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八、同桌的他(55)下

世界八、同桌的他(55)下

    说到这里,苏向楠终于停下。
    他拿过一旁的水瓶,仰头灌了一口。
    薛薛于是注意到,青年的手在颤抖。
    几不可见的反应,却又真实的存在着。
    瞳孔猛地一缩,薛薛下意识就想起身,然而她的肩膀却被按住了,转头一看,才发现是陈蓉。
    陈蓉对她摇摇头,薛薛会意过来,目光却始终落在苏向楠身上没有离开。
    当他将水瓶放下,“咚”的一声声音不大,却精准的落在薛薛的心口上,惊的她全身一颤。
    “虽然没有钱,可我不可能看着母亲在那里等死。”
    “她这一辈子或许真的做错了不少事,但除了没有给我一个父亲,在各方面她都没有亏待我,将我养育到成人。”
    “从我知道她为了生活有多辛苦后,就想着打工赚钱挣点家用,然而她和我说,我要做的就是好好读书,好好长大,其他
    的事不用想那么多。”
    “这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大善大恶之人,我的母亲的确有非常不光彩的一面,然而不可否认的,她是一个好母亲,或者
    说,她真的很努力在做好一个母亲,。”
    “所以我无法放弃她,就如她当初没有放弃我去追求更好的生活一样。”
    “从那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书可以晚些念,但治疗的黄金期就那么一段,所以我开始……逃学?我把所有时间拿去打工,
    用打工填满二十四小时,靠着积少成多,只是想要拚一个机会。”
    “能选择的工作非常有限,网上流传的,那些被豪车接送的图片,也在我的打工范围内。”
    苏向楠的语速不慢,却字字清晰。
    “对方的确提出了想要……养着我。”停顿几秒,他接着道:“不过我拒绝了,不是因为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事实上直
    到我被钱追着跑,才明白尊严与骄傲是多么值得人去珍惜的词。”
    “不过……大概我潜意识里也知道,有些事一旦起心动念踏出第一步,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所以只要还有选择的余地,哪怕累点,辛苦点,我都希望能守住这条底线。”
    “幸亏对方不是死缠烂打的人,在我拒绝后她没有再勉强,只是希望我每个礼拜能抽一定的时间,到她家里陪她。”
    “非常单纯的陪伴,不论你们信不信,那是个富有而寂寞的女人,大部分时间我们两个人处在同一个地方各做各的事,偶
    尔她会让我念书或唱歌给她听……”苏向楠不知想到了什么,轻笑一声。“反正,对方提出的条件很优渥,我是个庸俗且急需
    用钱的人,没有理由拒绝。”
    这一组照片让苏向楠被黑的非常厉害。
    所以他先解释了,不管网民愿不愿意相信。
    把该说的说完,问心无愧。
    接下来,真正进入了重头戏。
    苏向楠闭起眼睛,豁出去道:“正如曝光我信息的人说的,没错,我是个私生子。”
    “一个不是在正常环境下出生的孩子,一个背负了母亲对于爱情的期待,却又将她后半辈子的可能给扼杀掉了的孩子。”
    “我不想为谁的错找借口,有些事是真实存在的,我的母亲被我生父的花言巧语给蒙蔽,却没想到,她自私的愿望不会实
    现,因为那个男人背靠着妻子家族的庇荫,才有如今的社会地位。”
    有些事,点到为止。
    网络的力量有时候惊人到可以用可怕两个字来形容,只要给出一条线,网友就能顺着这条线抽丝剥茧,一层层揭开真相。
    而林友封这些年为了建立自己与集团的形象,非常积极的在公益活动的营销上,也算是个为人熟知的企业家了。
    苏向楠不打算直接公开他的身分,最好的效果是让林友封和林止狗咬狗。
    这也是自保的方式之一,毕竟两人的背景相差过大,虽然苏向楠是林友封亲生的,然而对这个早早被他抛弃的儿子还有多
    少感情,苏向楠不敢赌也不想赌。
    “木生于南而向南,我本来该叫林向南而非苏向楠,不过这辈子,苏都会是我的姓氏,我希望……她在天上也能为我感到
    骄傲,从现在,到未来。”
    最后一句话,苏向楠是哽咽着说出来的。
    这句话透露出巨大的信息量。
    薛薛抽空扫了下已经完全卡住的讨论区。
    够了。
    陈蓉对苏向楠打了个手势。
    苏向楠闭上眼睛,缓缓道:“一个礼拜前,我唯一的家人已经离开,她的前半生过的快活肆意,直到在错的时间遇上错的
    人,才酿成后来的悲剧。”
    “她的确插足了别人的婚姻,也的确导致了憾事的发生,所以她后来的日子过得很糟糕。”
    “犯了同样错误的男人在利益交换后依旧是为人称颂的,爱妻爱子的成功企业家,而她独自带着年幼的,不被人承认的儿
    子被迫离开家乡,辗转于各个城市。”
    “好不容易等生活稍微好过了些,身体却垮了。”
    “其实并不是什么难以医治的病症,只是医生说她长年郁结于心,到后来连求生意志都几乎丧失,哪怕开刀顺利成功,
    也……”
    青年没有把话说完,他红着眼,虽然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哀恸却从眼神与肢体语言的细节中流露出来,更添真诚。
    “我知道她一直耿耿于怀,虽然后悔不曾说出口,可是她真的用自己的生命,在后半辈子深刻的反省了。”
    “不是说这样就能够弥补或有资格被原谅什么,只是……”苏向楠话锋一转。“如果真的是报应,那和我母亲相比,当年
    那个靠着妻子发家,却又按捺不住寂寞出轨的男人,凭什么还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金字塔顶端的人生?”
    “而在背后策画了这整起事件的人,既然用了报复的名义,又为什么只针对已经病入膏肓的女人和她的儿子进行爆料和抨
    击?说到底,不过是又一个假借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饰自己懦弱、可悲一面的男人而已。”
    说着,苏向楠忽然扯过麦克风,就在薛薛心头一跳,闪过不妙预感的同时──“我说的就是你,林止。”
    更多圕籍請訪問:roцroцwц(肉肉屋).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