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Π2qq。てOΜ 世界八、同桌的他(52)

Π2qq。てOΜ 世界八、同桌的他(52)

    “不想见妳?”听她这么说,黄玫眉头皱起。“你们吵架了?”
    “不是……嗯,也不算吵架。”薛薛含糊道:“就是有些事在意见上出了分歧,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怕黄玫多想,薛薛特地补了后面那一句。
    “唉,你们年轻人啊就是这样,都很有自己的主见。”黄玫却没有因为这样就放松下来。“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妈妈一个老人家也不能插手什么,不过不管怎样,小楠现在遭遇那么大的打击,相依为命的亲人又走了,我是觉得,可以的话妳还是多包容多体谅他一点吧。”
    “没什么坎是过不去的,就是需要点时间来消化。”
    其实苏向楠在网络上具体遇上了什么事黄玫并不太了解,只是听同事说,似乎被人设计了,正处在一个很不利的环境下。
    黄玫为此就有点担心,又听薛薛说他母亲刚过世,自然便觉得这孩子太辛苦了。
    偏偏他们也没有什么好主意。
    “妳说,这么一个好苗子,怎么就想不开去淌这浑水呢。”
    见母亲自个儿转移了注意力,薛薛微微一笑。
    “没事,事情都会解决的。”她坚定的道。“妈妳放心,我和苏向楠肯定都会好好的。”
    黄玫欣慰又怅然的看着薛薛。
    女儿似乎在不知不觉间就长大了,褪去了懦弱青涩的一面,变成一个可以独当一面解决事情,让人信服的大人了。
    虽然还是会怀念过去那个小孩儿……
    “嗯,妈妈相信妳。”握住薛薛的手拍了拍,黄玫的语气十分温柔。“真有什么困难还是可以说出来,爸爸妈妈虽然对这些事不了解,或许也能有帮得上忙的地方呢。”
    听黄玫这么说,薛薛只觉得心中暖洋洋的。
    “嗯。”
    她用力点头。
    苏向楠真的有足足两天没有联系薛薛。
    这似乎是确认关系以来第一次。
    要说内心没有一点起伏是不可能的,尽管如此,太多事情需要薛薛去做,她并没有时间因为自己的情绪变化伤春悲秋。
    陈蓉:“苏向楠联系妳了吗?”
    薛薛:“没有。”
    陈蓉:“……要不妳主动联系他吧?”
    薛薛:“再等等吧。”
    打字的动作停顿了下
    薛薛:“如果他明天还是没有消息,我会直接去找他的。”
    陈蓉:“那好吧。”
    和陈蓉传完讯息,薛薛倒在了床上。
    她是真的不愿逼苏向楠。
    在薛薛眼里最好的解决方式,是苏向楠自己想通。
    然而她的自信随着时间的流逝,其实是被一点一点消磨了的,尽管如此,她也觉得必须给男生这样一个机会,由他自己做出选择,将来才能更坦然的面对。
    想到这里,薛薛叫出了系统。
    系统:“亲,我在呢。”
    薛薛:“……我现在离任务完成是不是只差一步之遥?”
    系统隔了几秒才回复:“是的哦。”
    薛薛:“我得陪苏向楠成功度过这个关卡对吧?或许是他命定的劫数?”
    系统:“嗯,您可以这样理解。”
    薛薛:“好,我明白了,你可以下线了。”
    系统:“嘤嘤嘤,这就是传说中的拔屌无情吗?”
    薛薛:“……你说什么?”
    感觉到浓浓威胁的系统吓的直接掉线:“系统什么都没说哦,有事情可以随时找系统,么么哒。”
    薛薛面无表情的感受在脑海中如雪花片般掉落的爱心雨,再次觉得自己一开始尝试将系统的进度提醒关掉是再明智不过的决定。
    彷佛和薛薛心有灵犀,隔天早上,当她关掉闹钟滑开手机准备看一眼有没有什么消息时,电话就打了进来。
    苏向楠。
    薛薛毫不犹豫按下接通。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有彼此的呼吸声在刺激着对方的耳膜,带来酥酥麻麻的热度。
    “薛薛?”
    终于,苏向楠开口,不知道是因为感冒还是怎的,他的声音听起来比过去沙哑许多,少年音完全褪去,带上了成熟的音质。
    “嗯。”下意识捏紧手机,薛薛才发现自己的嗓子也干涩的很。“我在。”
    不到十个字的来往,陌生就这样被冲散。
    他们又找回了对彼此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恋人的样子。
    时间与距离,消磨不了刻入骨的熟悉。
    “今天天气很好……”苏向楠的声音不知不觉带上了笑意。“一起出来吃早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