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Zp018.C0m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13)

Zp018.C0m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13)

    最后罗驰在薛薛家里住下了,只是没有在一起睡觉。
    薛薛给他收拾了间客房。
    隔着一面墙,两人各怀心思,终于在疲倦中沉沉睡去。
    隔天早上薛薛起床的时候,罗驰已经出门上班了。
    他找了个普通上班族的工作。好书請上:npo18.c哦m
    托了“虎帮”的关系,只是薛曼青没有让他知道。
    若让罗驰知道,恐怕又要抗拒,又要排斥,到后来两人多半得大吵一架收场。
    可罗驰已经不是记忆完整的罗驰,薛曼青也不再有多余的精力来和对方争个是非对错,那会让她觉得自己很可笑。
    坚持很可笑,相信很可笑,可惜,她还是不甘就这样放弃。
    所以后来代替罗驰牺牲,固然是因为爱,可对她而言又何尝不是另一种解脱。
    薛薛没有再管罗驰,她一边煎着培根鸡蛋卷,一边拨了通电话给胡大宇。
    “薛姐!”
    男人似乎不论何时都充满朝气,让薛薛颇羡慕。
    “我没记错,你手下有一个很擅长跟踪的对吧?”
    “啊,跟踪?哦,您说老许吗?”
    “嗯,就他。”薛薛漫不经心的答道:“跟你借个人来用?”
    “您说老许吗?当然没问题啊!”胡大宇爽快的答应:“不过他现在人不在岩城,您看……”
    “不急,你让他回来后再跟我联络就好。”
    “那成!”,popo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p/o1/8/點/¢/o/┮m
    挂了电话后,薛薛利落的将鸡蛋卷翻了个面,盛盘。
    此时,被遮蔽了大半天的太阳突破乌云的桎梏,透过半掩的窗帘洒进室内。
    灰暗中透出了一点亮。
    薛薛瞇起眼,心情突然好了起来。
    帮派的事务处理起来比想象中棘手。
    幸亏有黄从彦在一旁辅佐,替薛薛省了不少事儿。
    在这期间,罗驰的新钥匙打好了,不过他并没有提出要搬走的打算,薛薛也就由着他住下去。
    人与人间的相处有时就是如此微妙,当你靠近的时候,对方可能不自觉就想要后退,可若你停留在原地甚至后退,对方可能反而会靠近,哪怕是无意识的。
    发现这点后,薛薛便巧妙的与罗驰保持适当的距离。
    虽然虎帮规模大,事务的分派有条有理,然而许多事都还得经过薛薛的裁决,且这不像公司治理,更讲究人和方面,对于她而言,委实是全新的挑战和历练。
    所以薛薛暂时也没什么心情去撩罗驰,只是两人住在同一屋檐下,很多事水到渠成就会发生。
    “其实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
    某天,薛薛提早回到家里,刚好遇上下班回来的罗驰。
    薛薛便问他要不要点外卖。
    罗驰应了。
    除了外卖,薛薛还让男人下楼到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两手啤酒。
    她没有问罗驰喝不喝,因为在薛曼青的记忆里,这已经是习惯,是默契,是两人在低潮的时候分担彼此情绪,在得意的时候分享彼此喜悦的一个方式。
    烧烤、炸鸡、小菜,还有两手啤酒。
    标准的配备。
    从厨房里洗了两个杯子出来,薛薛见罗驰怔怔的瞧着桌面。
    和薛曼青不同,男人有没有恢复记忆在薛薛看来并不是那么重要,毕竟若一个人不愿融入原本的人生,那就像扮作两个不同的角色,不过演了场自欺也欺人的戏而已。
    何苦?
    既然薛曼青的要求是要找回罗驰的爱,而不是找回罗驰曾经的爱……
    将杯子放到男人面前,女人眼中浮现自信的光芒。
    那她就让罗驰爱上自己吧。
    “以前经常这样吃。”
    薛薛的声音拉回罗驰飘远的思绪。
    “算是放纵一下吧?开心的时候,难过的时候,还有偶尔迷茫的时候。”薛薛说着说着,好像陷入了回忆中似的,连声音都变得轻巧。“你每次总不让她多喝酒,说她喝多了酒会随地倒头就睡,其实……”
    随地倒头就睡的那个人是罗驰。
    男人喝醉了,不吵不闹,姿态难得乖巧,只是眼皮一阖,立刻就梦周公去了。
    得靠着薛曼青才能将他带回家。
    所以,随着罗驰在帮里的地位不断升高,终于可以不必靠在酒桌上讨好他人获取机会后,对于不必要的应酬,往往是能推就推。
    不能推的时候,就带着薛曼青。
    薛曼青的酒量好,在道上是出了名的千杯不醉。
    可这样的两个人偏偏一个爱喝酒,一个不爱喝酒,折衷后的结果就是,罗驰会寻各种理由来找薛曼青“小酌”,薛曼青自然不会不应。
    有时候在理念或观念上发生冲突,他们也会用这样的方式将彼此的心里话说出来,宣泄情绪,调解矛盾。
    到后来,这件事已经变成共有的秘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