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Π2qq。てOΜ 世界八、同桌的他(42)

Π2qq。てOΜ 世界八、同桌的他(42)

    男生的撒娇让薛薛心都软了。
    “乖,再忍一下,很快就能见面了。”
    她耐心哄着男朋友,十分钟后,顾轩公司配给苏向楠的经纪人在电话另一端喊人了,两人才依依不舍的挂断电话。
    小情侣这次煲的电话粥可说是又甜又腻。
    黄玫上来的时间很巧。
    她敲了敲女儿的门,得到应声后,才带着刚切好的水果盘进来。
    “又在上网?”
    “嗯。”
    “虽然现在空闲着,也要注意休息,不然眼睛和身体都会疲累的。”
    “我知道的,妳放心吧妈,我准备要睡了。”
    黄玫点点头,她也就是嘴上提醒,毕竟从小到大女儿从来都不是会让人操心的性子。
    “那好,早点休息啊。”说着,黄玫瞄了一眼屏幕:“欸,这不是小楠吗?”
    黄玫和薛家辉都叫苏向楠“小楠”,一开始黄玫还叫他“楠楠”来着,后来是薛薛见苏向楠被叫的脸都红了,又怕他想起儿时不愉快的记忆,才让她爸妈改口。
    苏向楠突然接了模特的活,薛薛提前给他们透露过了。
    那时候黄玫还非常心疼来着,毕竟苏向楠为了给母亲治病筹钱,从进高中开始到高中毕业,基本就没停止打工过。
    现在连娱乐圈这浑水都得淌了。
    薛家辉和黄玫就是不太能接受孩子追星的父母,在他们看来那地方太乱,容易教坏孩子。
    不过苏向楠在黄玫这里留下的印象很好,薛薛又给他们说过前因后果,夫妻俩倒不觉得有什么,有一次苏向楠打来的时候薛薛刚好和父母在追剧,四个人还用视频话家常了会儿。
    薛薛并没有和母亲闲聊的打算,毕竟黄玫对这些一向没有关注。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黄玫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儿后,突然点头赞赏道:“小楠长的是真俊,难怪我的同事们这两天都在讨论他。”
    “……同事?”
    “是啊,大家都是一个市的嘛,便问问有没有认识的。”黄玫说着,忽然对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放心吧,妈妈没把你们是同桌的事情说出去的。”
    “我有个同事,女儿说是你们学妹,结果她一说出来,大伙儿都抢着让她女儿帮忙要签名,我看她都快被烦死了,明明两个孩子就不认识啊,哈哈!”
    听到这里,薛薛问黄玫道:“苏向楠很红吗?”
    “嗯,妈妈也不知道在你们年轻人里怎样算红,但我同事都知道他了,应该算吧?”黄玫颇是俏皮的眨眨眼。“毕竟我们都是不追星的老阿姨啊。”
    说着,她有些感叹道:“可惜以后要见到小楠应该不容易了吧,以后说不定要成为大明星呢。”
    薛薛和父母说过苏向楠接下这份工作是为了苏林,却没和他们说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不会的。”
    “嗯?”
    “以后还会常常见面的。”薛薛微笑,长长的眼睫毛在灯光下扑闪着。“毕竟苏向楠还要和我一起到大学报到呢。”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出乎意料的风平浪静。
    苏向楠挟带热度占领各大社群平台,几乎每隔两天就会因为一个新的关键词上一次热搜,当然这里面也有公司运作的成果,所以不乏夹枪带棍嘲笑的人,只是这类风言风语很快就被淹没在粉丝和路人的各种赞美和惊艳中,掀不起多大水花。
    苏向楠的确有着很好的资质。
    撇开身高长相不谈,他没有接受过相关的系统训练却很快就习惯了直播的模式,学会将话题引导到自己擅长的方向,而且他本身就是个极聪明的人,从他的谈吐不难看出,这是个肚子里有墨水的年轻人,而不是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
    “剩一个礼拜了。”
    “嗯。”
    “接下来几天我可能没办法联络妳了。”
    “没关系,好好把最后的工作完成,我在家等你。”
    “好。”苏向楠顿了顿。“薛薛,我妈妈那里我有点不放心……再麻烦妳帮我多注意了。”
    虽然苏向楠有请二十四小时的护工,然而受他所托,薛薛每隔两、三天就会到医院探望苏林。
    女人的状态并不好,时清醒时昏迷,当她清醒的时候,如果薛薛在的话,两人就会说一些话,大部分都是苏林问苏向楠的情况如何,薛薛就挑让她放心的部分回答。
    偶尔,苏林也会拉着她的手说一些话。
    那些话令薛薛感到不安,像在交代后事似的。
    不过薛薛没有和苏向楠说,一来是不想让她担心,二来,她其实能理解苏林一部分的心情。
    女人这辈子已经失望太多次,也背负着沉重的枷锁行走太久了,岁月消磨掉她曾经坚强的心智,年轻时候犯下的错误让她无法再泰然自若的生活,而那具被病痛折磨到孱弱不勘的身体,也已经到了难以负荷的地步。
    苏林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儿子。
    而现在苏向楠已经成年,又即将成为医学系的新生,不出意外,将来的他会是高收入与高社会地位的那一群人,苏林陪他走到这里,终于可以解开心中挂念。
    甚至她会觉得,如果自己不在了,苏向楠没有负累,可以过得很好。
    “这会是一段痛苦却短暂的过程。”那天,苏林半阖着眼皮,握住薛薛的手,这么说道:“未来如何我不知道,只希望至少……这一段路妳能陪他走完。”
    “我以一个母亲的身分,自私的求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