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八、同桌的他(43)

世界八、同桌的他(43)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过,薛薛一度以为是自己杞人忧天了。
    苏向楠就是幸运的拥有了一个机会而已。
    如果按照能量守恒定律,幸与不幸中间或许可以划上一个等号,这样的话,他前面遭遇过的不幸,可能就是为了换来这次以及之后的幸运。
    毕竟对许多人来说,苏向楠这次能得到顾轩钦点,成为替新品牌宣传的第一个素人模特,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饼。
    这是一个还算合情合理的推测。
    薛薛想,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证明了现实往往不是想象中简单。
    开始有人黑苏向楠。
    这对一个“公众人物”来说并不是多稀奇的事儿,苏向楠也不是完全没有黑子,然而这次几乎是在第一时间,薛薛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因为这次带头的几个营销号,不约而同的提到了“苏林”。
    当然不是直接带大名。
    但是言下之意十分明显,大概是说最近突然爆红的模特苏某有个破坏别人家庭的母亲“苏女士”,因为“苏女士”的介入导致男方圆满的家庭破裂不说,甚至还害死了元配儿子的命。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说的是谁,只要最近有在网上冲浪的人都知道。
    一个小时后,“苏向楠母亲”、“苏向楠私生子”相关词条上了热搜。
    就和苏向楠火的那会儿一样,这次也是爆炸性的反应。
    不是没有粉丝站出来反驳几个营销号故意出来带头黑,只是苏向楠成为公众人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粉丝群体又没有专业的人士介入打理,组织松散,大粉与散粉平常安利打榜买买买的时候跟打了鸡血一般众志成城,然而一旦遇上这种有备而来的黑料,却是半点反击能力都没有。
    何况这黑料不是捏造的,而是事实。
    薛薛当机立断打给苏向楠,然而铃声虽然在响,却没有人接起电话。
    薛薛眉头蹙起。
    再打一次,还是一样的结果。
    内心被不安的感觉给笼罩,薛薛做了几次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却发现思绪无论怎么调整依然紊乱。
    她最后还是重新坐到了电脑前,不受控制的打开被自己关了又开,开了又关的网页。
    转了一圈薛薛就发现,风向似乎越来越糟糕了。
    有人把苏向楠为了给苏林筹医药费,在不知情,被流言给误导了的人眼中显得荒诞不堪的那段时期又拿出来说事,且经过加油添醋后还附上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传言苏向楠被富婆给包养了的照片。
    令人浮想联翩的九宫格,虽然没有真正出格的行为,但抓拍的人显然很有技巧,摄录的角度刁钻,把上车和下车这样寻常的动作营造出了暧昧的氛围。
    最早发出来的营销号已经有了惊人的回复量。
    不论转发还是评论都不堪入目。
    薛薛粗略扫了一眼,就把账号注销了。
    她闭上眼睛,沉淀心情。
    越是这样的时候就越应该冷静。
    很显然的,这是场有预谋的行动,从那些照片就可以看出来,背后的人已经策画许久,就会了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把苏向楠再次拉入无底的深渊。
    彻底击垮。
    连带着还有苏林。
    如果照着这个节奏下去,不出意料,苏向楠和苏林母子将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没有人会去思考无法选择父母的苏向楠究竟错在哪里,也没有人会去理解作为一个被母亲独自扶养长大的儿子为什么割舍不掉血脉亲缘的羁绊,大是大非下,往往是灰色的模糊地带。
    一窝蜂的正义,理性与因果被挞伐的声浪淹没,大家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随心所欲的批判,所求往往是畅快的过程,与一个善恶终有报的结局。
    然而……
    苏向楠的人生可能因为这样被毁了,时日无多的苏林或许不在乎接受这场迟来的审判,然而当初诱使苏林踏进爱情陷阱里的那个男人,他依然过着锦衣玉食,前呼后拥的生活,好像他不是加害者,而是受害者。
    最后,真相依然只是被带入土的陪葬品。
    薛薛看的出来,制造舆论的人并不希望那个“被破坏的家庭”曝光,所以后来话题渐渐引导到苏向楠品行不端,有其母必有其子这个方向上。
    且对方还雇了一大群水军,给那些依然相信并持续在为苏向楠发声的粉丝扣帽子,让那些已经被带到节奏里的路人过来对掐,同时,密切关注着是否有人把注意力转到“被破坏的家庭”上,如果有,便第一时间跳出来把火掐熄了。
    其他零星的个人想法,没有水花,也没有人管。
    看出对方的意图,薛薛不由得冷笑一声。
    “也就这样而已啊,林止。”
    薛薛很早就对人选有了推测。
    林友封和杜莉莉背后象征着两个财团的结合,且双方当时已经谈妥条件,不可能将十来年前的事情拖到现在才出来挣个鱼死网破,所以可以直接排除。
    再结合上辈子薛雨的记忆,答案呼之欲出。
    苏林的病发十有八九与林止脱离不了关系,所以在苏林逝世后,苏向楠消失,没想到竟是在背后策划了一起绑架计划,为了替苏林向林止复仇,只是最后的代价,是赔上了自己的后半生。
    想到这里,薛薛有了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