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yuzHaiWx.c0m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11)

yuzHaiWx.c0m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11)

    因为薛曼青和罗驰都是从孤儿院里出来的,两人一有时间就会到当地的孤儿院捐物资,看看孩子们。
    阿胜就是其中一个被收留的儿童。
    他的父亲有家暴前科,后来因为贩毒被抓,在与警察的搏斗中受伤,等人送到医院时因为毒瘾发作兼之伤口感染引起了严重并发症,已经没有生命迹象。
    就留下一个儿子。
    这个儿子就是阿胜,本名黄宏胜。
    黄宏胜的父亲不只吸毒,还有暴力倾向,经常对孩子拳打脚踢,将生活的不顺利全发泄在无辜的稚儿身上,因为没有其他亲属,在父亲去世后,他被社会机构暂时安置在附近的孤儿院。
    根据孤儿院的员工所言,黄宏胜刚来的时候,全身上下没有一处皮肤是完整的,而且还不愿开口说话。
    许是父亲带来的阴影太大,他对所有大人都保持戒心,像一只狼崽子一样具有攻击性,有几次还不小心划伤了想要给他治疗的医护人员。
    可这样的黄宏胜却接受了薛曼青递过去的糖果。
    那就像一个信号,从此以后,他慢慢改变了。
    到得成年,准备离开孤儿院时,黄宏胜对薛曼青说了这么一句话。
    “薛姐,我想跟随妳。”
    薛曼青愣了。
    可她没有同意。
    “这是条不归路。宏胜,我看过你的成绩了,你是适合念书的孩子。”薛曼青那时候苦口婆心的劝:“作为过来人,我并不希望你走上这条路,听姐一句劝,努力准备高考,填一个你喜欢的志愿,好好打拼,就算是到外头累积社会经验,都好过淌入浑水里。”
    有时候,人脏了是再也洗不干净的。
    这句话薛曼青没有说出来。
    不过后来她还是拗不过黄宏胜的坚持,同意对方到歌海半工半读,两年后,黄宏胜依照约定跳级取得学位,薛曼青见他仍执意要加入虎帮,便不再拦阻。
    那时候,罗驰还似吃醋一般的打趣道:“怎么感觉妳对阿胜比对其他人都好?都快要越过我去了。”
    薛曼青听罗驰这么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阿胜怎么能跟你一样?对我来说,他就像弟弟似的。”说着,薛曼青望着远方,目光迷离。“本来,我也该有个弟弟的。”
    最后一句话,更接近喃喃自语。
    可罗驰听清楚了。
    当下,他只觉得心疼。
    薛曼青和罗驰提过往事,自然包括她被送到孤儿院来的荒谬原因,还有疼爱她的父母、祖母,和那个在母亲肚子里来不及出生的弟弟。
    那是薛曼青内心最脆弱的一块禁地。
    所以在见到那个睁着一双与她相似的凤目,用戒备又渴望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小少年时,薛曼青的心脏一下就被击中了。
    人对于未知总有幻想,薛曼青也曾无数次幻想过弟弟的模样。
    而黄宏胜在无形间,赋予了幻想具体的面貌。
    所以她代入相对应的角色,并不自觉投入了情感。
    “薛姐?”
    一时间涌上来的记忆太多,薛薛不舒服的揉了揉眉心。
    “妳不舒服吗?”
    黄从彦的声音着急。
    薛薛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你说,药是阿胜下的?”
    “是,他是嫌疑最大的。”黄从彦目光凝重,显然他也清楚对方在薛曼青心中的地位。“从头到尾就只有四个人靠近过杯子,可只有阿胜刚好遮住了监视器的角度。”
    这样看来,虽然没有直接证据,却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
    薛薛发现,这个世界的任务也许没有想象中简单。
    她感觉内心升起了一股久违的兴奋感。
    “你一会儿还要去歌海?”
    黄从彦点头。
    “今天是收帐日。”
    “成,那你帮我给阿胜带个口信,就说这礼拜天的时候,在老地方见面。”
    黄从彦目光一沉,应了。
    今天是刚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可不论对脑力还是体力都是一大考验。
    所以在把胡大宇和黄从彦两人送走后,终于落了个清闲的薛薛再次悠哉的泡了个澡好好放松一下。
    这间公寓的格局普通,胜在隐蔽性佳,其中最让薛薛满意的就是浴室的部分。
    显然这也是薛曼青最注重的。
    干湿分离,面积大,采光佳,通风好,还有一座双人版型的按摩浴缸。
    堪称完美。
    顺带儿把思绪理了一次的薛薛,好心情的哼着小曲踏出浴室。
    门铃声就在这时响起。
    彷佛掐准了时间似的。
    更哆内容請上:yuzhaiwude.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