,又似挑逗。
    “嗯……”
    敏感的身体受到刺激,不由自主的颤抖。
    小小的火种顺着血液流窜,扩散到细胞后又骤然迸发,带来巨大的,令人难以反抗的吸引力。
    “别玩儿了,罗驰。”
    孜孜不倦的往薛薛胸口种下一颗又一颗草莓的罗驰闻言,动作一顿。
    一对长腿缠上了他的下半身。
    柔软的,淌着香甜蜜露的腹地,恰好贴上男人的欲望根源。
    那里已经足够坚硬,足够炽热,带着可以燎原的温度,甫一触碰,便让人有种要燃烧起来的感觉。
    喉结不住滚动,男人的眼神一眯,就如暴风雨前宁静的海面,透出一股危险的意味。
    薛薛却不怕。
    藕臂朝前伸,攀住罗驰的肩颈。
    看似薄瘦的外表下,其实有着蕴藏满满力量的肌肉,恰到好处的贲起,形塑出完美的,如同雕像般自然而不浮夸的线条。
    薛薛十分满意。
    一个施力,两人猝不及防地拉近。
    靠近罗驰耳边,薛薛低声道:“是个男人就该直接干,罗驰,别整那么多花样。”
    这句话就像一个开关,打开了罗驰的另外一面。
    “就这么迫不及待吗?”罗驰说着,只手探进薛薛的双腿间,那儿的布料已经被淫水给沾湿,滑溜溜的。“啧,小骚货。”
    薛薛发出意味不明的一声轻哼。
    粗砺的指腹就这样隔着底布,在花缝上打着转儿。
    一圈又一圈,把薛薛圈进了欲望的漩涡里。
    她想夹紧双腿,却被提早一步发现她意图的罗驰给制止了。
    掰着脚踝,薛薛呈现单腿被拉开的姿势。
    门户洞开,令人不安。
    且男人的亵玩并未停止。
    娇嫩的花蕊被逗得汁水涟涟却始终得不到真正的满足,贪吃的小穴一张一缩的,哪怕被半透明的料子给遮掩,依然能看出奋力蠕动的样子。
    可怜兮兮。
    “唔……罗驰,别磨了,嗯……痒,好痒……呜……”
    她没想到罗驰的耐性那么好,一点也不像是半醉的状态。
    又或者,正是半醉的状态增长了他的耐性?
    就在薛薛晕呼呼的想着,陷入究竟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难缠问题里时,男人忽然舔上她的耳垂。
    潮湿、温热。
    像某种爬虫类生物。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14)下(hh)
    “罗驰……那里不可以……脏……啊……”
    当男人对着发颤的花瓣轻轻一吹,薛薛只觉得魂儿都险些飞了。
    更让她崩溃的还在后头。
    扳住两侧,迫使她大张着无法合拢的双腿,露出不住翕动的小穴,大舌试探性的点了点被从包皮中剥出,小小一枚,玲珑可爱的阴蒂。
    剎那间,过电般的快感席卷了薛薛全身。
    当柔软的舌头刺入开口,立刻感觉被层层迭迭的媚肉给绞紧了。
    自尾椎直窜而上,直达脑门的酥麻感震的罗驰腹部憋着的一团火在无形间烧的更旺了。
    当机立断的往后撤出,带出的液体很快在床单上留下一漥水印。
    高大的身躯挤进双腿间,罗驰一手搭在薛薛腰侧,一手扣住她的后脑,精准攫住女人柔软的唇瓣,将沾着她气息的汁水渡到檀口中。
    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却足够令人羞耻。
    “不脏。”罗驰含糊的道,性器已经解开束缚,正抵着嗷嗷待哺的穴嘴。“甜。”
    薛薛没有反驳的机会。
    调整好角度,男人驾轻就熟的将肉物直直的送了进去。
    “嗯呀……”
    满足的喟叹,没几下就被捣成支离破碎的呻吟。
    “好大……太满了……撑啊……嗯……”
    罗驰的性器是紫红色的,又粗又长,像一条嵌上繁复花纹的龙鞭,龟头浑圆饱满,两粒沉甸甸的囊袋垂坠着,随着他深入的动作一下下甩在了阴户上,发出淫靡的声响。
    核心力量的强大,在这时完全彰显出来。
    每几下,罗驰就会有意识的停顿,然后用硕大的顶部,辗压最是敏感的一块嫩肉。
    薛薛几次都被刺激到有种憋不住尿的失控感。
    “别磨了……嗯,好麻……呜嗯……”
    虽然嘴上这样嚷嚷着,可身体诚实的反应骗不了人。
    甬道在充沛的水泽浸润下变得又松又软,然而只要肉棒探得深点了,小穴就会像受惊似的用力往中心皱缩,把罗驰的性器紧紧夹住,带来难以言喻的绝妙滋味。
    只让人恨不得就这样埋在娇嫩的腹地里,缠绵不止,至死方休。
    “啊……”
    生理性的泪珠自漂亮的凤目里溢出。
    眼尾挑出的一抹红,是被欺负狠了才能染出来的艳色。
    情不自禁的,罗驰伸出手,指腹用力抹过。
    “呜……够了……”
    男人一次楔的比一次更深,每一次进入,都把本来狭窄的甬道给撑到了极限,让薛薛恍惚间有种自己的小穴随时都会胀破的可怕错觉。
    “够了吗?”罗驰的声音平稳,可额头上的汗珠还有手臂上突起的青筋都泄漏出了并不平静的端倪。“够了小逼怎么还夹那么紧?是不是想把肉棒给绞断?嗯?”
