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02)

世界九、失忆的恋人(02)

    临近柳二产期,薛洋决定到县里给妻子采买日用品和补品,薛曼青后来关于童年记忆里最深刻的一幕,就是父亲在出门前温柔的印下叁个吻,分别在她的额头,母亲的嘴唇边,还有那鼓起的孕肚上。
    “我很快就回来。”和妻女道别,薛洋的脸上满是柔情蜜意。“宝儿,妈妈就要麻烦你了。”
    得到父亲的叮嘱,薛四妞认真的点点头。
    “嗯,我会好好照顾妈妈和弟弟的。”她像个小大人似用力拍着自己的胸脯。“爸爸你放心,我们等你回家。”
    “好!”
    可这一回,薛四妞没有等到父亲,柳二也没能等到丈夫。
    薛洋遇上劫匪了。
    从山里到县城,要经过一段不短的,蜿蜒又崎岖的山路。
    虽然这几年治安有提升,薛家村却是在山坳里头,联外的道路尚未完全开通,更遑论公安系统的进入,也因此给了匪徒可趁之机,经常打劫过路的行人。
    是以薛家村的人要外出到县城总会结伴同行。
    这次薛洋是和另外两家人一同出发的,只是回程遇上大雨,其他人讨论的结果是在当地留宿一晚,只有薛洋因为担心怀孕的妻子和年龄尚小的女儿,不顾其他人劝阻,执意赶回村里。
    没想到竟因此遭遇意外。
    收到这消息的时候,柳二直接晕了过去。
    薛四妞还傻楞楞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一夜间失去父亲,直到被面无血色的祖母搂进怀里,她才像突然明白过来似的,嚎啕大哭。
    接下来的事,就像一场噩梦般。
    在失去父亲后,她接着失去了母亲。
    柳二难产而亡。
    在她生产时,不知是谁传了消息过来,说找到薛洋的遗体了。
    薛洋在死前,手里还紧紧拽着什么,经鉴定后才知道,那是金饰的边角。
    这恐怕就是薛洋会被盯上的原因,为了护住特地给女儿和妻子打的金饰。
    生产本来就是凶险的过程,在医疗不发达的时候,说是在鬼门关前走一遭都不为过。
    这件事打散了柳二强撑着的最后一口气,结果薛四妞非但没见着弟弟,连母亲都跟着走了。
    一夕间,她成了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薛林招弟心疼孙女,将她接到身边照顾,可许是失去最疼爱的小儿子打击太大,本来身子还算硬朗的老妇状况也是一日不如一日,到得来年便撒手人寰了。
    这下,谁来收养薛四妞成为大问题。
    于情于理都该是由大伯薛木照顾的,毕竟在临终前,薛林招弟放心不下薛四妞,将一生存留的私产全给了薛木,条件就是他得帮着养薛四妞到她嫁人为止。
    那是一笔数额不小的钱,还包括薛四妞未来的嫁妆。
    可无奈,薛二妞不让。
    在生下薛二妞之后,薛木的妻子接连给他生了叁个儿子,在迷信的薛木看来,这都是女儿招来的福气。
    因此薛家最受宠的女孩儿,当属薛二妞和薛四妞。
    如今薛二妞叫着不让父母收养薛四妞,薛木委实头疼的很,毕竟他收下薛林招弟私产一事大伙儿都知道,若不养薛四妞未免说不过去,肯定要被人戳脊梁骨。
    可就连妻子也不愿担下这份责任。
    “妈留下的私产根本没多少!家里已经有四个孩子了,再多一个咱们也照顾不来,你看看二弟、叁弟可不聪明的,就当个甩手掌柜,可没那么多事儿。”
    “欸,话是这么说,可……唉!”
    妻子天天在耳边叨念,薛二妞又日日吵着,薛木为此事烦心的头上白发都多了一大把。
    直到他在无意中想到一个解决的法子。
    说来这法子还是薛二妞提的。
    “金宝,咱们出门千万要小心,如果不小心走丢了,那就找不到回家的路啦。”
    薛二妞对弟弟金宝这么说的时候,“恰好”被薛木给听到了。
    于是在和妻子仔细商量过后,这个老实了一辈子的男人,做了平生第一件亏心事。
    在某日,他哄着要带薛四妞到县城采买,不知情的薛二妞还为此哭闹,结果一大一小离开却只有薛木一个人回来。
    隔了许多天。
    薛木说薛四妞见了玩具想买,偏偏自个儿身上钱不够,便想说先带薛四妞到县城里的餐厅吃饭,没想到自己不过去趟洗手间的功夫,娃儿就不见了。
    他找了整整一个礼拜,警也报了还花钱托人买消息,可人海茫茫,就是没有薛四妞的音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