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Π2qq。てOΜ 世界八、同桌的他(49)

Π2qq。てOΜ 世界八、同桌的他(49)

    薛薛一怔。
    苏向楠不知何时抬起一只手臂遮住了脸。
    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薛薛却能感觉到他的情绪。
    那不是用简单两个字“消沉”就可以概括的。
    像一株失了阳光与养分的植物,苏向楠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枯萎。
    薛薛握着他的手紧了紧,希望能将自己的力量传递给他,哪怕微不足道。
    “我早知道会有这样一天,也一直在给自己做心理准备。”声音含糊,毫无血色的嘴唇在颤抖着,苏向楠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从齿缝间用力挤出来似。“可是当这一天真的来时,我发现……”
    根本不可能有准备好的时候。
    这句话苏向楠没说出来,然而薛薛猜得到。
    在生老病死前,人类显得渺小而无力。
    “我妈她……最后给我留了一封信。”
    信?薛薛会意过来这意味着什么。
    苏林是有准备的,迎接自己的死亡。
    “她要我将来好好生活,把过去的一切都忘了最好,不要责怪其他人,也不要责怪命运不公平,她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是为了跟自己和解,与其他人无关。”苏向楠的语速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轻,到后来都不知道他是在和薛薛说话,还是呢喃自语。“因为我已经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了,所以她终于能够放心的离开……呵。”
    一声低笑,道尽了被抛下的那个人有多受伤,多无奈。
    然而时间无法倒转,写下的结局亦无法更改。
    “苏向楠,伯母……你妈妈她……这对她来说或许是解脱。”
    这样说很伤人,只是见苏向楠颓丧的样子,薛薛意识到,或许把话说开,对他而言才是最好的。
    “你也不要觉得是她将你丢下了,换个角度想,伯母只是换一种方式陪伴你而已。”
    “是吗?”尖锐的语气,让薛薛愣了下。“其实这都只是借口吧?用来安慰我的借口而已。”
    话落,苏向楠把手臂放下,猛地扭过头看向薛薛。
    漆黑的瞳孔,渗出丝丝寒意。
    “我妈一直觉得是自己拖累我,可难道不是我也拖累着她吗?”苏向楠的语气很冲,除了相识之初,这样的苏向楠在薛薛记忆中留下来的印象已经很淡了。“妳也是知道的对吧?如果没有我,她或许不会对进林家的门抱持希望,后来我们被赶走……如果不是还带着个拖油瓶,或许她现在已经有新的家庭,新的生活。”
    “都是因为我,才会拖住了她的脚步,让她一辈子困在林友封的阴影里,走不出来。”
    这似乎是苏向楠第一次提到林友封。
    他名义上的生父,一个只在童年给予过短暂父爱却始终不肯承认他的男人。
    这个名字的出现,让薛薛明白,苏林的过世带给苏向楠的伤害有多大。
    “不是这样的。”她出声,打断苏向楠的自我厌弃。“你父母的事是你父母的事,那和你没有关系。”
    “伯母会将你生下来,那是她的决定,一个没有被逼迫,自己心甘情愿做出的决定。”察觉苏向楠想动,薛薛更用力的握住了他。“你不能因为后来发生的事就否定掉这些,苏向楠。”
    “人生是动态的发展,过程中一个小小的念头改变就可能导致完全不同的结果,但当下每一刻经历着与感受到的也都是真实的,无可抹灭的存在。”
    “伯母不是一直和你说,她不后悔将你生下来吗?”
    “的确,如果没有你,她或许会有另外一种生活,然而这样的生活就一定是好的吗?”苏向楠的表情木愣愣的,显得心不在焉,然而薛薛知道,他正在听自己说话。“你是苏向楠不是苏林,你可以有你自己的想法和感觉,但那不能代表苏林的,懂吗?”
    苏向楠没有回答。
    薛薛知道他懂得,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接受现实而已。
    虽然不确定现在提起这件事会不会不够谨慎,然而薛薛的想法已经产生动摇了。
    她觉得,苏向楠也许该转移注意力,同时用更决绝的方式,来打破这份由亲生父母给他套上的枷锁。
    “我要和你说一件事。”将苏向楠有些歪掉的口罩重新调整好,薛薛的声音温柔。“是我刚刚和陈姐讨论出来的,也许现在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但我想应该给你争取多一点的时间思考。”
    对上苏向楠涣散的目光,薛薛微微一笑。
    “现在,你只要听我说就好。”
    如薛薛预料的,苏向楠并不同意她和陈蓉的作法。
    同时,男生虽然没有激烈的言词抗议,却用一种非常失望的目光望着她,像在质疑薛薛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似的。
    人之常情。
    从医院到陪苏向楠回家的路上,两人没有任何交流。
    “苏向楠,我知道你难受。”
    在苏向楠将钥匙插进门孔,握住把手准备转开之际,薛薛终于开口了。
    她凝视着将整张脸藏在帽檐下的男生,用十分平静的语气对他道:“然而人活着,再难受的事也必须要挺过去,为了不辜负爱自己的那些人的心愿和……遗愿。”
    闻言,苏向楠的身体变得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