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八、同桌的他(46)

世界八、同桌的他(46)

    一个母亲对孩子最深的祝福,不过是希望他未来一切都好。
    乍听下,苏林的话并没有什么问题,这也不是她第一次对薛薛透露内心的想法,然而当和苏林道了晚安躺到床上后,薛薛心中不安的感觉却越来越浓。
    大概是因为这样,在半梦半醒间,浑浑噩噩中她才会将薛雨的记忆又走过一遍。
    哪怕在清醒后,那些情绪依然没有完全消失。
    将眼睛睁开又闭上,闭上又睁开,薛薛重复这个动作,直到身体感觉好一点儿了才起床洗漱。
    冷水溅起碰到肌肤那一刻,薛薛终于想明白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
    苏林的话或许没有太大问题,那是在正常情况下,然而结合苏林目前的状况与这两天发生在苏向楠身上的事情……对方那些话听起来就好像在交代遗言一样。
    所以才会感觉违和。
    迅速的对着镜子打理完成,仓皇失措的出了家门,每往前踏一步,离医院更近一点,薛薛心里的不踏实就越明显。
    好像有什么即将脱离掌控了似。
    薛薛头一次希望自己向来引以为傲的直觉出错了。
    再快一点。
    她告诉自己。
    从家里到医院的路途不算远,步行也不过十五到二十分钟的距离,薛薛带着包,几乎是用大步跑的方式想要多节省哪怕一点的时间,只是在经过最后一个路口时,行人红绿灯突然由绿转红,一辆奔驰加速通过,薛薛只能硬生生的煞住脚步。
    读秒倒数。
    快速前进后猛地停下,心脏剧烈跳动,一抽一抽的疼,薛薛弯下腰用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眼前有些模糊。
    用力的眨了下眼睛,把被落到睫毛上的汗珠给甩掉后,薛薛咬紧唇瓣,望向前方。
    这么着急其实没有用,她知道。
    然而什么都不做就这样枯等着,她做不到。
    尽管……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
    那是苏向楠的声音。
    在前次直播,有粉丝给苏向楠疯狂的刷礼物,要他唱一首甜甜的小情歌,苏向楠最开始是拒绝了的,在薛薛的印象中,男生似乎不怎么爱唱歌,就连哼着旋律的时候都很少。
    后来大概是因为看到有太多人要求了,在下播前苏向楠破天荒的开口清唱一段前两年大热的电视剧主题曲副歌部分,然后当大家都沉浸在他终于开了金嗓的震撼中,果断把网线给掐了。
    没有专业的技巧,也没有花式的炫技,歌曲的调子很平,苏向楠与其说是用唱的倒不如说是半念半呢喃的合适。
    不过架不住男生有一把好嗓子,楞是把掺了古诗文与现代用语的歌词说出了几分情深的味道来。
    后来苏向楠有个大粉把音频剪出来,薛薛看到就直接下载了。
    “我不知道落雪纷飞后的明天在哪里,只盼归来那天仍能在古道上见到妳的身影,一如当年,我们初见。”
    铃声并没有因为薛薛的迟疑而停止,最后,她手指颤抖着,按下了接听键。
    陌生的女声连珠炮似的一个字接着一个字轰炸薛薛的耳膜,她几乎要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唯独有四个字落在耳边,清清楚楚,没有模棱两可的空间。
    抢救无效。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像按了快进键。
    到医院后,护士直接问薛薛有没有办法联络上家属,之所以会给她打这一通关键电话,就是因为苏向楠联系不上,薛薛又是苏林手机里通联记录显示的最后一个联络人。
    所以她接到了电话。
    这次,薛薛没有打苏向楠的手机,而是直接拨给了陈蓉。
    会有陈蓉的号码,不过因为苏向楠在签合同前填身家数据时,将紧急联络人设成了薛薛而已。
    时间还早,公司还没上班,但据苏向楠所言,陈蓉的手机是二十四小时打开的。
    如果有需要,总能联络的到人。
    一接通后,薛薛没有浪费时间,直接给陈蓉说明前因后果。
    陈蓉最开始还以为是哪里来的恶作剧电话。
    事实上这一整天,因为苏向楠的事,她忙到脚不沾地,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顾轩给的指令又含糊,作为模特与外界主要的沟通桥梁,几乎是所有担子都落到了陈蓉身上。
    在最近二十四小时里只眯了不到两小时,薛薛打电话来的时候,陈蓉正在吃早餐,准备一会儿载苏向楠到公司开临时会。
    接起电话的第一时间,陈蓉条件反射的就要说出在昨天重复了有一、二十遍的公关话了。
    然而她很快发现不对。
    打来的年轻女声自称是薛薛,对这个名字,陈蓉唯一的印象就是苏向楠的女朋友。
    抬眸望了眼对面正在吃生煎包的男生,陈蓉眉头忍不住蹙起,声音冷硬:“我是,妳说。”
    闻言,苏向楠抬头看了下陈蓉阴沉的脸色后,又低下头继续用餐。
    苏向楠这段时间看到的类似画面太多,甚至无聊到数起了秒数来,通常,陈蓉讲电话的时间会在一分半到两分钟内,然而这回结束的非常快。
    快到让苏向楠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几乎是在他抽起桌上纸巾准备擦嘴的同时,陈蓉说话了。
    和之前气急败坏的语气不同,这次,里面多了一丝怜悯。
    明晃晃的。
    苏向楠立刻会意到不对。
    “先不去公司了。”陈蓉道,因为喉咙使用过度,她的声音带着沙哑。“我们先到医院一趟,你妈妈她……过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