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Π2qq。てOΜ 世界八、同桌的他(55)中

Π2qq。てOΜ 世界八、同桌的他(55)中

    直播还未开始,网站就因为流量太大而白屏许久。
    幸好平台已经有准备,紧急加派技术人员维护,好不容易才赶上了开始的时间。
    尽管如此,画面还是卡的一帧一帧的。
    薛薛也透过手边的平板观看。
    望着如连珠炮似一条条轰炸出来的弹幕,她突然很庆幸,这次直播是采类记者会的形式,苏向楠无法透过屏幕与观众进行沟通,也就不会看到那些散发着浓浓恶臭的言词。
    或许这也是群众认同感的一部分。
    挥着锄头与镰刀,为正义发声。
    然而一些人使用的字眼与情绪化的表达,早已经让他们在无形间也变成了加害者却不自知。
    陈蓉在旁边给苏向楠倒计时。
    十、九、八、七……三、二、一……陈蓉比了个手势,苏向楠看向正前方的镜头,直播正式开始。
    “大家好,我是苏向楠。”
    “正在观看直播的每个人,可能都是透过不同方式来认识我的。”苏向楠的声音沉稳,就如他每一次直播的开场白那样,有条不紊的进行。“不管是抱持着什么样的心态来收看这场直播,在正式开始前,我都要和大家说一声抱歉。”
    “为这几天来占用了那么多的社会资源抱歉。”
    说着,苏向楠站起来,向前弯腰,呈现标准的九十度。
    当他再次抬起头来,微微的眯起双眼,浓密而平直的睫毛就像两扇蝶翼妆点着漆亮的黑瞳。
    面无表情的青年,有着可以洞悉一切的目光。
    每秒都涌进数百条消息的讨论室安静了片刻。
    虽然苏向楠像是在直视镜头,然而薛薛知道,他其实是在看自己。
    并非如表面看来那样平静,苏向楠对恶意并非一无所知,活在这个社会里,又怎么可能半点不受影响?
    不过他已经学会坚强,也学会用自己的坚强去解决事情。
    薛薛微笑,朝他竖起大拇指,晃了晃。
    这是一个讯号。
    苏向楠接收到了。
    深呼吸一口气后,他敛下眼皮,坐回位置上整理情绪,待脑中纷杂的意念沉淀下来,才又重新面对镜头。
    房间里的照明甚至到了刺目的地步。
    然而苏向楠内心就如一面明镜般不起波澜。
    薛薛说的是对的。
    再艰难的路,只要勇敢踏出第一步,就有走完的一天。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啊?是我卡了吗?”
    “估计忘稿了吧,啧,学霸人设早该崩了。”
    “楼上别的不说,苏向楠那状元是货真价实的好吗,我和他同市的,老师还特地把他的报导发到班上让我们瞻仰呢。”
    “虽然但是,苏向楠的颜真的好合我胃口啊,到底要上哪个高中才能遇上这么好看的小哥哥?”
    “长得好看有个屁用?人品不行,呕!”
    因为苏向楠的沉默,讨论区热闹的很。
    这时薛薛已经机智的关掉弹幕了,讨论区虽然也有很多不堪入目的发言,整体看下来还是舒服的多。
    就在薛薛滑拉着留言时,苏向楠终于再次开口了。
    “我曾经以为,有些事属于个人的隐私,在没有触碰到法律底线的前提下,并不应该被随意拿到公开平台上议论。”顿了顿,苏向楠继续道:“毕竟这世界上有更多值得我们关心与注意的事,每天都在发生。”更多圕籍請訪問:roцroцwц(肉肉屋).org
    “这也是我今天选择在这里进行直播的原因。”
    “不是因为找到理由可以为过去开脱,也不是想要哗众取宠的求得谅解与宽恕,而是不希望有人再歪曲、利用既定的事实,透过操作,向社会传播错误的信息,也让受害者不得安宁。”
    这些话是事前陈蓉、薛薛和苏向楠,还有一位沟通专家共同讨论出来的开场白。
    不只是把焦点放在苏向楠上,而是拉到更高的层次,如此一来,才能让他接下来的陈述更有力量也更顺理成章。
    薛薛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接下来才是关键。
    “如果连我自己都逃避了事实,那么事实将永远被掩盖在半真半假的所谓真相下,既然如此,不如干脆点向大家坦承。”苏向楠说着,苦笑了声。“我在之前的直播中已经反复说过,这世界上没有人是完美的,就算有,那个人也绝对不会是我。”
    “我就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惯有的通病和劣根性我都有,只是……或许是因为从小的经历让我明白,要想得到改变人生的机会,我得付出比一般人更多的努力。”
    “学习大概是所有选择里面最轻松又有效的方式之一,所以我选择在学习上下苦功。很幸运的是,我有一颗不算笨的脑袋,加上掌握到正确的诀窍与方法,所以得到了积极正向的回报。”
    “只是这并不意味着人生将一帆风顺。”
    “就像在之前的采访中说的,我出生于单亲家庭,与独自一人辛苦扶养我长大的母亲相依为命。”提及苏林,苏向楠的用字遣词更加小心。“因为种种原因,她的身体状况随着年纪的增长变得越来越糟糕,终于到了不得不入院接受治疗的地步。”
    “然而很现实的一点是,住院要钱,治疗要钱,而我们……没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