    说着,他忽然狠狠拧了乳尖一下。
    小穴顿时拢的更紧了,像是一汪黑洞,要把所有东西都给吸进去。
    罗驰闷哼一声,干脆直接把薛薛的双腿折到胸前。
    “怎么都捅不松?”盯着被蹂躏到几乎变了形却还在卖力吞吐性器的肉花,罗驰眼中弥漫出嗜血的戾色。“就那么馋?”
    “嗯哼。”
    也不知是故意还怎的,罗驰一说,小穴夹得更厉害了,彷佛有无数张小嘴密匝匝的圈住柱身。
    男人再是金枪不倒,也抵不住这般激烈的快意持续侵袭。
    可薛薛还没高潮。
    没把人干到高潮自己就先射了……觉得自己男性雄风好歹得坚持住的罗驰牙一咬,开始最后冲刺。
    薛薛也没料到男人体力那么好。
    都到这时候了,还能次次干到深处。
    直进直出,大开大合,在有力的臀部摆动下,薛薛觉得自己就是一艘漂浮在惊滔骇浪中的小船,稍一不留神,就会坠入欲海的深渊。
    “不行……啊,太,太深了……”当沟槽擦过颈口,薛薛的呻吟完全变了调。“呜……好爽,嗯……要,要泄了呜……”
    “那就泄出来。”罗驰诱哄道。“泄出来会更爽的,小骚货就喜欢这样,对吧?”
    话落,男人恶劣的戳弄着闭拢的窄缝。
    整条肉棒都埋在甬道里,完美契合。
    像往血液里灌进鲜榨的柠檬汁,一股难言的酸麻滋味随着渐渐内陷的嫩肉自深处源源不绝冒了出来。
    “不要再进来了呜……好奇怪……会,会尿的。”
    “那就尿出来也没关系。”
    这句话,启动了高潮的引爆装置。
    “嗯啊──”
    罗驰没有退出来。
    他享受着热流的浇灌,就像在瀑布下的行者。
    “呼……”
    闭上眼睛的薛薛试图对抗完全失控的感觉,然而身体终究违背了主人的意志。
    大口大口喘着气,呼吸声一起一落间,落下的汗水互相融合,当穴肉收紧的劲道渐渐松弛下来后,罗驰才缓缓的向后撤。
    湿漉漉的性器肿胀不堪,颜色不再干净,反而透着被打磨过的深色光泽,令人畏惧。
    接着,男人抓起薛薛无力垂在两侧的手,放到肉物上。
    黏腻的触感,滚烫的温度,两者让薛薛感受到强烈的威胁,下意识就想要收回手。
    可罗驰不让。
    “帮我。”
    他说,用自己的大手包裹住薛薛的小手,以此为支点,开始上下撸动起来。
    “嗯……”
    男人的呻吟不同于女人,低低的,又粗又哑,哪怕只是发出压抑的气音也显得磁性。
    柔嫩的掌心与粗糙的表面摩擦,带出的快意与在小穴里驰骋时截然不同。
    只是一样爽快。
    “呼……要到了……薛薛……”
    薛薛的视线与罗驰对上。
    有那么一剎那,男人沉浸在快感中的模样,让薛薛觉得对方或许已经爱上了自己。
    虽然这样的想法自大到8∮qun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p/o1/8/點/¢/o/┮m有些可笑。
    但……
    “爽吗?”
    “嗯。”
    “那就射出来吧。”
    迷离的目光落在薛薛身上。
    女人不知何时已经撑起了身体,饱满的胸脯随着她的姿势微微下垂,上面满是自己留下的,肆虐的红痕。
    罗驰呼吸一窒。
    小巧的舌尖扫过唇角,充满挑逗的意味。
    “射出来吧。”她又重复了一次。“我会全部接住哦。
    好书請上:npo18.c哦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