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Π2qq。てOΜ 世界八、同桌的他(45)

Π2qq。てOΜ 世界八、同桌的他(45)

    和苏向楠通完电话,薛薛基本确定了几件事。
    第一是顾轩应该没有参与到这件事里,然而知情与否还很难说。
    第二是林止的目标很明确,针对苏向楠和苏林母子而来,并无意拖其他人下水,尤其是不愿将林友封和杜莉莉的身分给公布出来。
    第三,也是薛薛最在乎的一点,苏向楠的状况不算太糟糕。
    没有人发生这样的事后还能无动于衷,不过苏向楠的心态尚算健康,情绪低落和不安是有的,但不至于消沉或沮丧到崩溃的程度。
    薛薛暂时松一口气。
    事情总是能想方设法解决了,然而若一个人的意志被击沉,精神气溃散,那怕是再好的药再厉害的医生都爱莫能助。
    “陈姐在找我了。”
    苏向楠耳聪目明,听到了陈蓉高跟鞋的脚步声。
    他也不是第一次偷偷给薛薛打电话了,陈蓉作为专业经纪人早将苏向楠的套路给摸熟,一开始找人还要费上个十来分钟,现在随便挑个点儿,一抓一个准。
    如果不是合约效期短,苏向楠工作的时候又让人挺省心的,陈蓉也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纵容他。
    不过这次状况显然不一样。
    “薛薛。”把握时间,苏向楠语速飞快的道:“我妈妈那里我有点儿担心……今天,不,明天,明天早上能麻烦妳过去帮我看一下吗?”
    “还有,千万不要让她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
    苏向楠有时候都觉得自己要求的太多。
    他和薛薛不过是男女朋友,却要麻烦对方替自己照顾在医院的母亲,虽然薛薛从来没有说什么,苏向楠内心除了感谢,还有一丝的羞愧。
    所以他总是告诉自己,要对薛薛好,从现在开始的每一分每一秒,到很久很久以后的未来。
    他要变得更强大才行。
    只是现在苏向楠暂时无法想那么多。
    强烈的直觉带来的,是萦绕心头消散不掉的不安。
    听他这么说,薛薛立刻应道:“好。”
    从事发以来,虽然有想到,但薛薛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到还在住院的苏林身上。
    直到现在苏向楠一提,她才猛然想起自己最开始的推测。
    作为林止最重要的报复对象,苏林……
    薛薛一整个晚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还没五点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夜里,这辈子的薛薛和上辈子的薛雨记忆中的画面交织成一道岁月的长河,伴随着回忆而来的,是对苏林目前处境的不安,所以昨天上床前,她还特地打电话给护工,询问她关于苏林的状况。
    “苏女士一切都好。”护工的声音十分平静,带着倦意。“今天还比平常多吃了一碗饭呢。”
    这是个好消息,却无法消除薛薛心中的忐忑。
    可是她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
    “好的,我明天早上会去探望她。”薛薛顿了顿。“再麻烦妳了,谢谢。”
    “您客气了,如果没事的话……”对面突然传来一阵杂音,刺激的薛薛心脏一紧,幸好没多久,护工的声音再次传来。“薛薛小姐,苏女士想和您说个电话。”
    薛薛一怔,回过神来便听到苏林温柔的声音。
    “薛薛?”
    “嗯。”薛薛赶紧应声。“我是……伯母妳还好吗?”
    “托妳的福,一切都好。”
    苏林的声音虽然透着虚弱,但精神显然还不错,也让薛薛安心不少。
    “妳呢?妳和向楠都好吗?”苏林的语气有些担心。“封闭的训练营,也不知道他适应的过来不?。”
    “嗯,好,都好,适应的好。”薛薛干巴巴的回答。
    苏林一提,薛薛才想到为了不让苏林知道苏向楠再次为了替她筹措药费去做本身并不喜欢的事儿,两人便想了个借口来蒙混过去。
    不过因为只在第一次的时候用上,苏林突然问了这句话,薛薛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幸好苏林也不在意这一点古怪,而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向楠他,脾气执拗,这点可能学到我了。”女人乐呵呵的笑了。“不过他从小就是个听话又很有自己主意的孩子,从来不用我操心,哪怕在我们过得最困难那一阵子,他都没有喊过苦。”
    苏林话中带着的情绪五味杂陈,既骄傲,又无奈;既感动,又心酸。
    彷佛将一辈子的情感都融进了接下来这几句话里了。
    “他是个值得被爱的人。”
    “薛薛,我知道妳是个好女孩儿,我没资格要求妳什么,就希望如果将来,你们两个有冲突了,可以多包容他一点。”
    “只要好好说,向楠都会改的。”
    “我这一辈子活得糊里胡涂,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将他生下来,得到这么一个儿子。”
    “所以希望妳告诉他,我将所有的期待都放在他身上,不是求他有多大的成就,只愿他能一辈子平平安安,欢欢喜喜的过。”
    “不论在哪里,我都会爱着、祝福着他。”
    更多圕籍請訪問:roцroцwц(肉肉屋).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