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07)中(H)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07)中(H)

    一个利落的翻身,男下女上的姿势变成了女下男上。
    薛薛并没有挣扎,只是在对方撑起身体时勾住他的脖子,将罗驰往下拉。
    四目相对间,无形的电流犹如实质,擦出情动的火花。
    薛薛的眼神会勾人。
    黑色的眼珠子晶亮,墨石般浓郁的色彩中氤氲出来淡淡的愁思,像一缕轻烟,不知不觉间便将与之对视的人笼罩在里面,犹如笼中困兽般,再也挣脱不出来。
    违和又契合的感觉再次出现。
    “你怎么一直恍神呀。”
    男人的不在状态让薛薛有些恼怒,心一横,直接便将嘴唇贴了上去。
    这个动作就像按下某个隐密的开关。
    罗驰反应过来。
    两人一开始的亲吻不似情人间的亲密举动,倒更像是两头野兽在互相撕咬。
    取决于本能,尽情的宣泄欲望。
    直到薛薛温柔的捧住罗驰的脸。
    微凉的温度,让躁动平息的同时,有另外一种隐密的情感缓缓升起。
    只是此时罗驰无力探究。
    他选择顺从欲望。
    彼此交缠,男人有力的大舌一寸寸往内里进犯,像是要标记地盘似的,在潮湿的嫣红领土上,霸道的烙上属于自己的气息。
    薛薛的双手插进男人黑软的发丝中。
    和硬朗的外表不同,罗驰的头发又细又浓密,这使得他的发型能很大程度柔和五官中给人过于锋利的感觉。
    尤其是在一无所有的时候,过于出色的相貌,既是筹码,也可能变成不知会刺向敌人还是自己的利器。
    而现在,薛薛决定让这个男人成为自己的俘虏。
    一定会很有趣的。
    她边想边顺从的扬起头,任由男人在自己的侧颈上留下一个个或深或浅的吻痕。
    “嗯……唔……”
    细碎的嘤咛,鼓舞了罗驰。
    他像个勤劳的农夫,孜孜不倦,兢兢业业。
    肉体的摩擦促使温度不断攀升,男人与女人间剩下的,只有原始的吸引力。
    抛开一切,共同沉溺在彼此创造出来的春色里。
    “啊!”
    罗驰咬住乳头的那一刻,硬挺的肉物也闯进了温暖的腹地。
    “这么还那么紧?”
    罗驰低声问,性器甫一撑开穴嘴就能感受到媚肉层层迭迭的推挤上来,像是黏着水的丝绒布一样,把整个肉身包裹的密密实实。
    头皮一麻,射精的冲动闪现。
    罗驰没有躁进,而是揉了两下女人的臀部,感受手中弹性紧实的嫩肉。
    “放松些。”
    他道。
    得到的是薛薛一个似瞋似怒,让人骨头酥麻的眼神。
    “你不如让自己的肉棒缩小点吧。”女人瓮声瓮气的回答。
    罗驰一鲠。
    “这是我想缩小就能缩小的吗?”
    “那这是我想放松就能放松的吗?”
    薛薛怼回去的同时,还恶劣的缩紧小穴。
    把罗驰爽得险些要把持不住。
    “妳……”
    在对上薛薛闪烁着促狭笑意的眼睛后,罗驰后知后觉的明白,自己是被女人给耍了。
    一口气憋在胸口要上不上要下不下,难受的很。
    到最后全化做一股狠劲。
    “嗯……”
    肉物打桩似一下下的挺进小穴深处,抽出大半后又连根没入。
    不得不说罗驰真的是天赋异禀,肉红色的性器又粗又长,顶部微翘,上头盘据的青筋就跟藤蔓似的,狰狞又富有生气,每每刮过穴壁,都能让薛薛浑身一阵颤栗。
    随着甬道分泌出来的液体越多,媚肉也变得更加湿软,黏腻腻的,完美包裹住男人傲人的性器,给彼此带来欲仙欲死的极致快感。
    “再深一点……唔……那里……”当浑圆如蛋般的顶部抵住内里微硬的一块突起后,薛薛整个人开始哆嗦,脚趾头蜷起,指甲深深陷进男人背脊厚实的肌肉里。“别磨呜……啊……”
    “是这里对吧?”终于扳回一城的罗驰笑的恶劣。“每弄一下,小穴就把肉棒绞得紧紧的……真爽。”
    这话,罗驰是贴在薛薛耳边说的。
    温热的气息打在耳膜上,与下半身受到的强烈刺激相互呼应,让薛薛的呼吸声变得更加急促起来。
    到最后,她受不住了。
    “唔!”
