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ΡΟ-①⑧.coм 世界八、同桌的他(39)

ΡΟ-①⑧.coм 世界八、同桌的他(39)

    苏向楠和薛薛最终没有读同一所大学,却在同一座城市,两间大学只隔了一个街区,不到十五分钟的距离。
    薛家辉和黄玫对这个结果感到十分满意,在听到苏向楠被医大录取的消息时,更觉得以女儿之前的成绩这次能考进全国前五大学府之一,都是多亏了苏向楠这个同桌帮忙。
    于是,本来就心疼苏向楠遭遇的黄玫让女儿可以多带他来家里玩儿。
    蹭饭混脸熟,只要有心,苏向楠要拢络长辈几乎就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那一段时间是苏向楠到目前为止的人生中,最开心的日子。
    薛家并不富有,薛家辉和黄玫平常也都要上班,然而那是一个真正的家,从踏进薛家大门,闻到扑鼻而来的饭菜香,听到薛家辉声若洪钟的招呼与见到黄玫温暖和蔼的笑容那一刻,苏向楠鼻酸的几乎想要掉泪。
    他已经很久没有哭了。
    从苏林带着他狼狈的“逃出”那个他曾经以为是家的屋子后,苏向楠好像就忘了哭的感觉。
    哪怕是在得知苏林的病情恶化,险些被一大笔接着一大笔医药费给压垮了生活的时候,苏向楠脑海中转过很多黑暗的想法和糟糕的情绪,他都没有哭。
    对苏向楠来说,那是一种奢侈的,离他十分遥远的情绪。
    很多时候,人掉眼泪,是因为眼泪有如珍珠般的分量,因为有人会替自己感到心疼,感到不舍,而苏向楠没有这个权利,作为家中唯一支柱,他不能让苏林担心,不能显露脆弱,必须每时每刻都绷紧神经,扮演好自己该扮演的角色。
    久而久之,便也习惯了。
    “你怎么傻愣愣的站在门口?”
    听到薛家辉的大嗓门后薛薛立刻就下楼了。
    见到苏向楠,她笑着迎上前,自然而然拉过男生的手。
    出乎意料的冰凉。
    薛薛看了眼窗外高挂在蓝天白云间的太阳,脚步停下,偏过头小声问他:“发生什么事了吗?我看你状态好像不太好。”
    她问,苏向楠才像突然回过神来似的,摇了摇头。
    “不是,我只是……”他顿了顿,似乎在斟酌着用词,又好像因为始终找不到精确的词汇来形容而苦恼的皱起眉头,最后苦笑道:“不知道,好像突然有种……隔了很久终于回到家的感觉。”
    薛薛一愣。
    在短暂的沉默过后,她好像能理解苏向楠的意思了。
    剎那间涌上心头的情绪,也不知道是心疼,还是心酸,又或者两者皆有,刺激的薛薛心脏一抽一抽的疼。
    “没事的。”安静了半晌,薛薛抓起他的手,用力握紧。“从今以后,我做你的家人,我的家人,也是你的家人。”
    白天打工,打工结束后就到医院探望苏林,接着到薛薛家里与他们一块儿用晚餐,对苏向楠来说,这几乎是神仙过的日子。
    他偷偷期盼着,这段日子能从当下,一直进行到很久很久以后。
    然而风平浪静的生活终究会被打破。
    苏林的身体状况就是一颗未爆弹,并在苏向楠整个人都松懈下来时,突然炸的他措手不及。
    夜阑人静,半夜的医院急诊大楼依旧灯火通明,薛薛赶到的时候就见苏向楠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形容狼狈。
    “苏向楠。”
    听到薛薛的声音,本来将脸埋在双手中的苏向楠缓缓支起身体。
    他抬头,明明已经望着薛薛过来的方向,眼睛却是迷茫的眨了眨。
    薛薛心里“喀”一声。
    她走近了才发现,男生的视线涣散,没有焦距,黝黑的眼珠子就像打翻在白布上的一团浓墨般,沉甸甸的色彩一层压过一层,密密实实的堵住了所有可能透光的空隙。
    “你……还好吗?”
    怎么可能还好?薛薛问出这句话后立刻就想搧自己一巴掌。
    没想到的是,苏向楠竟然乖乖回答了。
    “还好。”
    薛薛看着他。
    男生浓密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似,平整的贴在眼睑边缘,将一对乌色的瞳孔衬得深邃非常,面无表情时,清冷中透着沉静,像长在雪山之巅的一枝寒梅,哪怕开得又艳又漂亮,也予人一种高不可攀的疏离感。
    可薛薛知道,那只是他的保护色。楍圕發布衧:3щ丶n╃2╃q╃q丶(扌巴╃厾鋽)
    在苏向楠身边坐下,薛薛偏过头,平静的看着他。
    男生的大长腿无处安放,形成一个打开的姿态,然而他整个人却缩在了中间,宽阔的肩膀像无法再承受一点重量般塌下。
    薛薛突然捧起他的脸,让他面对自己。
    苏向楠大概也知道自己看起来有多糟糕,挣扎了下。
    “别怕。”
    轻轻的两个字,带着神奇的魔力,让人无法抗拒。
    “让我看看你。”
    温柔的目光犹如实质,从被风吹乱后就没打理的黑发,到有点点汗珠攀附在上面的额头,苏向楠的眼里布满血丝,嘴唇干涩,薛薛还注意到了,他在颤抖。
    微乎其微的幅度,像是过电一般的哆嗦。
    薛薛缓缓放开双手。
    苏向楠还没来得及为温暖的消失感到悲伤,下一秒便感觉女生的手臂穿过自己的脖子后方,接着一股力使来,他没有任何反抗的,顺势倒在了薛薛的肩膀上。
    那一刻,苏向楠听到搁在自己脸上的面具碎裂的声响。
    “没事的。”右手轻轻拍打苏向楠的胳膊,薛薛用平缓的声调,轻柔的语气,哄着他道:“想哭就哭吧。”
    想哭就哭吧。
    我的肩膀给你靠。