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Zp018.C0m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12)

Zp018.C0m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12)

    薛薛以为是黄从彦或胡大宇忘了拿东西,所以在看到显示屏幕上面的人后,她愣了下。
    竟然是罗驰。
    她将门打开。
    男人站在外面,淋成了个落汤鸡。
    尽管如此,狼狈的模样仍是不减帅气,反而更添一丝落拓的性感。
    “有什么事吗?”
    欣赏了好一会儿“美色”后,薛薛好声好气的问。
    话中的疏离让罗驰微微瞇起眼睛。
    就在薛薛等对方的回答等到有点儿不耐烦时,才听得罗驰低声道:“我的钥匙掉这儿了。”
    “哦。”薛薛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那是要我进去帮你拿,还是……你要进来?”
    “进来”这两个字,薛薛换了个咬字方式,微微卷舌又有点儿拖长节拍,搭配上她辨识度极高的声音,呈现出一种缠绵、挑逗的韵味。
    罗驰一怔。
    走廊上亮着的夜灯照在女人瓷白的脸蛋上,有如镀上一层柔光般。
    许是刚洗完澡的关系,水润的皮肤白里透红,一双眸子懒懒的睁着,漆亮的黑瞳里有意味不明的流光在转动。
    勾人、惑人。
    像生在暗夜里的玫瑰。
    开着最艳丽的花瓣,长着最锋利的尖刺。
    “进去。”
    鬼使神差间,两个字脱口而出。
    罗驰的钥匙不知道掉哪儿去了。
    薛薛把整间房子都翻了一遍也没找着,反而是听到罗驰打了好几个喷嚏。
    男人的眼眶红红的,坐在沙发上的样子莫名有几分孤寂,几分可怜。
    薛薛能感觉到心脏处传来的颤动。
    那是属于这具身体,属于薛曼青的情绪。
    她想。
    “要不要先去洗个澡?”薛薛倒了杯热水递给罗驰。“我这儿还有一些以前你的衣服可以换。”
    罗驰沉默了会儿,点头。
    “麻烦了。”
    等罗驰出来后,薛薛已经煮好一锅姜茶。
    她斟了一碗给罗驰。
    “喝点吧,暖暖身子,不然容易感冒。”
    “……谢谢。”
    两人间客气的应对,丝毫不像在早上才缠绵过的样子。
    气氛尴尬,薛薛想了想,找了个自己最感兴趣的话题问:“杨柳儿还好吗?”
    毕竟是个关键人物,可以的话,薛薛还是想尽可能掌握对方行踪。
    似乎是没想到薛薛会问起杨柳儿,罗驰愣了下后才摇头道:“我找不到她的人,不过她有传讯息给我,说自己要冷静下,让我不用担心。”
    薛薛“哦”了一声。
    事出必有因,上辈子的杨柳儿为什么会和何全搭上线?又是在什么时候认识何全的?虽然在薛曼青的记忆里没有提供足够的线索,不过联想今天杨柳儿看到自己和罗驰上床后的反应,如果有人想趁机挑事,这无疑是个很好的时机。
    若没有破口,杨柳儿也不会闲着没事突然想要测试自己和薛曼青究竟是谁在罗驰心中的地位更重要吧?何况还是用那么极端的方式。
    见薛薛若有所思的样子,罗驰忍不住问了句:“怎么了吗?”
    “嗯?”男人的声音将沉浸在思考中的薛薛拉回来。“什么怎么了吗?”
    女人的眼睛眨呀眨,难得可爱的模样,突然戳中了罗驰。好书請上:npo18.c哦m
    他能感觉到自己内心似乎有一块坚硬的角落开始松动了,尽管他并未将这点变化表现出来。
    “没事,只是……很少听到你会提起杨柳儿。”
    那是肯定的,对薛曼青来说杨柳儿的存在就如同一根刺一样卡在她的心头,拔不掉、除不去,时不时还出来恶心人一下。
    可是对薛薛来说就不是这样了。
    厌恶与否是一回事,杨柳儿作为引导着薛曼青和罗驰命运的关键人物,哪怕不喜欢,她也得将人放在眼皮子底下盯着才行。
    想到这里,薛薛心中有了计较。
    对上罗驰不解的目光,她微微一笑。
    “我改变主意了。”
    “嗯?”
    “从现在开始,我要密切关注杨柳儿的动向。”说着,她忽然俯身靠近罗驰。“毕竟,我们俩现在也算是情敌吧,自然得盯紧点才成。”
    “不是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嘛,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说完,她还故作俏皮的对罗驰抛了个媚眼。
    罗驰却没接收到。
    女人身上还带着沐浴露的淡香,是柑橘味儿的,比熟悉的丹桂香多了点清爽和香甜,却同样让人心猿意马。
    所以在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薛薛把手搭在自己身上后,他的身体一下就僵硬了。
    跟木头似的。
    薛薛觉得罗驰的反应很有意思。
    骨子里的劣根性在蠢蠢欲动。
    “既然找不到钥匙……”她转开话题,压低嗓子,用一种有点儿调皮的语气道。“罗驰哥哥,你说,这是不是老天爷想让你待在我这儿,咱们一起睡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