    攀上高潮的同时,薛薛一口咬上罗驰的肩膀,那里的肉又粗又硬,直把她的牙齿都给磕疼了。
    可薛薛并没有因为这样就放弃,反而咬的更深、更用力。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07)下(h)
    痛并快乐着,大概就是此时罗驰最真实的写照。
    所以最后,他干脆的射了。
    薛薛被这一下弄得猝不及防。
    滚烫的热流源源不绝灌了进来,如激喷而出的水柱,将种子全撒在肥沃的培土上。
    淋漓尽致。
    在酣畅的快感中率先恢复神智的罗驰往后抽身,疲软的肉棒份量依然可观,没有异物堵住的小穴穴嘴大敞,形状淫靡,被干到外翻的红肿嫩肉还在缓缓蠕动着。
    精液混合着淫液就这样一点一点被挤了出来。
    色情的画面,刺激的罗驰瞳孔一缩。
    性器又有复苏的态势。
    对薛薛来说,这是一次余韵绵长的高潮。
    毛孔张开,血液躁动,细胞里像被灌进冰镇过的橘子汽水,咕嘟咕嘟的冒着泡。
    全身的感官都在为这场盛宴狂欢。
    当意识渐渐清醒,薛薛发现自己被翻了过去。
    身体都还没稳住,男人已经半捧着臀瓣,猴急的再次闯了进来。
    “啊……”
    上身猛地向前俯趴,胸前柔软被压在墨色调的床单上,与白腻的乳肉形成强烈对比。
    “嗯……疼……”双手紧紧揪住身下被褥,女人发出的声音如泣似诉,还带着一丝甜腻的韵味。“慢点儿……啊……太深了,呜……”
    “疼吗?”一手往前探,捏住颤巍巍的乳尖,罗驰满意的感受甬道一阵骤然紧缩带来的快意。“疼的话怎么还咬那么紧,嗯?”
    这话,罗驰是靠在薛薛耳边说的。
    他整个人几乎驮在了薛薛的背上。
    温热的气息打在敏感的耳垂,伴随阳刚的男人味儿。
    剎那间,薛薛只感觉自己被包围在罗驰的掌控下。
    奶尖被粗糙的指腹肆意玩弄,没一会儿就硬梆梆的像个红色的小石子。
    且男人粗暴的挞伐并未因此停止。
    “唔,好深……啊……肉棒好大……嗯……好爽……呀……”
    随着薛薛的呻吟,体内的性器似乎还在不断胀大。
    甬道被彻底撑开。
    肉体的碰撞声不绝于耳。
    “太大了,嗯……好撑……呜,小穴吃不下了……酸……”几次被男人撞到不住往前倒的薛薛眼角泌出了泪珠。“够了……嗯啊……”
    “怎么会够了呢?”只手抓着细腰,男人的声音透出一股狠劲来。“小穴这么骚……怎么可能吃不下肉棒?”
    话落,又是猛力一顶。
    堪堪擦过了最是娇嫩的一块软肉。
    丰沛的汁水从像是装了个泉眼的小穴中哗啦哗啦的流了出来,在深色的床单上留下一漥明显的印子。
    这似乎才是罗驰的本性。
    薛薛失神的想。更哆内容請上:yuzhaiwude.vip
    像草原上的猎豹,森林里的雄狮,不论在速度还是力量上都占据先天的优势,而薛薛,就是他利爪下肥美的猎物。
    “嘶……”
    赤红的性器在臀间的缝隙进进出出,像是生生将白色的蜜桃剖成了两半,露出多汁的软肉来。
    “嗯……别……啊……”
    大开大合,直进直出,男人没有用上太多的技巧就已经干的薛薛欲仙欲死,觉得自己置身于云端中,飘飘然不知身在何方。
    白布一样的肌肤上,布满囊袋拍打在上边留下的红痕。
    斑驳一片,充满被蹂躏的另类美感。
    罗驰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在人类原始的本能驱使下,内心不断叫嚣着占有。
    一个又一个吻如雨点,密集的落在薛薛光裸的背脊上,尤其是骨头突起处,似蝴蝶折翼的翅膀。
    几乎是迷恋又虔诚的,罗驰把唇附在了上头。
    “啊啊……”
    那是薛薛隐密的敏感点之一。
    不过是轻轻的摩娑,已经带来足以灭顶的快感。
    瞬间绞紧的媚肉带着要把肉根咬断的狠劲,猝不及防来了这么一下,罗驰倒抽一口气。
    他花了好一番力气才勉强克制射精的冲动。
    尽管如此,巨大的刺激依然使得男人下腹部紧绷,如同煨着一团火在闷烧着,难受非常。
    本来揉着臀瓣的手没忍住向前一挥──“啪”的一声,直接把薛薛打懵了。
    其实罗驰手劲不大,只是在当前情况下,这个动作带来的性意味足以让薛薛羞耻的全身都泛起瑰丽的玫粉色,像是把樱花瓣揉碎在瓷白里似的。
    迷人、晃眼。
    目色猩红的男人再也耐不住心中澎湃的情潮。
    他猛地把薛薛的双腿往上一提,就着两人下体相连的姿势,顶进更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