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八、同桌的他(40)下

世界八、同桌的他(40)下

    高中毕业后的这个暑假,薛薛没事便抱着手机刷一刷网上关于苏向楠的消息。
    想起在第一个世界的经历,她想自己还是太低估了这个圈子。
    红与黑,有时候不过就是睡一觉起来的事儿。
    或许厚积薄发是一种常态,就如同追星该着重的应该是偶像能给粉丝带来正面影响的部分,而非那些疯狂、不理智的行为,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娱乐圈的确是个充满机会的地方,为什么那么多人争破头也想试一试,因为你知道自己脚下踩的是一片藏有大量金子的土地,哪怕你不见得会挖到金子。
    而苏向楠现在走的,就是一条不知道有多少人趋之若鹜的路。
    可他似乎并没有察觉。
    第一次直播是在花絮公开前,苏向楠肉眼可见的感到紧张。
    他好几次抿唇垂眸。
    因为合同里有规定直播必须在三十分钟到一个小时内,除了介绍杂志中由合作品牌供应的单品是固定环节,剩下部分全由模特自由发挥。
    就算是发呆,也得将时间填满才行。
    由于有固定环节凑数,苏向楠的直播首秀以薛薛的角度来看虽然颇无聊,看着男生那张脸也勉强能熬到三十分钟过去。
    弹幕数量还算及格,基本上都是舔屏居多。
    到第二次直播,花絮发布后,苏向南处在爆了的状态,薛薛特地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网站,结果没几秒钟就当机了。
    等再次联机成功,苏向楠的直播已经开始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次直播的表现差强人意,公司找人给苏向楠上了课,这次他对节奏的把握明显进步许多,除了分享花絮拍摄时发生的一些糗事,也懂得从及时留言中挑选几则出来和观众互动。
    苏向楠是个学习能力极强的人。
    这点体现在各个方面。
    只要他想,似乎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支手撑着下巴,薛薛微笑的看着苏向楠和大家道了晚安后下播。
    没隔几分钟,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薛薛立刻接起电话。
    两人聊了会儿各自的近况还有苏林的状况后,男生开口问道:“我今天表现如何?”
    “进步很多。”薛薛不吝啬的给予苏向楠鼓励。“我觉得以后你也不用打工了,缺钱就去当直播主就好,看刚刚有多少人给你打赏,我一开始还豋不上网站呢。”
    “那就好。”
    薛薛注意到苏向楠一瞬间低落下来的情绪。
    “怎么了吗?”
    “……没有。”男生的声音隔了会儿才传来。“我只是觉得,自己似乎不太适合面对镜头。”
    “啊?”
    薛薛很确定这是苏向楠的错觉。
    虽然她平常不追星也无从比较其他人和苏向楠的表现,然而就一个普通人的视角来说,薛薛觉得苏向楠大概就是天生适合吃这碗饭的人,好像他面对的镜头不是冷冰冰的机器,而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
    所以他能把每一分情绪都表现的十分到位。
    不论是直播、幕后花絮,还是陆续被公开的硬照。
    情感透过镜头强烈的渲染出来,赋予照片生命,成为艺术。
    就在薛薛思考该如何纠正苏向楠对自己的错误认知时,男生似乎误会了她的沉默,开口道:“我知道妳肯定会安慰我,不过我说的不适合不单单是表面上的不适合,而是觉得……很别扭。”
    这个词让薛薛愣了下。
    “我以前看别人做的时候不觉得。”磁性的嗓音透过话筒传来,变得模糊而低沉,像藏着秘密的音符,一个接着一个往薛薛的耳缝里钻。“轮到我自己做了才发现,这真的不是每个人都能适应过来的事儿。”
    “明明穿着衣服,却有种光着身子被人丢到动物园里给人围观的感觉。”
    “噗哧!”
    苏向楠形象化的形容让薛薛理解了他的意思,同时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咳、咳咳……”清了清嗓子后,薛薛道:“我明白你的感觉。”
    “真的?”苏向楠有点狐疑。“你又没有经验,怎么会知道?”
    薛薛总不能说自己几辈子前就体验过了,只好道:“不是什么都要亲身经历才能体会啊,不然人的想象力是做什么用的?”
    这话听来还是有几分道理的,苏向楠接受了薛薛的说法。
    “唉,幸好这样的日子只要再撑一个月就好,要更长一点也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
    薛薛想如果把苏向楠这段话录音放到网上肯定要炸锅。
    一定有很多人觉得苏向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殊不知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本来就是不一样的。
    “术业有专攻嘛,你总会找到适合自己做的事。”顿了顿后,薛薛纠正道。“其实没有到一个月,按合同上的时间,只剩二十四天而已。”
    “嗯。”苏向楠的声音里有藏不住的雀跃。“很快就能解脱了。
    楍圕發布衧:3щ丶n╃2╃q╃q丶(扌巴╃厾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